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仅又一部日本人擅长的热血片,故事考据

十二月 12th, 2019  |  未分类

我相信客观来说这是一部好片子。无论从拍摄,演员,背景音乐等等方面,但我倾向于打7分。
这部片子好评一直很高,长期在各大视频网站居于高位。
但我今天才有机会看,看的第四季第一集,勉强也算“尝”过了。
弹幕中似乎不少人被紧凑的情节和适恰出现的音乐带动,不断的“好激动”、“好燃”。然而我自己,却不想再接下来看另外一集了。我的情绪一直平淡稳定。
日本人善于将最不起眼的事做到尽善尽美,他们似乎有一种极端的执着。正是这种精神,使得他们的医生也无比的热血高尚,他们的理想也无比的完美。
没错,在我看来,《医龙》正是一部日本人最擅长的“热血”题材电视剧。
主角都是天才,有着崇高的理想,彼此间有紧密的羁绊和互相理解,有恰好能实现抱负的平台,有不断出现的危机和不断的开外挂……
这令我想到前段时间看的《全部成为F》。我的印象中,日本的小说或是电视剧电影都偏爱于天才的故事。天才和天才之间斗来斗去又总是惺惺相惜。
总而言之,对于这些情节我已经看腻了。尽管套上了医生的题材,也不过是换汤不换药,和从前看《火影》所带来的观感并无何差异。加之现在时过境迁,一切的热血和励志都难以令我热血励志。
虚拟世界的故事无论多复杂,总是现实中错综的简化。尤其是这种将人生描述得极其崇高的热血片,我已无法为之沸腾。因为,大部分人的人生似乎都不是这样的。
一个崇高的理想,不够挽救堕落的人性。

这部剧其实是路易斯安那州的真实案件改编的。
google 关键词 Satanisim(撒旦教), Preschool(幼儿园)
Louisiana(路易斯安那)。当然这些用中文搜是搜不出来的。
Vice的迷你纪录片记录了在印第安纳州一群撒旦崇拜者在教堂的青少年房间(Yougth
Room)进行用虐待及猥亵儿童 (children molestation & Satanic Ritual
Abuse),虐杀动物做祭品(animal sacrifice),和兽交 (bestiality)
的方式进行邪恶祭祀 (worship of Satan)
活动。招供的一名教徒说在进行祭祀的时候感觉自己会真的变成动物,另一外罪犯说在给女儿换尿布的时候手会不住颤抖。纪录片里面还提到一个受害者小男孩用画画的方式记录父亲的犯罪行为。同时电视剧情节里也提到了钉在教堂门上的猫,和
Toby 说他们都有张动物脸,Audery的色情画。
电视剧里最后的录像带上一个小女孩被五个男人包围,其实这个场景在剧中出现了很多次:Dora母亲家有一张小时候的Dora被五个男人骑马包围的照片;Audrey在一个赤裸的女娃娃周围放了五个男人;Cohle在警局把五个啤酒罐做成人形摆成一圈,其实是一种五角星形的祭祀形式,中间的小女孩就是祭品。同时倒五角星和鹿角一样都是撒旦崇拜的重要标志。
电视剧有一幕Marty的女儿在玩一顶带彩带的皇冠,最后皇冠被抛到树上,就是枝条上的鹿角比喻义。
剧中的Yellow King来自1895的短篇故事集「The King in
Yellow」,书里有一座废城市 Carcosa。2001年这本书被拍成电影「Yellow
Sign」。有猜测录像带上的内容就是书中的一幕情节,而电视剧中教重背上的螺旋标记对应为
Yellow king 的 Yellow Sign。
另外,撒旦崇拜其实是很中性的行为,崇拜撒旦与邪恶没有必然关系。

如果今年奥斯卡最佳男演员的小金人没有握在马修·麦康纳手里,《真探》也不会火爆到要把HBO电视台网站搞瘫痪。尽管这部剧集在1月12日首播时,便吸引了230万观众。但对大部分人来说,它的情节已经缓慢到了令人煎熬的程度,跟破案相比,两位警察更倾向于东拉西扯。可对于一小部分人来说,这种缓慢的节奏却是一种魅力无穷的腔调,散发着“高贵冷艳”的气质。美国总统奥巴马就迷上了这种腔调,总统先生甚至忍不住问HBO的首席执行官,《真探》的DVD什么时候能出。

参考:

  高冷侦探剧

  《真探》讲述了路易斯安那州警察鲁斯特·科尔(Rustin
Cohle)和马蒂·哈特(Marty
Hart)从1995开始调查一桩连环杀人案,而直到17年后的2012年,他们才将真凶查个水落石出。虽然这部剧集只有短短八集,但观众却感受到了破案的漫长。这种漫长并不是案子本身的难度系数造成的,而是《真探》讲故事的方式造成的。

  一般的侦探片会用让大多数人舒服的方式讲故事———将故事的重心放在破案本身上,故事中侦探的性格和经历只是破案的辅助佐料而已;但《真探》却逆其道而行之,它并不在意大多数观众是否舒服,跟破案相比,“鲁斯特·科尔和马蒂·哈特这两位警察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拥有着怎样的世界观”似乎更加重要。所以,当大部分观众焦急地寻找着凶手是谁时,科尔却向哈特表达着叔本华和尼采式的世界观。

  置大部分观众于不顾的剧集,既有可能是备受小众追捧的高冷剧,也有可能是被扔烂番茄的垃圾剧。而《真探》显然是前者,人们将它与《绝命毒师》相提并论,而HBO也不甘示弱,将《真探》申报剧情类剧集奖项,直接挑战最后一季的《绝命毒师》。《真探》凭什么做到这一点呢?

  诗选式南方哥特剧集

  正像HBO在推荐这部剧集时所说的那样,这是一部“诗选式的,具有当代黑色电影气质的南方哥特式剧集”。它制作精良,光是剧集的片头就已经是一副“迷死人不偿命”的腔调了,在充满磁性与小清新风格的男声与女声不疾不徐的倾诉中,一帧帧由人物和景物组成的剪影散发着“高贵冷艳”的文艺片气质。片中的路易斯安那州,尽管有着迷人的风光,却透露着说不出的压抑感,而头戴鹿角、后背盖着螺旋符号戳的女人更是奠定了全片黑暗、恐怖与绝望的基调。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分类目录

    • 没有分类目录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