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告别虚无的漫漫征途,持续更新至第六集

十二月 12th, 2019  |  动漫动画

理解《真探》为什么要站稳现实主义立场了。美剧近期更新证明,《真探》果然不只是魔幻现实主义,还可能是批判现实主义。美利坚依然是块神奇的土地。

《真探》最后一集播出时,蜂拥而至的观众挤爆了家庭影院频道(HBO)的在线观看平台。主演马修•麦康纳一周前入手的奥斯卡影帝桂冠固然加分,剧集的成色才是大功臣。此剧起势平缓而剧力强劲,一路慢慢蓄积的能量如火山一样到了喷发的关口,自然围观者众。
第一个镜头是漆黑的夜幕下,有人扛着一个人来到田野里一棵大树下,他点了火,一道火线隔开了天与地。旋即一台摄像机的镜头占据了画面,这是2002年,路易斯安那州警察局。麦康纳饰演的主人公拉斯特和搭档马蒂在离职多年后,被两个黑人刑警分别问询。对着镜头,两人各自回忆了1995年共同查办的一宗奇案。一个年轻女人在焚烧过的甘蔗田里被发现,她头绑鹿角,在树下被摆成跪地祈祷的姿势,背上画有旋涡状的符号,身边放了一个藤蔓架。本来,警方认为凶手在1995年已经被击毙了,但相同手法的案件再度出现,于是警方找上了他俩了解情况。
罪案题材的美剧通常是快节奏的。《真探》则背道而驰,它浸润在特定的美国南方式哥特文化中——看不到头的荒野和沼泽、乡间破败的木板房和木然的乡民,似乎构筑了一个放慢了时间的封闭空间。拉斯特对着问询他的陌生警察,叔本华附体,好像在回头冷眼打量这个他已经弃绝的尘世,一通通游离于案情之外的哲人诳语进一步拉长了时间的维度,慢得就像剧中一成不变的天际线,和天际线上袅袅升起的工业烟尘。
就这样,过去和现在交错,两位侦探在17年的时间线上跳来跳去,真相和谎言并用,讲述他们怎样在飘忽不定的线索迷宫里找到出口——事实上,距离辨识出邪教团体硕大的轮廓,1995年的他们只走了半程,拉斯特早在2002年就意识到他们错失了真相,他这次回来,就是要找老搭档完成当年的未竟之事。
慢吞吞的节奏和枝蔓丛生的信息,起初让一些人弃剧了。观众只看一遍就想厘清复杂的侦破过程很困难,除非过目不忘,否则需要写年表和画出人物关系图。但是,到第4集末尾,看过6分钟能写进教科书的枪战长镜头之后,很少有人再抱怨此剧沉闷了。
《真探》从头到尾没有什么闲笔,沉下心来看,不仅不会昏昏欲睡,一路细细思量下来反而觉得极其恐怖。比如,每集的收尾都能让人打个寒战,第一集在一个看似不相关的、失踪了5年的小女孩家里,发现了与案发现场同样的藤蔓架;第二集在一个多年前被烧毁的教堂墙壁上意外发现了一面壁画,画中人与受害人跪姿相同,同样头顶鹿角,好像凶案的一次预演;第三集,2012年的拉斯特正在镜头前东拉西扯地“布道”,他说,人的存在只是梦境,“梦的最后,都有一头怪物”,说到此处,声画分离,重低音的背景音乐下,要到第5集才会出现的制毒人戴着面具走过丛林。
此剧揭示的邪教恶行从头到尾都是冰山一角,两位侦探最终找到的“绿耳朵”疤面人——即第一个镜头里点火的凶手,看起来还不是组织里的大人物,在剧中邪教的三个家族中,有些人在线索追查到他之前就身故了,有些身在高位的人只是提到了名字。难怪乐观了大半辈子的马蒂在剧终时会说,光明对战黑暗,“黑暗占据的疆土多太多了”。
而拉斯特望了望天,反驳他说,“你对星空的看法出错了,以前这个世界只有黑暗,要我说,现在光明正在取胜”。这是全剧的最后一句台词,是在点题。从夜景开始,以夜景结束,绝不是凑巧。
流莺、制毒人、虐童案、腐败的警察、污秽的教会,在盛产罪案剧的美国,这些元素一点也不新鲜。走神秘路线、通向异次元的罪案剧,前有大卫•林奇的《双峰镇》(1990年)作为标杆;破案过程无限贴向无奈的现实,又屡屡与真相擦身而过的,还没有谁能超过韩国的国宝级电影《杀人回忆》(2003年)。《真探》让人想起这些前人珠玉,而它特别的一点在于,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黑暗,原来只是这部剧的“面具”,大量渲染这些,是为了反衬主人公最后找到的星光,为了让荧屏另一侧,习惯了拿血浆和谋杀当甜点、麻木不仁的我们看到那一点点光,告诉人们“每个人都有选择”(拉斯特语)。
《纽约客》的一篇文章辛辣地批评到,除了拉斯特和马蒂,其他角色,尤其是女性角色都是为了塑造他俩的摆设,薄如纸片儿。一家网站在对主创尼克•皮佐拉托的采访中也提了这茬儿,皮佐拉托坦言他是故意为之,如果多深入几个角色的内心,“可以切换到其他人的故事里”,剧本会好写很多。的确,主创吝惜笔墨的众多“纸片人”只为了映衬两位主人公,《真探》“经营”的领域不包括他们,甚至也不是花了大部分笔墨的推理过程,更不是暗黑与惊悚,本质上它精耕细作的只是两位侦探的内心——克苏鲁神话里的黄袍王、反基督的象征倒五芒星与数字“666”,还有真实案宗里找来的旋涡符号,都只是“借”来一用;相应地,拉斯特拉拉杂杂的诳语从来都不是多余的,而是主线。
表面上,这对搭档个性、做派都相去甚远,互为对照。一个是查案方法随大流的老派警察,一个是善于侧写的学院派;一个是和人群打成一片的入世俗人,一个是与环境格格不入的出世边缘人;一个混不吝,万事不走心,一个心思细腻,思虑繁重。他们也没有像很多时下流行的双雄搭档一样很快打成一片,而是因“频率”不同而一路磕磕绊绊。
然而,他们有两个共同点。一是面对“恶”时本能的赤子之心,对这点的认同,让两人在很不友好地分别10年后,可以迅速地调到同一个频率上再度联手查案。此外,“两人共同的失败之处,是他们都不承认幸福的可能”。马蒂没费脑子去想幸福是什么,只顾一时新鲜,轻易弄丢了老婆孩子合家欢的好日子。拉斯特则习惯了自我放逐,一方面是女儿离世的伤痛,一方面独自抚养他长大的父亲是个“生存狂”——这是冷战核威慑下惴惴不安的一群人,他们认为人类随时可能被核战毁灭,因而离群索居,用地下掩体储备弹药和物资,并用残酷的方式对家人进行特训。拉斯特说,他17岁前都没看过电视,晚上只能看着阿拉斯加的星空,编星星的故事。
拉斯特在虚无主义的深渊边儿上徘徊了很久,怀疑过人的存在本身,不无讥讽地说,人是进化中的一个错误,每个人认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个体,有目标、有意义,其实人只是“有生命的布偶”,一旦提线被割断,所有人都会倒下。但是,他因伤重而感到自己沉到黑暗深处时,包围他的不是虚无,而是父亲和女儿的爱。仅仅是濒死的幻觉吗?这场幻觉,发生在他亲手结果了“恶”的化身——疤面人之后。正是与极致的“恶”狭路相逢并战而胜之,才让他找到了生而为人的意义,就此走出多年自我禁锢的樊笼,与世界和解。
皮佐拉托自剖心迹,《真探》的主旨即“一切都是故事”。“我”是谁,是哲学和宗教都要回答的大问题,这位编剧借拉斯特之口告诉我们,人类“仅仅是我们在生与死之间的故事”,宗教和哲学也是人讲给自己的故事。还是那场关于星空的对话,拉斯特说,他想明白了,“这不过是个故事,最古老的故事”,“光明与黑暗的对决”。“这”指的是他们17年来在这个案子上经历的种种曲折,也是他走过的心路,是这个世界在他心里的映照。《真探》的外壳有绵长而盘根错节的剧情线,是一场大戏;内核简单到一句话说完,就是让两位主人公,尤其是拉斯特改写自己的“故事”,“认同这个世界存在幸福的可能”。
提供一组个性鲜活的“角色”不难,难的是去写一颗赤裸的人心。这需要能力,更需要勇气。大多时候,为了银幕下、荧屏外的我们食用得安心,人间的悲欢离合都用各种“角色”去模拟。
走出自我的桎梏难过战胜他者。如果一个人不相信幸福,他就永远不会幸福;如果一个人不信人间有爱,即使他有爱与被爱,也感知不到。而改变一个藏在心底深处的执念有多难,参看电影《盗梦空间》(2010年)。如此举重若轻,将大故事严丝合缝地灌入到一缕思绪里,用以讨论上帝与人、生与死的剧集,上一次看到,还是罗素•T。戴维斯的成名作《同志亦凡人》(1999年)。
这一创作理念,在剧集的片头可以看到。别具一格的是,几乎占据整个画面的人像被“掏空”了,两位侦探的头颅和身躯嵌入了剧中反复出现的空镜头:低低的乌云下,灰蒙蒙的工厂冒出大量浓烟。黑白色调的概念海报复刻了这一设计:素描化的人像上半个头变成了一排烟囱,海报半张纸都是烟雾。主人公的内在映射了这个世界。在剧中,主人公们身处的世界就是一个被污染了的路易斯安那。
第二集结尾有个切中题眼的空镜。在教堂可怖的断壁残垣背后,树林一样的烟囱站满了天地相接部分,整部剧集不遗余力地去描摹污染与残骸。片头曲的歌词有个细节,咬伤“我”的毒蛇藏身的枝桠有“毒的木溜油”,这是一种气味刺鼻、有腐蚀性的物质;最后一集两人去疤面人的老巢,是在一片完全枯死的树林中启程。在两位侦探开车四处查案的路途中,总有冒烟的工厂出现在平原的天际线上。
工业化真的为人们带来了文明吗?老照片里参与凌虐小孩来野蛮祭祀的邪教徒们,很多到最后也没有被揭下动物面具,剧集暗示了其中不乏受过教育的权贵。后工业化的文明时代,为什么会有人既有人模狗样的皮相,又能脱去人性像野兽一样践踏孩子的生命?固然可以说,路易斯安那地处美国南部,有加勒比地区邪性的巫毒教影响。而剧情提示的现实因果关系,更为关键:
首先,在路易斯安那的广大农村很多孩子辍学,正规学校变少,塔特尔家族的“思源计划”才得以乘虚而入开办教会学校,提供“另一种选择”,而这些学校正是他们在暗中诱捕小孩的主要载体。
再者,飓风也是反复出现的剧情构架元素,先有1992年的安德鲁,后有2005年的卡特里娜。飓风的“梗”,太多的影视作品用过了,而在《真探》里,和学校的锐减一样,飓风表达的也是正道缺位,所以邪魔当道。首先飓风是与混乱和无政府状态联系在一起的,女人和小孩消失了,也没有人去问,而是被认为是离家出走,或者死于洪水,而且飓风之后,很多人搬走了,加重了正规学校变少的状况,陈年的卷宗也在飓风之后被毁。
好在拉斯特想通了,在“恶”的迷宫里走过漫漫征程之后,他在黄袍王的居所“卡寇莎”面对星云旋涡的异象不为所动,他选择的星空,还是现实世界的这一个,也许从来都是。

接下来受审人和“律师”见了一面,就自杀了,可以推断,这人受到了警告,而且监狱里面应该也有州长的人脉,把他向rust说出真相的事情告诉了坏人。

有的时候甚至直接就玩儿脱了,唬唬外行可以,内行一眼就看出不对劲。比如皇子行酒令时候宁弈的“先机已失,错铸成”。乍一看这个字谜,“机”的“先”失去,就是几,错就是叉,一几一叉,就是风。似乎很有道理是不是?大家拍手叫绝,有文化呀!但是稍微动脑子想就知道,古代“机”作繁体是“機”,“风”作繁体是“風”,所以这个字谜就当个现代字谜解着玩儿还成,但放在古装剧里,未免太过出戏了。

2016.11. 更新:

从Rust这个人物的塑造上,真探真的是和现如今很多千篇一律的警察啊侦探啊一点都不一样。下面我来八一八Marty。

宣发顶级配置,但砸5个亿也比不上讲好一个故事,不冤。《天盛》这个菜,已经用玉盘装了,用但卖相和味道对于多数观众,实在下不去口。

我看见的细节:
1.Rust在第二集末尾看见的鸟群的形状和dora背上的圈形状一样。而且他说那不是幻觉。(好喜欢鸟群的这个设计!!)
2.第一集失踪的小女孩看见了一个绿耳朵,长着通心粉的男人追她,并根据此画了幅画。可能是第三集末尾的那个怪物(拖着大管子=通心粉?),但是也有人说这个人是第三集荒废学校的修草工(教会派来的),因为他跟画基本一模一样,而且修草时候戴的护具就是绿耳朵。
3.Rust去打人问路的时候,marty一直在闻自己的手(也许是因为rust说他身上一股pussy的味道??)
4.查案子的是两个黑人,受审的是俩白人,第三集还特意提了一嘴种族歧视,很有意思
5.第一集在一个教堂里面问出了用小木棍和绳子缠出来的锥形体是什么,是因为rust看见了教堂后面墙上的十字架就是用木棍和绳子一起做的
6.在和女人跳舞的时候,rust说他曾经去过巴黎,并在教堂前喝醉过,应该是缉毒的时候去的巴黎,那时候身心俱疲,酗酒。
7.Rust开车的时候,有电台在播放,先是传教士在传教,对宗教不屑,他换了频道,后来有个小孩子在哭,想起女儿,直接关了收音机。
8.2012年Marty形象:大啤酒肚,秃头,西装革履(估计事业有成,升官了,因为他的形象特别像他原来那个上司);2012年Rust形象:形容枯槁,头发长,满脸胡子,衣服一看就是廉价货(在警局纯粹混日子)
但有趣的是,2012年的Marty没有听说又出现了一具尸体,而Rust却知道,这也显示了两人作为detective的差别。
9.第一集有一次Marty回家晚了,去孩子屋子的时候扫过一面墙,有记录身高,只记录到91年,暗示家庭出现问题;而且那一晚他没有和妻子睡,在沙发上睡的,暗示婚姻出现问题。
10.第三集刚开始那个特别激动的传教士,镜头拍到他在抽烟。(真正虔诚的基督徒是不能抽烟的,圣经的意思是很明确的,你的身体是神给的,你要爱惜神给你的身体)而且这个教会出了一个有过猥亵别人案底的胖子,还有一个烧了脸的tall
man出没过,可见教会不是什么好东西,也印证了rust说的一些话。
11.两个早熟的小女孩玩游戏时摆出的造型,是一个女的被五个男人轮奸??
12.Marty安慰女儿时眼睛在看球赛
13.Rust家的小镜子,失眠的时候他会看着
14.现代线明显Rust受到了怀疑,两个警官一直在问Marty有关Rust的事情,而当Marty问到底什么发生了的时候俩黑人一直含糊其辞。这两个警官应该也是信基督教的。

2.宫斗还是权谋?

2002年,看了前几集,我们都知道,Marty和Rust是在这一年决裂的,Marty和老婆应该也是在这一年离婚的。
刚开始一切都是那么的正常,Marty和Maggie重修旧好,但感觉依旧貌合神离。Rust的女朋友终于出现,在02年的时候应该已经谈了几年的恋爱,已经订婚,Rust也越来越像正常人,脸上有了笑容,陪女友看电视等等。
但就像12年rust说的M理论那样,一切都是一个circle,都是一种循环:噩梦又回来了,一切变好只是假象,所有人随着时间的推移重新堕入黑暗。
先说Marty这边:大女儿和两个男孩子在车里面乱搞,结果被警察发现了,通知Marty去接她。回家后开始吵架,Marty威胁要把这两个男孩定为强奸罪。看第六集预告Marty应该去监狱找这两个男孩的麻烦了,这件事情很有可能成为Rust和Marty闹掰,Marty离婚的导火索。
我推断的是:Marty的大女儿在小的时候就受到了性侵犯,可以从两个女孩成长的对比看出来,这个大女儿绝对是受了一些外力的影响。小时候摆的玩具和画的画也说明了这一点。现在不知道的是:这个大女儿和邪教组织有没有关系?有人猜测说她有可能是下一个祭品。
外网有一张图,是marty家里面墙上挂着一个小孩画的螺旋状的画。
还有人提出观点说marty的岳父有问题,在第二集他说过这样一段话:”So you’re
telling me the world isn’t getting worse? I’ve seen kids today, all in
black, wearing makeup, shit on their faces; everything’s sex.
Clinton!””他这句话刚好就是在描述长大后的Marty大女儿,而且在那集中两个女生在小舟里钓鱼,鱼钩坏了,小女儿在那喊grandpa帮忙,大女儿立马说No,感觉她很讨厌她外公。
再想想12年Marty在第5集说过一个很重要的话:“The solution to my whole life
was right under my nose–that woman, those kids. And I was watching
everything
else”说明这个案子的破案关键很可能就在他的家庭里。而他却一直没有注意到。

写在前面:

第五集剧情梳理(含各种观点)

以《琅琊榜》开局为例,首集以梅长苏、太子誉王、景睿豫津3线,交代江湖、朝堂局势兼赤焰旧事,江左梅郎泛舟出场成为剧集第一个小高潮。而郡主的出场不仅展种下感情线悬念,同时埋下赐婚引子
。随之霓裳中计,剧情在第二集已经快速进入节奏。之后争抢梅郎、兰园藏尸、朝堂礼辩、私炮坊案,环环相扣太子倒台。大走向上高潮迭起的同时,每集都有推动情节调节氛围的小高潮,牢牢抓住了观众。

1995年过渡到2002年用的是Marty的女儿长大的过程,一个悬挂在树枝上的皇冠开始生锈,而大女儿也变得愈发叛逆。

没好配乐,再好的表演也要大打折扣

前三集:《真探》分析:人物篇(为什么这不是一部千篇一律的破案剧)

要明白不是所有看剧的人都用微博,用微博的也不是一定要刷了微博才去看电视剧。

好丈夫?根本不用说,有一个应该维持了一阵子的炮友(第一集女炮友去警察局找他的时候rust的反应可以看出早已经习惯)。对老婆谎话连篇。而且疑心病占有欲相当重(第三集耕地事件,只有我一个人觉得mawn
my yard=fuck my
wife吗??我感觉他那个语气很明显就是这个意思,他还说他只想自己割自己院子的草;后面打女炮友的炮友更是=
=)。

《天盛》目前为止可以大致划为男女主双线。首集铺开背景之后,1-5集都是以秋府日常为主,到第五集终于揭开女主身世之谜。其间女主辗转各处,男主从中斡旋,直至第10集老五遭太子设局,朝斗的重头才总算拉开大幕。

而Rust受邀去审问一个双重谋杀犯,而谋杀犯透露出了很重要的信息:
勒杜并不是真凶,案子的真凶认识大人物,并提到了yellow king。
那我们开始推理:
勒杜应该只是邪教组织的一员。
有一位大人物也是邪教组织的一员,所以这为真凶才能这么肆无忌惮。
这个大人物经大家猜测就是路易斯安娜州的州长:Billy Lee Tuttle
他在第一集出现过,特意来警察局表示对这个案子的关心。而且Rust他们俩的上司一直要求要把案子交给特别小组办,在第五集里面rust也表示了怀疑。
这个州长还在以下地方出现过:
勒杜前女友和Dora
Lange的教会学校是他办的,而从第五集的结尾,Rust重回教区学校,发现了一堆四面体。
而第三集开头那个传教士也是他的学生。
现在我们就可以合理的怀疑这个教会绝对有问题了。而且这个人很有可能是凶手。
而这个教会办的光明之路学校,也是邪教组织传教的一个途径。

当然,其失这里剧情只要观众get到魏知很牛掰就ok了,也不太影响后面剧情连贯性。但是魏知的身份是前朝遗孤啊,所以这一段台词涉及她有关朝代更迭这一历史现象的看法,故而就可以影响她后面得知身份如何看待复国这件事。而全程文言就使得大多数不会去细究的观众因为理解不到女主这番对答后的历史观念,从而失去了一部分完整的观剧体验。这是往细了说,往直白了说,就是台词过于生涩会使一部分观众敬而远之。当然全剧目前为止也只有这一段采用了这种方式,所以不至于求全责备。一定程度也引起了话题度,勾起来有相关爱好者探索的兴致。

Marty是典型的说一套做一套的那种人。即使在12年都和老婆离婚了,他一提到家庭啊孩子啊还会说:“男人到了一定年龄家庭很重要”“没有家庭会很可怕”“有了家庭等于有了一个界限”“你知道当父亲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责任”“有时候减压对家庭是有好处的”等等。家庭这个话题就一刻也没离开他过,但他真的是一个好丈夫好爸爸吗??

OK,我们就当这么多年太子防备有加以至于作为太子党的辛院首也被藏得滴水不漏,那辛院首执掌书院这么多年居然一个自己人都没有吗?又或者我们可以假设是因为顾南衣会武功,加上凤知微这样一个楚王奸细才瞧出反常端了太子老巢。那问题又来了,这么些年血浮屠时常作案,而一旦出动也不止一两个人这么简单,作为太子师傅,每次政见不同者的殒命辛院首应该第一时间得到消息,辛这种见微知著的老江湖都对自家书院每每值此关头就会少人毫无察觉吗?而至于凤知微回楚王府中报信更是疑点重重。楚王昏睡她如何入府?如此重要情报为何不采用其他手段留下线索?凤知微报完信什么时候重回书院为何自投罗网?

2010年:
Rust消失了8年重新出现。
州长Biily因为吃了混合药物死亡。
Rust当上了酒保并且有一个神秘的大仓库。
经常出没于犯罪现场查尔斯湖。
这里就有太多可能性可以推断了。我比较倾向的是Rust仍然是在跟进这个案子。但Rust和州长的死有无联系还不知道。

(等播完打脸就尴尬了哈哈哈哈哈)

单独95年:虚无主义者。患有通感这一疾病,能够用味觉表达视觉(尝出颜色),嗅觉表达感觉(闻到了精神病的味道,铝和灰)。并因为四年卧底患有严重的精神创伤。经常做噩梦(I
don’t sleep,I just
dream)。患有严重的失眠症,服用安眠酮。家里极其简陋,有一面眼睛大小的小镜子(好喜欢这个),会对着十字架冥想。

但剧集的全知视角显然失去了这种作用,观众更加局外人看着别人的故事,难以产生共情,为主角命运所牵动而快速入戏。

关于maggie,家境明显好,大房子。气质也比较好。一直以来比较隐忍,父母不理解她,老公也不理解她。所以碰上了rust明显感觉他和普通人不一样,被吸引。至于他俩会不会发展我持观望态度。(第三集给rust打电话应该已经明确知道marty有外遇了)

……………………………………………..

2012年:
Marty和Rust绘声绘色的向俩警察伪造了一遍枪案。
之后俩警察向Marty和Rust摊牌。这俩警察个人感觉也有问题。
    目前感觉rust仅仅是be involved,不大可能是真凶

更何况有多处情节,台词一句话可以讲明白,非要堆砌大片成语,词藻堆砌反而削弱表现力。

这部电视剧的剧名就叫True
detective,注定了它是一部侧重于塑造detective,也就是Rust形象的剧。那我们就从Rust开始谈起。

权谋剧最抓人的部分就是扣人心弦的剧情。

先来理顺一下时间线:
1995年,Rust先通过Ginger假装做生意找到了勒杜的制毒伙伴,被此人拒绝后,Marty和Rust尾随他找到了勒杜的老窝,一个周围充满自制安全装备(手榴弹)的地方。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不叫支援一起去逮捕勒杜。
在抓到勒杜之后,Marty去搜查仓库,这时候刚开始的制毒伙伴出现,被Rust制住。Marty在仓库里面发现了一个男孩一个女孩(男孩已经死了,两人身上都有LSD和冰毒),应该是性奴隶&宗教祭品那样的存在,大怒,出来就把勒杜给爆头了。制毒伙伴逃跑,被自家的安全装备消灭。
刚开始Rust明显非常惊讶,Marty之前从未开过枪(这个设定很有趣,这一枪可以说改变了他们的人生轨迹),后来冷静下来,决定伪造枪战现场。
后来两人将孩子救出,成了英雄。但是他们两个一直在对这个事情的真相进行掩盖。因为这个事件,dora的案子正式结案。Marty升了职,Rust也得到了褒奖,并因为审讯技巧出名,很多人都要他帮忙审犯人。1995线正式结束进入2002年线。

1.剪辑支离破碎

2012年接受审判时,Marty已经和老婆离婚(95年两只手都有戒指,12年只有一只手),不知道女儿怎么样了,和rust也发生了决裂。

陈绍上殿这么重头的场景被剪的虎头蛇尾。辛子砚和楚王对话之前啥铺陈没有。后者直接导致观剧即视感就是:蛰伏8年韬光养晦的楚王刚遇到第一次打击直接就闹情绪买醉,谋士更是直接说啥啥都不重要啦,也别管啥宏图大业了想开点吧!

Rust的警察经历:(卧槽总结完这些脑补了一下心疼死Rust了QAQ)
最开始在南德克萨斯州做警察,劫案组;
在女儿死后到了缉毒组,干了三个月的缉毒警察,没日没夜的干活,之后老婆离开了他,然后Rust开枪射了一个给自己女儿注射冰毒的瘾君子;
之后变成了一个floater,一个深度卧底的缉毒警,做了四年(留下了深刻的创伤),因为杀了三个毒贩被送进了北岸精神病院(Rust对这件事情感觉到特别的可笑,但他也从Northshore学到了一些东西,有关对人的观察。还有就是,第一集好多人不明白“我闻到了精神病的味道”在这里也可以得到进一步的解释);
四个月后,出院,被调往路易斯安那州,和Marty做搭档
三个月后(此时1995年),Dora
Lange死亡,两人共同查案,此为95年线的展开;
两人搭档七年,因不知原因闹翻(目测和Marty跟老婆离婚,女儿也有可能发生了一些事情有关系),之后两人再无联络;
中间消失八年;
2012年,出现了办案手法相似的案件。受到怀疑,和Marty单独受到了两个黑人警官的调查。此时95年案子的档案被飓风卷走,rust的大部分档案被密封。此为12年线的展开。

这一点在巫蛊案件构陷老五中尤其明显。剧集的转场主要是以辛院首在太子殿楚王府赵王府三处实现,情节由大量人物对白之间的交锋推动。这中间因为表演过少显得似乎各方舌灿莲花就轻易拖智商不够的老五下水,同时把各方布局都在言语交锋藏进去难免显得枯燥。

第六集:我已经被这集虐死了。
Rust说:我并不是喜欢警察这个工作,我只是很适合。
但只有他一个人默默坚守着。
Rust说:我不适合和别人相处,我只会wear them out。
但他却一次次被命运和他人伤害。
Marty说:He is not my pal.
Rust默默侧过头颈。后说:Fuck this. I quit.
连被打之后,Rust说的只有一句:Nice hook,marty.
这种好似看破又牵扯其中的矛盾感,这自以为的牺牲主义和虚无主义。
看过第六集,我们看见了一个更完整的Rust。
看完第六集,我们才明白编剧为何这样评价Rust:
Far from “nothing meaning anything” to him (Rust), it’s almost as though
everything means too much to him. He’s too passionate, too acutely
sensitive, and he cares too much to be labeled a successful nihilist.
虽然被虐,但我很喜欢第六集。

第二,不是只有微博热搜才叫宣传。

Marty作为一个探员只能说是中规中矩。永远被rust掩盖住。
不过也有一些警察应有的素质(在第三集,两个黑人一直在问rust的各种事,他明显产生了怀疑)。而且不想放弃手里的案子。

《天盛》收视不够理想,真的是这届观众不行吗?

来自阿拉斯加州,外号叫做“Tax
man”,结过一次婚,有过一个女儿,却在两岁的时候出车祸死了,之后和老婆离婚。后来经Maggie介绍差点又和一个女的结了婚(不是第三集酒吧和他跳舞那个女的!!请好好看剧!!那个女的是在第三集Rust去Marty家的时候请求Maggie介绍给他的一个护士,“帮我开一些好药”,很多人理解不了在酒吧里为什么Rust要和Maggie和护士说通感这种病症,Marty当时还打了个哈欠,是因为两个女人都是从事医务的人员,可以从Maggie问是不是抑制素出现问题看出,正常人不会知道这些)。

编剧说服观众前,说服自己了吗?

第一集12年时,Rust 评论自己:只适合独处,如果与别人相处,只会wear them
out。(目前看来,只有Maggie和他最和,第三集和Maggie谈话,rust甚至说自己在努力变好。而和Marty,和同事,和上司,只是他们眼中的怪人,基本无法相处)

原回答全文如下:

Marty这个人物,一般观众都有点喜欢不起来。他家境应该是小康,喜欢棒球(第一集对失踪小女孩他哥的崇拜),和周围人相处愉快,受欢迎。

综上,台词bug太多了。《雍正王朝》这类非架空的历史剧,君臣日常殿上策对也不会采用长达上百的古文。最好的台词应该是用最凝练简明的话表达最深层的意思,其余交给演员和剧情来做的。而至于国学常识问题,更是寒了认真看剧人的心。

Rust作为一个detective:
拿个大本子一直在记。外号由来。
会素描,而且画的不错。会做手工??
审讯技巧强,懂得抓住对方的弱点。审犯人没超过十分钟。
透彻人性。(从问ranch在哪打人可以看出来)
观察力强。(真探是比较符合现实的,所以第一集初见尸体rust的表现已经很好)
由于失眠可以有大量时间翻阅卷宗。
并不是热爱自己的职业,只是很擅长。

全在骂宣发,那就先说宣发:

从来没有提过妈妈,只说了一句“有可能活着”,爸爸参加过越南战争,但应该在Rust小时候也离开了他,因为Rust对爸爸印象也不是很深。

8.迎合市场和保持剧集质量上没有做好平衡

    第五集是剧情整个开始展开的一集,信息量非常之大,有很多地方都和前三集的伏笔重合了,让我们一一来分析。

……………………………………………………

95年Rust 和 12年Rust的对比:
95年的Rust气色明显比12年的要好,而且比12年要壮;
95年抽烟很凶,基本不喝酒(之前酗酒过);12年生活更规律,四天工作,一天休息,下午去喝酒,烟瘾依旧很大。
95年被一个醉酒的同事骂作Rag
Fuck(怪胎),打了他一耳光(因为之前精神病院的经历经常有风言风语);12年在谈及自己精神病院的往事,却说了一句:Who
gives a shit?
95年总在思考,试图去了解自己,想自杀却没有勇气,认为人这种生物不应该存在,并对自己的职业存有这样的疑惑:到底是因为当警察塑造了这样的性格,还是这种性格适合当警察?(第一集去马家吃饭说:I
don’t like it,but I’m good at
it);12年时说自己已经完全的了解了自己,而且从第三集末尾那一段也可以看出他对人这种生物的思考要比95年透彻许多。
95年认为宗教是坨屎;12年依旧。

该知道不该知道的全都知道了,那你让大家看啥?

Marty也许是象征着很多正常(外国)男人,有着稳定工作,完整的家庭。和同事上司打成一片。拒绝接受和他固有观念不同的任何观点。信基督教却没有真正的理解。偶尔好心(给失足少女钱),易嫉妒,有色欲。内心的信条和束缚挺多,但做起事情来就是另一副模样。大男子主义,无法真正的理解女人,认为家庭就是减压的,老婆应该无条件支持他。其实marty并没有犯什么大错,只是身上有比较多的男人特有的劣根性。

2、部分采用大量对白拉动剧情而表演略少,易于枯燥使得观剧很累

好爸爸?
让我给你几个细节:
第一集回家,两孩子在睡觉,给了一面墙一个镜头,上面是记载两个女儿身高的。只记录到了91年就没有继续。
第一集两个孩子玩玩具,摆的造型极为早熟,裸女什么的。他看见了却没有和孩子谈话。
第二集去maggie爸妈家钓鱼:俩孩子就那么放在船上,跟他讲话也是爱答不理,只是因为受了老丈人的气。
第三集和大女儿谈话,后来大女儿被妈妈骂哭,在安慰大女儿的时候眼睛看的却是后面的球赛。这一幕被maggie看见,引发了后来的吵架和架后一炮。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所以说我很怀疑他的女儿后来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

权谋,宫斗,古偶?

接着Rust在路上看见了一个大牌子(在第一集也出现过)
写的是Who killed me ,14岁女孩的死亡,过了七年仍旧没有解决。
于是Rust回去开始查资料:我觉得他应该查到的是很多失踪或死亡的人都是从光明之路这个教会学校出来的。
他先去了dora的死亡现场,发现树上仍然有一个四面体,而且树上长了个大鸟窝(我感觉这里是暗示circle和在尸体背后的螺旋体)
之后他去了光明之路学校,在学校里面发现了大量诡异的壁画和四面体。应该都是学校的学生自己画的和自己手工做的。更印证了教会绝对是有问题。

但擢英卷这里,确实用力过度了。

但擢英卷后,多数人表示生涩难懂,于是大家涌现大量翻译,加上原文有数千字有余的分析文章。可是且不论普通观众,就是许多认认真真的剧迷也有大量摸不着头脑,自己对写的翻译也吃不准。那这几百万上千万观众里,又有多少会看上千字洋洋洒洒的翻译呢?
是不是也可以说没有够到看剧的门槛呢?

6.多处剧情委实存在不合理之处

除了暑期档百花齐放,竞争激烈,剧集改编较大流失大量原著粉,为了过审改编剧名导致前期宣传大受影响这些客观问题;这部影视咖阵容,投资5亿,大IP改编,收视常年领冠的卫视上星,最大网播平台同步,且是在《延禧》和《香蜜》均已步入尾声(另《如懿》和《延禧》均是网播)才走入高潮的电视剧,究竟为什么播出到三分之一,收视仍旧不那么尽如人意?

从以上几点,简明来说就是该紧张的地方没有都拉足,情节张力还远远不够,该活泼轻松的地方又少调和,从而使得整体看下来四平八稳温温吞吞,不易被引入戏,对一些观众来说观剧过程也略显沉闷。

其实主线节奏把控足够到位的剧半途看也可以很快入戏,这个事情可以用当时甄嬛传的热播加以例证。很多的剧迷说《甄嬛传》当时没有从头看,但是看片段仍旧可以迅速入戏。当初我把《天盛》这个剧安利给朋友时候他们很惊艳就看了前4集,但到后面表示快睡着了,看了一些各大网站的留言睡着的还真不止我朋友一个。

比如大成遗孤,真的给得过早了。我一个朋友只看了不到三集就说明显的狸猫换太子,女主就大成遗孤,先结盟斗别人再俩人斗呗。确实线索太明显了。而这个全剧最大悬念一开始就揭开了,观众就是上帝视角看后面60多集男主各种演戏隐瞒,自我纠结。想着啥时候女主赶紧知道吧,这一下就少了很多趣味。因为观众对一个已经猜到八九不离十的故事兴趣就不会那么大了,因为只是看过程了。父子同命这是一个很有趣很新颖的设定,本可以嵌合到后面故事里通过各种巧合让观众自行得出。但开篇就是一个闪回,交代的一清二楚。宁弈娘种了类似蛊毒的东西,一损俱损。后面虽然男主逐渐发现,但是这对上帝视角的观众已经不是那么有趣了。剧里这样的例子还有,就不一一列举了。

但是剧集的一部分运用上明显没达到应有效果,例如太子谋反后登上龙椅那段,长镜头是想给出那种四面楚歌的苍凉感,配和夕阳洒照,日薄西山气息奄奄,更显悲怆。其实画面营造是很棒的,但是表演来说还是少了许多味道,或者说层次感,从而没有很好的适应这种表现方式。

写的初心:就是我自己的不理解和不甘心,几乎是微博朋友圈三次元疯狂给大家安利,很多朋友也在看。但是收视低的简直有些离谱。所以尝试去理解是不是剧集本身也是有提升空间的。而在写完之后,目的又更是想让妙崽儿们也辩证对待这部剧,理性面对收视和评价。最重要的是不要甩锅观众,更优秀的剧却口碑收视双丰收的太多了,而他们面对的也是同一批观众。这样很容易引起普通观众的反感。而权谋这个类型也不是新题材了,同样有优秀的前作,喜欢这个类型也完全没必要有优越感。其实我们说言情玛丽苏,权谋何尝不是杰克苏呢?只是更多男权视角,真要比思想境界,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权谋打怪和宫斗升级没有本质上的高下之分,只能说个人偏好而已。

1.前期叙事节奏过缓,叙事方式难入戏

仍旧以《琅琊榜》做一个参照。首集交代了梅长苏是个药罐子是个病娇,闪回了部分赤焰旧事。但是梅长苏为何得病,赤焰军是谁,与梅长苏什么关系,中间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随着剧情的发展,这一切都借由和蒙将军等人的戏逐步浮出水面。直到几轮交锋之后聂锋出现,才终于揭开。这样的方式会使剧迷看剧时候不时收获一两个线索,自己慢慢拼凑的剧情走向和剧集最终呈现的剧情产生碰撞,从而产生一种互动。但《天盛》的信息,给得太多也太早了。

我觉得好的细节特写在叙事整体篇幅上占到3分就足够了,既能成为牵动全局的关键贯穿情节又能精致剧集提升观众参与度。就像太子下药的戒指。但权谋剧本就是群像画卷,讲究大局的谋篇。细节再精致,台词里机锋藏的再深,镜头逻辑不行就没讲好一个起码的故事,其他就都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立不起来,看的人少再愿意费这个心思去想细节的自然就更少。一个两个细节甚至三个四个想不明白都可以,但是大片剧情都要靠剧迷写文章串联大片细节才能解释清楚,那说明编剧本身就没把故事说明白,没法甩锅给观众。

而《天盛》里且不说被网友吐槽的凤知微出场时常出现的那段斗地主即视感的欢脱音乐,就是其他高潮部分,背景乐经常出现不是和剧情不符就是感染力不够的情况。(此处只作例证援引说明之用,不是说非要在这个地方加BGM不可)像老五自杀这里,是一个剧情前后的分割点。但辛子砚走进去,老五血洒当场,本来是一个很震撼的画面。可镜头一转揭开面具的太子,几句对白,就没了。下一个镜头大家各干各的。辛子砚的吃惊,太子的情绪,老五骤然自刎带来的冲击,如果能渲染一下效果也许会更好。

标签: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