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Kubrick哪个地方知道错了,上小学时候看过文字介绍马上被吓得半死

十一月 15th, 2019  |  明星八卦

文/江欲行

Salon去年的文章,尝试翻译了一下,能力有限,错漏难免,见谅。观点不代表本人观点。
原文在此

大家都知道斯蒂芬・金(Stephen King)并不喜欢斯坦利・库布里克(Stanley
Kubrick)对他1977年小说《闪灵》的改编,而如今随着其续作—《Doctor
Sleep》的出版,他也就再一次被问到其中原因。
在最近一次BBC的访谈中被问到这部电影时,King回答道:“我觉得它非常冷漠,那种感觉就像,来让我们看看电影里这些人物,他们如同蚁冢里的蚂蚁一样,啊这些小昆虫,瞧他们正在做的这些有趣事情。”对Kubrick电影版的Wendy
Torrance,King更是不客气:“她是在银幕上最令人厌恶的女人之一,基本上就在那里尖叫,做蠢事。她根本不是我所写的那个Wendy。”
Kubrick自己,特别是电影版“闪灵”,是某种痴迷而又难以名状崇拜之发源地。虔诚信徒们如同念咒一样,一次又一次使用诸如“天才”,“杰作”和“伟大的”等字眼,仿佛这些词本身就组成了论据而非论点。这些人局限于“伟大”这一概念,矢志不渝地维护他们偶像。King的访谈片段一发布,一篇傲慢而薄弱的反驳文章就出现在了英国杂志“New
Statesman”的网站上,名为《Stephen
King仍然不愿意接受Kubrick的天赋》。这篇由Mark
Hodge所写文章的标题基本已概括了他全部论点,而且他还写道:“(库布里克的)电影在流行文化里已经取代了这本书,这一稀有成就可能是让King最不爽的事。”
其实这种King把Kubrick当作对手并怨恨他的臆测,更多反映了某些人的一厢情愿,而并非King自己的想法。因为几乎没有其他畅销书作家的公众形象比King更加谦逊而且不装腔作势。Kubrick的拥趸们还热衷于把那部1997年评价糟糕的《闪灵》迷你剧拿出来取笑,把它视为妄图超越大师的失败尝试。但更普遍的看法是,King拍摄迷你剧的动力与其说是出于竞争,倒不如说来自于他保护自己角色的本能,这些角色显然对他有着很重要意义,因此Kubrick对待角色的超然态度使他寝食难安。King想要用自己的方式来多方面正确表现小说中的人物,因为他自己曾说过,Jack
Torrance,这个在电影里由Jack
Nicholson扮演的精神错乱而又抱负满满的作家,是他创作生涯里最具自传性质的角色。
你不必非得讨厌Kubrick的《闪灵》来理解King的观点。这两个人代表了两种截然相反地创造叙事艺术方法。一个是唯美主义者而另一个是人文主者。Kubrick以追求完美著称,是个一丝不苟的设计师;而King则只是写作技艺纯熟,他的小说可能会有种无组织的松散结构。其小说的重要主题是关于普通人(特别是工薪阶层或类似的普通人)之潜能,无论这潜能是想要成为恶棍还是英雄。尽管在他小说中总是有着与超自然敌人的战斗,但最好部分还是主角的挣扎以及与自己的斗争。《Doctor
Sleep》里,对通灵男孩Danny
Torrance来说,远离酒精,保持清醒与挑战小说中的Big Bad同样勇敢。
King一直都认为Jack
Nicholson在电影开头看起来“过于疯狂”。所有那些成就Nicholson标志性表演的东西,他那咧开嘴笑,装模作样,躁狂的邋遢形象,都破坏了King的意图。King本意在于让读者相信Jack
Torrance并不特殊,完全可以是读者自己,虽然我们都喜欢Jack
Nicholson,但他真的并不是一般人。在小说里,遥望酒店使Jack
Torrance发狂的诱因根植于这个无能失败作家无法实现的对取得非凡成就之渴望,并且这渴望比生命更重。但我们无法想象除了他自己,Jack
Nicholson还会想要成为任何其他人。在电影里,Jack的癫狂成了某个专横的作者型导演,坚信自己非常重要,愤怒地跑来跑去,寻找并消灭那几个碍事的,干扰他视线/远景的人。当然King和Kubrick两个如此不同的人都能够在这个角色里看到他们自己,恰恰说明了他是多么了不起的创造。
虽然Kubric版电影里的一切,特别是Nicholson压抑的精神情感,都在急切地推动着Jack积压之怒气的惊人爆发,但在King小说里,Jack的崩溃却是一出悲剧。电影和小说有个关键的不同,即酒精在里面所起的作用。在电影里,酒的出现可以说是偶然的;在小说里,酒却是那把解开怪物束缚的钥匙,这潜伏在凡人体内的野兽被释放后,首个猎物就是凡人自身。King小说最突出的特点就是描写角色如何应对这些怪物,不管这些怪物是源于外在还是内在。这正是King对Kubrick把Wendy变成一个喋喋不休受害者感到厌恶的主要原因;在他小说里,Wendy可是选择了成为一个英雄的。
King从本质上来说是一个歌颂道德观念的小说家。他书里角色的每一个选择,无论是面对一群吸血鬼或丢掉10年的清醒状态,对他来说都非常重要。但在电影里,这些角色却没有选择,他们很大程度上都被超出他们控制范围的某种力量所掌控。电影版”闪灵”只是恰好情节里面出现了家庭暴力;而小说则是想表达家庭暴力是某些男性主动做的选择这一观点,即当这些男性困于某种妄想的防卫机制(delusional,
defensive
entitlement,心理学术语,不太清楚怎么翻译较好)中时,他们选择了家庭暴力。在King看来,Kubrick把他书中角色当作“昆虫”对待,是因为Kubrick真的不认为他们有能力控制自己的命运。这些角色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从属于某种高高在上之不可抗力,这正是Kubrick已高度成形的美学观点:他们都是这种不可抗力的囚徒。在小说里,怪物是Jack,在电影里,怪物则是Kubrick。
King告诉BBC,他只见过Kubrick一次,是在闪灵拍摄期间,并且觉得这个导演非常有“强迫性”。虽然没明说,他的反感还是可以明显察觉到。在King眼中,Kubrick不仅理解错了小说,这个导演本身也体现了他小说所极力反对的那种病态,表现为他专横跋扈的行为方式,我是一个天才的姿态和追求完美无暇的电影哲学。当然,不像Jack
Torrance,Kubrick不仅才华横溢而且非常有天赋,电影版闪灵在我看来也是一部非常好的电影。但我怀疑,即使King接受了Kubrick的才华和天赋(虽然我知道他确实如此),也难以弥补他认为这部电影在人道主义上的缺陷。人性对他来说是最重要的,所有那些狂热粉丝的恫吓都不会让他对此改变看法。Kubrick可能是个伟大的天才,King宁愿成为一个更伟大的人类。

这算不上是电影观后感,因为我只看过关于这部电影的文字介绍。但经典恐怖片的文字介绍往往也是力透纸背、威力无穷,足以把人吓个半死的。

图片 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苏幕遮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上小学的时候,我家突然冒出一本《环球银幕》,那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像样的电影杂志。因为家里就那么一本,所以翻来覆去看过好多遍。唯独关于这部电影的那片介绍始终没敢细看。哗啦一下子赶紧翻掉,生怕里面那个呲牙咧嘴的男的从书里跑出来。

目前我看到的所有关于《摔跤吧!爸爸》(《Dangal》)这部电影的相关推送与影评,要么在说主演阿米尔汗多么敬业,为了演戏先吃成大胖子再瘦成肌肉帅哥,要么打着“女权”这个大大的标签,高调地搬出《真相访谈》。
先说一堆印度针对女性的社会问题:杀女婴、儿童性侵、童婚、家庭暴力等等。最后把这部女主角从一名乡下小妞成长为世界冠军的影片扯上“女权”的名头,可谓瞒天过海。
这一套宣传手段行云流水,观众很容易被误导。

我真是既想看又不敢看,既好奇又心痒得要命,后来终于在一个光天化日里,小心翼翼地坐到我家窗台前,守着热乎乎的大暖气,深吸一口气开始翻看。这一看不得了,看完一遍就说啥也忘不掉。

图片 2

然后我那张牙舞爪的想象开始像夕阳时分的阴影一样不断被拉长再拉长,我的恐惧开始像一个即将爆炸的气球一样不断膨胀再膨胀。我反复告诉自己谢天谢地不要想不要想不要想,不要想白色的墙壁上会渗出血,不要想会有两个穿白裙子的女孩手拉手在走廊里出现,不要想手持利斧、嘴里淌着哈喇子的男疯子正静静守在门口。后来我得知这种心理效应叫“白象效应”,你越是反复提醒自己不要去想,就越忍不住反复去想,越努力越白搭。

但实际上,那些出现在《真相访谈》中的社会问题,电影里压根就没影。稍微沾点边的“童婚”,也只是起到让女主角认真训练的作用。训练总比洗衣服做饭生孩子要强。
总体而言,《摔跤吧!爸爸》和《三傻大闹宝莱坞》的套路大致雷同,思路比较直线,正如“严肃八卦”所说的:“本片剧情没有太大悬念,知道些剧情也不影响观影。”搭配着幽默、轻快、燃和煽情的歌曲,让所谓的跌宕起伏完全按照观众的预期进行,于是就产生了一种大快人心的强烈共鸣,赚足了众多女性观众的眼泪。
可实际上电影将印度的性别问题进行了十足的弱化,弱到叫人以为一块国际赛事的金牌、一个成功的个案就可以推翻根深蒂固的歧视与迫害。别忘了吉塔获得的是2010年英联邦运动会金牌,可都2017年了,原本有的问题都还有呢。
不信?
你去搜一下《摔跤吧!爸爸》的百科,角色介绍中所有的女性角色分别是:马哈维亚的妻子、马哈维亚的女儿、马哈维亚的女儿。

我终于连那本杂志都不敢碰了,然后发展到连放那本杂志的周围的书也不敢碰了。后来又有一天,一个同样阳光明媚的午后,我偶然看到我姐正在津津有味地捧着那本杂志看那篇文章,我瞬间汗毛倒竖,觉得我姐在看完之后也要被灵魂附体了,于是赶紧绕道躲得远远的。

图片 3

之后我也看过《封神演义》,被里面半人扮鬼的姜皇后吓得要死。半夜偶然醒来时,看着躺在旁边和我一起睡觉的我姐的侧脸,怎么看怎么觉得另外半边是妖孽。其实在上学前班那年我还和可爱的大表姐、表姐夫去看过《罗马假日》以及《阿姆斯特丹的水鬼》。我觉得大表姐和大姐夫领我去的那家省城郊区影院实在是太油菜了,一定是知道水鬼那部太恐怖,于是成心来了个混搭。上大学后我还和好友一起去看过《催眠》、《贞子》。但任何一部恐怖片给我造成的心理阴影在这部片子面前都瞬间为之逊色。

(百度百科)

今天早晨胡乱点开一个电影网站,偶然得知这部电影居然是恐怖片中的经典。因为怕勾出好不容易淡忘的记忆,所以压根没敢细看介绍。但我想这部片子至少有一点是非常出众的——非常震撼的画面构图,非常逼真的幻觉联想。关于雪白墙壁上渗出鲜血的桥段,换在今天也许不觉如何,在当时却是很给力的设想。男疯子手持利斧四处砍人,如今也不觉得有多夸张了。我在《布鲁克斯》、《七宗罪》等片子里也曾见过更吓人更血腥的场面,吓得我只敢挡住屏幕看字幕。但是那种被勾出的亦真亦幻的联想,以及静静的能听到心跳声、生死一线的紧张感,却是我在其它电影中很少看到的。

标签: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