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不安定的时代里的一点深褐,又青做回了湘琴

十一月 10th, 2019  |  动漫动画

初中时常常出租影碟在家偷偷看,那时出租店的碟片大概都是翻录台湾电视台的盗版碟片,就是那些个一部部充满温暖生气的台湾偶像剧陪伴我度过压抑的青春岁月。那时候的我觉得《恶作剧之吻》里的湘琴真幸运,那么笨,却那么幸运得到那么多人的喜欢,以及天才真好,可以轻松搞定任何事,有傲慢不可一世的资格。而现在的我知道了,直树因为有这样傻傻笨笨,时时刻刻需要他,给他各种意外惊喜的湘琴,人生才变得有生趣;湘琴也是因为有对喜欢的人敞开心扉,勇敢表达的勇气才会有两人彼此了解相知相惜的机会。
        有一段时间,我很排斥曾经看过的偶像剧,觉得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如果可以在人生中最宝贵的时间里多打开自己学一些有意义的东西,是不是可以改变很多事情。2017年的第一天我给自己立了个豪迈的Flag,然而事实上这一年对于我是充满动荡的一年。站在人生路口徘徊的我,不知不觉想到重新看看这部剧。十几年过去再重温这部剧,感到的不再是悸动,更多的是温情。
        那个剧中笨笨的女孩在现实生活中,其实是个学霸,那个在剧中的高冷天才,在当年其实还是个没长大的男孩。那个女孩为了家庭不断努力工作养家,那个男孩默默欣赏着她,却没有勇气再靠近一点点。当年现实生活中的郑元畅并没有剧中江直树的气场和自信,而是略显阴柔。这样的男孩对于坚强早熟的女孩子而言,应该只适合当做闺蜜。虽然我很喜欢郑元畅的长相,但当年也并没有粉他。
       最近一周重看这剧时,视频网站上满满的弹幕飘过,我不再像以前孤独感受剧中湘琴值树的悲喜,而是偶尔被飘过的“老夫的少女心啊”戳中笑的根本停不下来。现在的我分得清戏剧和现实,不太会意淫剧中的CP在现实中走到一起的样子,但还是觉得拍这剧时小综一定是喜欢依晨的。剧中自然的表情小动作,用他当年的演技来解释未免牵强了些。不过看到幕后的花絮和当年小综在综艺中的表现,也能理解为什么这对荧幕最般配CP没有走到一起。这样一个稚嫩的男孩是无法给那样一个早熟坚强的女孩安全感的。
      跟很多人一样,看了这剧又看了《非凡搭档》,小综和依晨外表还是当年的模样,但小综保护着依晨时,眼神里的坚定与温柔,让人觉得他越来越直树了;而依晨不像在一些综艺中表现的成熟理性的姿态,而是越来越多表现出的小女人姿态,越来湘琴了。小综在节目访谈说依晨其实很需要别人保护她,需要一个强大的肩膀,需要有人告诉她要怎么做,而不是说你去啊你去啊;依晨说我们认识十多年都没像在这次录节目中讲这么多心里话,以前都没有这么敞开心扉,在节目里才知道原来他有这么强的求胜心。
     当年奶油的小综,在光阴的流转中,变得越来越直树,成长为一个有担当可以依靠的男人,依晨却后知后觉,在嫁做人妇后才察觉这样的改变。从小综在依晨婚礼上的VCR可以看出,虽然两人认识多年,可是依晨并没有跟他聊太多感情上的事,小综对新郎并不熟悉,婚礼的消息对小综来说也是有些猝不及防。其实女人即使聪明理性强大,还是会渴望在一个让她能仰望崇拜的男人那展现小女人的样子,只是当年的小综不是那样一个男人;现在的他成长了,但已经错过了。现实中,程又青在直树面前做回了湘琴,直树成为了她现实中的大仁哥,湘琴并没来得及等一等直树。
      男孩年轻时热情却幼稚不靠谱,女孩心里欢喜却不确定彼此的未来,女孩最终嫁给能给自己安全感的人,男孩因为求不得慢慢努力在时间的打磨种变得成熟温柔。很多人的人生中或多或少有这种缺憾吧,或许在未来的日子里会遇上更适合的人,或许错了就是一辈子错过了。

  1. 在上海,1937年,日军的飞机带来了满城的乌云。阳光难以穿透厚厚的云层。大半上海人在这火光朝天的城市里刀山火海,唯有租界还处在离隙崩坏的边缘。
    徐天和田丹,就在这乌云密布的天空下在边缘的世界里相识。一个不紧不慢的提着鲜鱼和蔬菜,一个急急忙忙的奔走手中握着一张写有名字的字条。他们在人潮里相撞,田丹脖子上那条红色围巾不慎掉落,一切只是偶然。
    如果镜头拉远,这条围巾就是灰色人群中的一点红色。
    再拉远,这条围巾就是乱世中的一点红色。
    徐天心里不断的对田丹说‘自从遇到你的那天起,我就已经爱上了你’。
    田丹的出现,为徐天这三十多年的黑白世界里增添了唯一的一点颜色。
    田丹报复日本鬼几次,痕迹累累,被怀疑后,日本鬼将她关起来。看到徐天又为她受伤,甚至要顶替她的罪名;这一次,很可能是诀别。她悔恨痛哭,说‘为什么要说遇到我是一件幸运的事!明明是遇到我以后你才这么倒霉的!’。
    其实徐天很开心,能为所爱之人付出全部。
    徐天想要的全部,就是每天可以和她一起上班,下班;买菜,做饭;说说话,走走路。正如那封最后才得以打开的情书一般,他想和她过的生活,真的,真的,就这么简单。只要想到田丹住在楼上,每天能听到她的声音,就能让他感到不可思议。如果可以厮守一生,那会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这个求婚,对徐天来说,无疑是此生之奢求。所以信的第一句就是:“在写这封信的第一个字之前,我已经下了一百次决心……”。然而,让徐天犹豫不决,不肯寄出这封信,三番几次放下了又收回去的,亦然,是对幸福背后的恐惧。
    在这边,田丹坐在离开上海的船上读这封信,被感动流泪,那些她不知道的温情不断被放映。
    在那边,徐天在影佐的酷刑折磨里生不如死。
    这一切,都是为了田丹。
    面对日本人,诱惑与酷刑都是付之一笑;徐天,多么自信。
    他,常常会把害怕挂在嘴边,对好兄弟铁林讲过,对同志们讲过,甚至对日本鬼影佐也讲过。在网站上看剧,演到徐天犹豫、退缩的时刻,总是会有一些弹幕说‘懦弱’、‘懦夫’……等等。
    我其实,都不认同。
    因为一个胆小鬼,不可能当面拒绝强如恶魔般日本军官的邀请,‘不可能’、‘不去’;
    不可能把是非对错分得太清;
    不可能那么坚定的拒绝诱惑;
    不可能在受酷刑时一丝恐惧都没有;
    徐天的软肋就是田丹、母亲还有铁林。恐惧的根源也在这里。
    如影佐所说,徐天很强。完全没必要一副弱者的姿态。
    但徐家妈妈弱小,铁林弱小,田丹也同样弱小。他太在乎他们,就把自己放在了他们的位置,甚至更低。
    所以我认为,徐天不是懦弱,而是示弱。在乱世中,这是他为自己和家人唯一能找到的活路。
    只可惜,他的示弱,勾画出的小生活,没有麻烦,没有奔波的蓝图。在乱世之下,都不过是一个梦。为了这个梦不醒,他费尽心思甚至自残,可梦,哪有不醒的。
    只有崛起,只有反抗,只有把那一身的本事全部使出,才有一点点可能逃出生天。
    加入我党。
    加入的理由也只有一句话:“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第一集,小七的赴死,就是敲响这个梦的开始。小七说:“你说的以一当十,就是一个人杀掉十个人对吧”话音刚落,就一股劲的冲向日本军队……
    看着小七躺在血泊中,挣扎着对他说了最后一句遗言:“如果不是老婆带饭,我也想回家吃的”。
    徐天才知道,小七跟自己其实就是同一个人。
    那血红,就是一苗火种,点燃了徐天的燎原。不是小七,不是向老师,不是那些为家为国的革命人士争先恐后的赴死,徐天的梦,到最后,都不可能苏醒。
    当野火燎原之势来临,就是徐天彻底反击之时。在乱世里,大火红满整片上海滩。

  2. 爱上铁林,就是三两分钟的事情。
    一拳打在杀人犯长谷脸上的那一刻,那明明就是卯足了吃奶的劲。
    法租界,一年。一年前,是剧本的乱世之初;一年后,是剧本的乱世之末;一年当中,相对安稳。但铁林这个杠头,不管什么时候,天王老子都不放在眼里。
    在租界杀人的日本人被抓起来,总华捕来了,一分钟不到就放了;铁林怒了。
    一年中,不知道怼了总华捕多少次。
    一年后,这个日本人又被抓起来,铁林已经是巡长,这回为了秉公执法,把命都可以豁出去。“谁要是敢放人,就请他早餐吃一粒枪子”这就是铁林头也不抬,血气方刚说出来的原话。
    捕房的兄弟劝,不听!
    当过巡长的老爹来劝,不听!
    天哥来劝,照样不听!
    总华捕料总来了,还要跟他拼命!
    戏剧的是,这次杀人还真不是那个日本人动的手,铁证如山前,铁林只有傻眼放人。整个事件过程中,铁林句句在理,特别是那些吼叫出来的话,每句话都给我带来震撼。
    讲道理,一个巡捕喜欢讲道理,在乱世中显得那么不可包容。不光是作为一个巡捕,作为一个乱世中的普通人,伟大起来,赤裸裸的,让所有人都显得渺小。
    爱管事,牛脾气,单神经,直肠子,好喝酒,讲义气。
    一出口,不得罪个玉皇大帝,王母娘娘也要骂两句。
    可我怎么就那么爱他!
    爱他的不只是我,还有天哥,柳如丝。
    铁林爸爸跟铁林说,“说必定,你将来哪一天就会遇到一位高人,可以给你说很多东西”于是就遇到了徐天。
    天哥教他办案,一生中,只认他这一个朋友。这一个兄弟。
    天哥不肯管他时,他就粘着。张口一个天哥,闭口一个天哥哥,喊得人心痒极了。把徐家妈妈总当成自己妈妈一样的喊,一样孝敬。把田丹,这个准嫂子的命,看得比自己还重,一个人闯进日军虹口宪兵司令部,砸场子,救田丹。把天哥,更是当神一样崇拜,学习,信仰。
    铁林和徐天,是一对没有结拜,但胜似结拜的兄弟;是一对没有血缘,但超过血缘的兄弟。
    柳如丝给他爱情,一生中,只看得起这么一个男人。
    仙乐斯夜总会,在上海纸醉金迷的角落里,日本商人、总华捕、七爷这些狼狈为奸的人坐在一起,柳如丝作为歌女,陪衬在旁边看着;铁林的父亲为了儿子的仕途,让他过来给他们敬酒,铁林不仅让父亲“颜面扫地”,更是硬着脖子把在座的几位通通骂了一遍。柳如丝抬头望着他,就想看到了奇迹一般。
    然后就跟铁林玩起了跟踪、找茬、猫捉老鼠的游戏。
    柳如丝端着酒对他说,“我喜欢你!喜欢的要命!……”其实,如丝何尝又不是一个爱憎分明,掏心掏肺的人。
    他俩的爱情和徐田之间表达爱情的方式截然不同,相同的是那份进入骨髓里的深刻。
    我喜欢看徐天和田丹之间的歪腻,剧中,每当钢琴声响起,我就感觉特别舒心,愉快和温情。这两人是稳定的,一眼看去,就知道天长地久。
    但,我更期待铁林和柳如丝的碰撞。
    要么铁林面对如丝的挑逗,故作深沉;要么铁林卖乖扭扭捏捏的从直男变成一个萌萌哒;要么他俩你来我往,爱的死去活来,句句透骨,把人感动得要死。
    这两人,是动荡的,爱情赋予行动的权利可以更丰富些。
    不管是徐天和田丹,还是铁林和柳如丝,他们的爱情印迹,都是乱世里仅存的一点美好,一点幸运,一点红色。
    柳如丝问铁林:“我知道,你心里瞧不起我,因为我是个歌女”
    铁林说:“以后谁要是瞧不起你,我弄死他!”
    其实,瞧不起柳如丝的不是铁林,也不是铁林父亲,而是金哥。
    金哥。跟铁林是拜把兄弟。‘拜把’,在剧中又可笑了一回。
    只有铁林自己知道,义气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而金哥,是一个金钱的奴才,权势的工具。三寸不烂之舌,能把黑说成白的,或者其它任意颜色,那颠倒是非的本领,连天哥都要甘拜下风。金哥就是靠着一张嘴,骗来了铁林的肝胆相照,骗了柳如丝的糊涂空想,骗了一时的梦醉蓝桥,跟总华捕弄死七爷那一票后,成功当上了仙乐斯的老板,那一天,他举着酒杯,摇晃旋转在仙乐斯的走廊上,以为自己成了大佬,以为柳如丝从此成了自己的姘头,结果骗了自己。
    金哥见铁林,有刀山火海,说去就去的冲动。
    金哥在铁林看不到的地方,处处却显露出丑恶嘴脸。对柳如丝更是动不动就辱骂,几次还想强奸柳如丝,在明知道他俩相爱的情况下,阳奉阴违。
    日本人事件,铁林得罪总华捕,招来杀身之祸,就是金哥动的手。
    只要有钱赚,就有金哥的狗叫声。
    铁林傻,天哥可不傻。东窗事发,铁林护送天哥的家人上船离开上海,金哥带人堵截,十几个人拿着砍刀往铁林身上去,金哥则掏出了抢。铁林呆住望着金哥,一滴眼泪轻轻滑落。幸好巡捕大队及时赶到,救了铁林。金哥吼到:“如不是因为你是巡捕,谁要跟你结拜!”说完,一口唾沫吐在流泪的铁林头上。
    那一刻,我终于忍不住热泪横飞。
    爱上铁林,就像爱上了一个孩子。
    为他的单纯揪心,那只被金哥废掉的腿,就是给他一生的教训;为他的怒吼心动,他在,乱世中的希望就在。他本人,就是乱世里的一点红色。

  3. 徐家妈妈,还有同福里的其它街坊邻居,是剧里活在现实中唯一一类不会做梦的人。街头巷里,裁缝、剃头老马、书店小翠,是徐家固定的麻将搭档。
    他们之间的情感联系,在每次出镜的牌桌上就能看懂。
    月月说涨房租,月月都没涨。
    小翠的殷勤;裁缝和老马之间的“领地”之争。
    徐天和田丹。
    ……
    徐家妈妈要走时,那一局感人的故意输牌。
    这些闲话、闲事、闲人,存在在乱世中偷偷生存,偷偷快乐,日本鬼在天上,在门外,直接或间接的威胁着这里的安全。但他们依旧相亲相爱,分别时,那些像一家人的不舍倾阀而出。
    在徐家,有着让每一个人太多不舍的地方。
    徐天最后一次离开家,也要做了饭,洗完碗,跟妈妈安抚两句后,才敢离开;关上门,他站立在门口无声的颤抖,那是对妈妈的不舍,是对这个家的不舍;只有在家里,他才肯吃饭。
    在外面,金哥动不动就大三元,日本鬼也是大三元,请天哥吃饭,每次徐天的筷子都没有动过;唯有两次,都是在地摊边,跟铁林一起,吃点花生。
    这个地方,就是乱世里的一块净土。
    铁林爸爸,虽然喜欢温柔贤淑的儿媳,但一辈子也不会瞧不起女人,哪怕是当歌女的柳如丝;虽然常常数落铁林是个杠头,但在喝醉了酒后还是不小心把自己年轻时干下的赴死之事告诉给铁林;虽然在私下对年轻时的拜把兄弟总华捕料总戳之以鼻,但真的听到他死了,还是伤心欲绝,重义气;常常骂铁林,“你这杠头,像谁啊你!”,就是像你呗,有其子必有其父。
    铁林爸爸,徐家妈妈,也许在剧中就是全部长辈的形象;但在那个年代,民国时期,重男轻女的旧社会,至少在我读过的民国时代小说中,是对儿媳阴冷刻薄的长辈层次里为数极少的热心人。
    同样是江湖大佬,金哥和白爷则天差地别;白爷也跟日本人搞关系,但在饭桌上的气场远远高过日本军官;对柳如丝的尊重;对国人,看到的更多是不幸‘九一八,都是亡国奴’
    军统夫妇傻的可爱;方长青面对侵略势力是不怕死的,只这一点,其实就足够让人尊重,但是行事方式确实很低端;方嫂向往平静,对田丹很包容,非常在乎丈夫的安危,愿意为了丈夫放弃自己。
    金刚,呆萌莽撞,头脑简单,四肢发达,非常爱吃;除了吃,他还非常爱金哥这个堂兄弟,金哥说什么,就做什么,却死在白爷手中,金哥的面前,亲耳听见了金哥说出那两字“该杀”。是剧里把梦惊醒最晚的人,也是代价最痛的一个。

小学时候的片子,当时只在电视上看到一点片段,我家就搜不到台湾的电视频道了。心心念念着,找遍所有视频网站都找不到。当时影像店很多,假期时找遍了市里面所有的店,就是没有影视碟片,只有录音带,好伤心当时。
后来初中有了2吻,可以在湖南台看,天天放学回去就守着,第二天全部女生花痴直树。这真的是我站的第一对cp。还记得当时有个朋友生日,我就送的是小综的卡片还有海报
一直到大学,初中小伙伴们在植树节的庆祝不是因为伟大邓设计师的号召,而是因为直树这两个字
这么多年过去了,韩版泰版内地版日版全看过了,剧情都倒背如流了,第一部依旧没看过
一直到昨天我才把这十年前的片子看完了
画质很烂,妆发很非主流,台湾腔很重,可以说剧情也老套吧,但是还是在片头音乐响起时看开万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一颗杏仁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剧中还有一位非常特别的角色,就是徐天上班时坐在对面的那位大姐;她偶尔出现,预言徐天身边的事,还都说对了;我在猜想她会不会就是作者本人呢?陪伴着角色,但是不参与剧情里的每一根线,只是安排着故事,接下来,会怎样怎样。
看完【红色】这部电视连续剧的感觉,丝毫不亚于读一本色彩浓郁的小说。剧中,人物、情节、对白,无一不是我的菜;我想说它可以成为经典,因为它比精彩要更厚一些。虽然结局美满,但内心还是不够满。因为红色,只是乱世里的一点点红;在剧中以外的地方,更多的是死寂的灰色。但如果没有这一点点红色,人活着,才是真没意思了呢;这世界,才真是没意思了呢。
乱世里,依然有最珍贵的情怀、人物、信仰;我想这就是【红色】的精神内核了吧。

植树,一个长头发都不觉得非主流的高智商校草
湘琴,一个傻乎乎做事没头没脑但是又开心快乐的圆脸小可爱
阿金,一个伟大的单恋者(虽然他真的很瞎很好笑,但是他对湘琴的感情真的!
江妈妈,少女心爆炸的神助攻
裕树,一个口是心非的马东(裕树真的长得太像马东东…

标签: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