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肯定没看过抗日剧,小人物的生与活

十一月 10th, 2019  |  动漫动画

  拍摄大时代、大背景下的小人物,能从不断翻卷变幻的时代风云中提炼出苍凉荒唐却又辛酸至极的液体,在那滴滴流淌的透明液体中折射出中国以及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小人物的苦与辣、辛与酸,让人沉浸其中,就不能以的,当属张艺谋与陈凯歌二人。
  《活着》与《霸王别姬》这两部电影,分别为张、陈、二人巅峰时期的佼佼之作,亦常年雄踞于各大电影评论网站之首,更兼具不小的海外名气与奖项于一身,是公认的经典名作,故事背景脉络,人物浮沉,时代动荡,虽各有风格,却也有相似的气质。
   同样是反映大时代中小人物的生命悲喜与浮沉艰辛,《活着》是以落魄的地主败家子福贵为主角,在喧闹嘈杂的赌场中开始,以福贵的人生经历为主线叙事,间杂家珍、春生、老逃兵等人物的故事与人生,最终在一场福贵、家珍、二喜、馒头四人和乐融融的家宴中结束,虽福贵年老,家珍患病,二喜丧妻,馒头失母,却也让观众在经历了时代的苍凉变幻与人生的艰酸无常之后尚得了一份温暖安和的慰藉。(当然,原著小说的结局却并不温暖)而《霸王别姬》则以程蝶衣、段小楼,以及后来后到的菊仙三人为主角,在北平军阀割据的那个寒冷冬天开始,用时代的动荡变幻、程段二人的感情与人生双线交错叙事,衬之以凄迷冷丽的底色,最终结束在狭小黑暗的剧场之内,段小楼一声悲怆的“蝶衣”及之后泼洒于地的,那个绝世戏子的鲜血,为银幕前的观众徒留苍凉满目,好似满树繁樱一夕之间纷然而坠,逐水东流。
    优秀的电影,自然少不了优秀的卡司。《活着》与《霸王别姬》的卡司阵容,无论在二十多年前,还是在二十多年后,都相当的闪耀豪华,丝毫不逊于当今斥资数亿的大制作。而这两个电影班底重合了三个人:葛优、巩俐,以及编剧芦苇。其中葛、巩二人自是不必细说,一男一女,便足以撑起华语电影的小半边天,高分华语电影榜中,主角泰半非此即彼,并保持着数量与质量,活跃至今。而编剧芦苇,虽非科班出身,但却跻身于以科班出身为主的编剧界,并屡出佳作,不由让人生叹。
   葛优在《活着》中饰演卑微坚强却也稍显懦弱的底层农民福贵,无论身为败家子时的放浪不羁,还是在被败退的国军抓去后与春生、老兵三人相依为命时的落魄不安,或是有庆家珍接连死去后的沧桑悲哀,都穿透银幕,直抵观众心间,他在不长不短的130多分钟里,演绎了福贵的大半生。而在《霸王别姬》中,却又俨然是另一番景象:不紧不缓的声调、半遮半掩的企图,辅以油光滑亮的分头,纤细单薄的金丝眼镜,共同组构了“袁世卿“这个一手遮天的军阀贵族,并在程段二人的感情与人生中起了不可忽视的,或正或负的作用。一个贫苦朴实的农民,一个心怀不轨的世家权贵,两个角色毫无重叠之处,却同样被葛优从一个动作到一个眼神,演绎地出神入化,让人不禁折腰。
   再说巩俐。称巩俐为现代华语电影当之无愧的女王,并非是溢美之举。为观众所铭念的女演员,总是须有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气质。譬如林青霞似男子般的英气,关之琳如水般的婉丽,抑或王祖贤犹艳鬼般的靡丽,张曼玉若令狐般的机警。而巩俐,则是四者兼而有之,同时糅合了一种专属于植根于黄土的传统妇女的韧性以及恰到好处的聪慧与世俗。两部影片中,无论是农妇家珍还是名妓菊仙,都显现了一种针对丈夫的智慧以及面对生活的玲珑世俗。不似春生或程蝶衣那般理想主义,他们更看重的,更急于抓住的,是婚姻,是子女,更渴望的,是过上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家庭生活。作为电影唯一的女主角,家珍与菊仙是打通电影与现世,梦想与现实的桥梁,也是最接地气,最让人熟悉可近的。.

  拍摄大时代、大背景下的小人物,能从不断翻卷变幻的时代风云中提炼出苍凉荒唐却又辛酸至极的液体,在那滴滴流淌的透明液体中折射出中国以及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小人物的苦与辣、辛与酸,让人沉浸其中,就不能以的,当属张艺谋与陈凯歌二人。
  《活着》与《霸王别姬》这两部电影,分别为张、陈、二人巅峰时期的佼佼之作,亦常年雄踞于各大电影评论网站之首,更兼具不小的海外名气与奖项于一身,是公认的经典名作,故事背景脉络,人物浮沉,时代动荡,虽各有风格,却也有相似的气质。
   同样是反映大时代中小人物的生命悲喜与浮沉艰辛,《活着》是以落魄的地主败家子福贵为主角,在喧闹嘈杂的赌场中开始,以福贵的人生经历为主线叙事,间杂家珍、春生、老逃兵等人物的故事与人生,最终在一场福贵、家珍、二喜、馒头四人和乐融融的家宴中结束,虽福贵年老,家珍患病,二喜丧妻,馒头失母,却也让观众在经历了时代的苍凉变幻与人生的艰酸无常之后尚得了一份温暖安和的慰藉。(当然,原著小说的结局却并不温暖)而《霸王别姬》则以程蝶衣、段小楼,以及后来后到的菊仙三人为主角,在北平军阀割据的那个寒冷冬天开始,用时代的动荡变幻、程段二人的感情与人生双线交错叙事,衬之以凄迷冷丽的底色,最终结束在狭小黑暗的剧场之内,段小楼一声悲怆的“蝶衣”及之后泼洒于地的,那个绝世戏子的鲜血,为银幕前的观众徒留苍凉满目,好似满树繁樱一夕之间纷然而坠,逐水东流。
    优秀的电影,自然少不了优秀的卡司。《活着》与《霸王别姬》的卡司阵容,无论在二十多年前,还是在二十多年后,都相当的闪耀豪华,丝毫不逊于当今斥资数亿的大制作。而这两个电影班底重合了三个人:葛优、巩俐,以及编剧芦苇。其中葛、巩二人自是不必细说,一男一女,便足以撑起华语电影的小半边天,高分华语电影榜中,主角泰半非此即彼,并保持着数量与质量,活跃至今。而编剧芦苇,虽非科班出身,但却跻身于以科班出身为主的编剧界,并屡出佳作,不由让人生叹。
   葛优在《活着》中饰演卑微坚强却也稍显懦弱的底层农民福贵,无论身为败家子时的放浪不羁,还是在被败退的国军抓去后与春生、老兵三人相依为命时的落魄不安,或是有庆家珍接连死去后的沧桑悲哀,都穿透银幕,直抵观众心间,他在不长不短的130多分钟里,演绎了福贵的大半生。而在《霸王别姬》中,却又俨然是另一番景象:不紧不缓的声调、半遮半掩的企图,辅以油光滑亮的分头,纤细单薄的金丝眼镜,共同组构了“袁世卿“这个一手遮天的军阀贵族,并在程段二人的感情与人生中起了不可忽视的,或正或负的作用。一个贫苦朴实的农民,一个心怀不轨的世家权贵,两个角色毫无重叠之处,却同样被葛优从一个动作到一个眼神,演绎地出神入化,让人不禁折腰。
   再说巩俐。称巩俐为现代华语电影当之无愧的女王,并非是溢美之举。为观众所铭念的女演员,总是须有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气质。譬如林青霞似男子般的英气,关之琳如水般的婉丽,抑或王祖贤犹艳鬼般的靡丽,张曼玉若令狐般的机警。而巩俐,则是四者兼而有之,同时糅合了一种专属于植根于黄土的传统妇女的韧性以及恰到好处的聪慧与世俗。两部影片中,无论是农妇家珍还是名妓菊仙,都显现了一种针对丈夫的智慧以及面对生活的玲珑世俗。不似春生或程蝶衣那般理想主义,他们更看重的,更急于抓住的,是婚姻,是子女,更渴望的,是过上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家庭生活。作为电影唯一的女主角,家珍与菊仙是打通电影与现世,梦想与现实的桥梁,也是最接地气,最让人熟悉可近的。.

说《北平无战事》是今年神剧的,肯定没看过抗日剧《红色》
2014-11-06 09:17 来自 有戏

    再说二张。—-《霸王别姬》中的一对师兄弟——或者说,恋人的扮演者,张国荣与张丰毅。张国荣在文艺青年中的人气自是不必细述,其作品,无论是商业片抑或是文艺片,都拥有着广泛的受众与知名度。热爱神鬼艳情的,便钟情于《倩女幽魂》;崇尚枪战热血的,就品评《英雄本色》;流连于文艺古卷中的,便倾倒于《霸王别姬》。众多作品,任君抉择。众多角色之中,程蝶衣虽不是最受大众喜爱的那一个,却无疑是最独特的那一个。
   他珠环翠绕,玉带锦衣的扮相之下,隐藏了一颗认真而又疯魔的心。他生于旧世,死于新时。他对于霸王疯魔般的爱成就了舞台上光华万千的虞姬,却也摧毁了舞台下千疮百孔的程蝶衣。最好的程蝶衣当属张国荣,最好的张国荣莫如程蝶衣。“从一而终”于他,是信条,也是谶语。
   张丰毅饰演的段小楼,无疑是一个清醒的世俗主义者,面对师弟隐晦却又炽烈的“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的表白,踌躇良久后,最终站在世俗的角度,给出了“可要活着也疯魔—-在这人世上,在这凡人堆里,咱可怎么活哟”的清醒回答。他未尝无意,却注定无情。而这段不为世俗所容的感情,最终也因他的退缩背叛与菊仙的介入,逐渐出现裂痕,最终走向了毁灭。尼采曾言:“与恶龙缠斗已久,自身亦成恶龙”坚持着“活着就是一切”的人生信念的段小楼不断与生活这条恶龙缠斗,最终自身也终向世俗妥协低头,在批斗中,在烈烈燃烧的火堆旁,脸上挂着浓重而又可笑的油彩,为保菊仙,无奈的用恶毒刺人的语言,声嘶力竭地批斗蝶衣,披头散发,戏服凌乱,昔日西楚霸王的风采全然不复。整部电影,段、程、菊三人构成了简单却又复杂的三角。并随着时代的跌宕而起起伏伏,最终决堤溃裂于文革之中。烈日下的那场批斗,直接导致了菊仙的死亡,也为多年后蝶衣的自刎埋下了引线。毫无疑问,那场批斗戏最富戏剧性与表演张力,却让我看得心头一阵荒芜悲凉,泪流满面。那么丑陋赤裸,却也那样真实逼人。
相比于《霸王别姬》的热烈,《活着》则更为平静。看《活着》,仿若听一位搬着马扎坐在自家巷口的和蔼老人,就着一口新鲜热乎的茶水,无波无澜地讲述着往事。虽苦,虽难,却也熬了过去。一切躁动,一切苦痛,都成了过去式。一声苦笑,一声叹息之后,便了无声息。徒留巷口残阳,照耀着旧门旧户,镜头按部就班地流动,故事按部就班地叙述,并无花哨,连配音的二胡也拉的幽微低沉。但这一切组合叠加起来,却又是那么令人印象深刻,久久回味。
  两部电影,两种颜色。《霸王别姬》犹如歌舞伎眼角那抹浓烈张扬的血红,《活着》则如退休老干部制服上的藏蓝,一红一蓝,一烈一静,各自点染了华语电影的江山。不知不久的将来,会不会出现佳作,与之媲美?

    再说二张。—-《霸王别姬》中的一对师兄弟——或者说,恋人的扮演者,张国荣与张丰毅。张国荣在文艺青年中的人气自是不必细述,其作品,无论是商业片抑或是文艺片,都拥有着广泛的受众与知名度。热爱神鬼艳情的,便钟情于《倩女幽魂》;崇尚枪战热血的,就品评《英雄本色》;流连于文艺古卷中的,便倾倒于《霸王别姬》。众多作品,任君抉择。众多角色之中,程蝶衣虽不是最受大众喜爱的那一个,却无疑是最独特的那一个。
   他珠环翠绕,玉带锦衣的扮相之下,隐藏了一颗认真而又疯魔的心。他生于旧世,死于新时。他对于霸王疯魔般的爱成就了舞台上光华万千的虞姬,却也摧毁了舞台下千疮百孔的程蝶衣。最好的程蝶衣当属张国荣,最好的张国荣莫如程蝶衣。“从一而终”于他,是信条,也是谶语。
   张丰毅饰演的段小楼,无疑是一个清醒的世俗主义者,面对师弟隐晦却又炽烈的“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的表白,踌躇良久后,最终站在世俗的角度,给出了“可要活着也疯魔—-在这人世上,在这凡人堆里,咱可怎么活哟”的清醒回答。他未尝无意,却注定无情。而这段不为世俗所容的感情,最终也因他的退缩背叛与菊仙的介入,逐渐出现裂痕,最终走向了毁灭。尼采曾言:“与恶龙缠斗已久,自身亦成恶龙”坚持着“活着就是一切”的人生信念的段小楼不断与生活这条恶龙缠斗,最终自身也终向世俗妥协低头,在批斗中,在烈烈燃烧的火堆旁,脸上挂着浓重而又可笑的油彩,为保菊仙,无奈的用恶毒刺人的语言,声嘶力竭地批斗蝶衣,披头散发,戏服凌乱,昔日西楚霸王的风采全然不复。整部电影,段、程、菊三人构成了简单却又复杂的三角。并随着时代的跌宕而起起伏伏,最终决堤溃裂于文革之中。烈日下的那场批斗,直接导致了菊仙的死亡,也为多年后蝶衣的自刎埋下了引线。毫无疑问,那场批斗戏最富戏剧性与表演张力,却让我看得心头一阵荒芜悲凉,泪流满面。那么丑陋赤裸,却也那样真实逼人。
相比于《霸王别姬》的热烈,《活着》则更为平静。看《活着》,仿若听一位搬着马扎坐在自家巷口的和蔼老人,就着一口新鲜热乎的茶水,无波无澜地讲述着往事。虽苦,虽难,却也熬了过去。一切躁动,一切苦痛,都成了过去式。一声苦笑,一声叹息之后,便了无声息。徒留巷口残阳,照耀着旧门旧户,镜头按部就班地流动,故事按部就班地叙述,并无花哨,连配音的二胡也拉的幽微低沉。但这一切组合叠加起来,却又是那么令人印象深刻,久久回味。
  两部电影,两种颜色。《霸王别姬》犹如歌舞伎眼角那抹浓烈张扬的血红,《活着》则如退休老干部制服上的藏蓝,一红一蓝,一烈一静,各自点染了华语电影的江山。不知不久的将来,会不会出现佳作,与之媲美?

        托《红孩子》《闪闪的红星》这些抗日老字号的福,现在一看到“红”这个字就立刻想到又是抗日大戏,不过这回还真猜错了,电视剧《红色》虽然也抗日,却是一部十分与众不同的抗日剧。
        大约是为了让其显得不那么“非主流”,很多视频网站都贴心为其附上另一个名字“血色孤岛”,这样一来,倒令人想到一个杜撰的典故——把书名“秋瑾传”改为“鉴湖女侠”,销量立刻倍增。不过若是以此思路,该剧也许该一举改名为《孤岛智商帝》才更贴切。
        别笑,《红色》还真的就是讲了这么一个智商帝的故事:一个深藏不露的聪明人如何在已成孤岛的上海与日本人周旋,最后成功保全了一批抗日物资与一本写满组织名单的红色小册子……
        主流的抗日剧都在演什么其实大家都再熟悉不过,只要沾上“抗日”这个关键字,那么说白了几乎都在演一件事:xx如何英明神武地战胜了敌人。虽然总是大同小异,但抗日剧的流派还真是门类繁多。最著名的就是山下一个营的鬼子端着机关枪往上爬,男主一个人在战壕里只用一句“我和你们拼了”就能拿下一个山头并且拯救好战友的早期超现实主义风格。
        这种风格多半注重战争大场面,群众演员众多,后来发展出空手撕鬼子、飞镖战胜机关枪等魔幻主义分支,十分炫酷。而那些披着抗日皮让女主角搞变装派对与cosplay的感官主义,随着诸多恃靓行凶的女明星加入抗日剧大军而愈加壮大。此类还时不时与魔幻主义相结合,共同发展齐头并进。
        不过无论如何,这几年还是谍战剧明显占了上风,至少说明了一件事,智商至上主义还是大家喜闻乐见的新流派。英雄们终于开始用脑,这简直是抗日剧历史性的进步,至少需要扭上三天大秧歌才配得上我们观众心中的喜悦。

        其实什么片子都一样,主角是聪明人的大多不难看。想想编剧和导演要多有种才敢把主角设定为聪明人,多少老梗也因为这个设定就不得不废掉,什么谈恋爱谈到头发昏,一把小手枪干翻一个司令部这些都不行了。这么给自己制造困难也要上的精神,我们观众自然喜闻乐见。所以抗日阵营里,又一个自带海量IQ点卡的男主诞生了,那就是《红色》的男主角徐天。
        徐天记忆惊人、心思缜密,开场不到十分钟就有他在路上初次撞到女主角的戏份,女主手中飘下的一张字条闪过一瞬,他便迅速记住了字条上的内容。在抗日志士的据点,他一眼就根据在场人的衣着和细节推断出了他们的职业和能力以及任务的可行程度。日本人被杀的血迹和尸体,他查过后就推想得出嫌疑人。后来女主角在医院的报仇,他不动声色间就洞悉了作案手法……下班路上他就敢接下攥着人命运送药品出日军封锁线的大任务,虽然不情愿,但接下了就办得出,轰轰烈烈的事情到他那里也只剩下沉静如海,他身手不凡深藏不露,洞悉人情、熟知人心,任何阴谋都瞒不住他。
        徐天作为一个栖身在平凡弄堂里的天才,本事着实大得有些夸张,探案之余连生活技能都逆天,木工和厨艺都是满格。这样的人如同黑夜里的一道探照灯,拖拉机旁的一辆法拉利,薯条热狗旁边的一桌满汉全席,想不显眼也不行,想要低调也低不下去,按照这个思路发展,一不小心就变成了又一个旧上海的狄仁杰,抗日版的杰克苏,画风这么不写实的人物配上抗日背景搞不好就是超现实魔幻主义抗日剧的又一个新流派。
        不过还好,《红色》这部戏全然没走上这条路。前面就说了,这是部“非主流”的抗日剧,在这里这个词可不是贬义,就是这些“非主流”的小特质,男主角幸运地没有成为又一个抗日奇侠,反而异常鲜活可爱起来。
        一开场,徐天穿着旧长衫,一脸小心翼翼地提着一条鱼走在回家路上,典型居家“小”男人的形象,仿佛下一秒就要像当年蔡明小品里那个上海老公一样挽起袖子“做两个小菜刺一刺(吃一吃)”。而另一边,到处是日本兵,路人神色惶惶,这种时候、这个气氛,哪家的抗日英雄还有闲心回家做鱼?!如果男主长衫里没有捆着炸药包带着小手枪打算冲击鬼子大本营,如果他回到家没有从鱼肚子里挖出一份重要情报,别的男主一定没法轻易原谅他。

标签: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