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小人物的艰难与悲剧,中权术斗争的情节会影响中国人的国际形象吗

十月 21st, 2019  |  动漫动画

                   —————————————————————

你如果以这样的思想来看问题那么就真的太愚蠢了。

没看《我不是药神》之前,偶然见过一张图片,是患者举着牌子在瑞士代表公司前抗议,原以为主要是讲医患关系,看完之后才发现,它关注的是癌症患者,药价,法律与人情,个人良知,社会底层人民的生活…相比于电影拍摄技巧,社会层面的意义更突出。
看完之后,有几个印象比较深的点。
一是真实。中后半段,黄毛最后一次和勇哥提货,上完厕所看到警察来了,飞奔回去,可是到了之后,害怕的眼神在看到勇哥之后,又释然地笑了:“痛快了”,就是在这个瞬间,就像憋了一口气突然吐出一样,作出了自己的决定。就是这个瞬间,我想每个人都应该经历过,是那种决定一切豁出去的释然。
整部电影把癌症患者的生活用放大镜的方式展现在我们面前。所以我们看不到在上海这座大城市的繁华,感到的只有小人物活着的艰难。
二是电影场景的选择。杂乱街道里面的狭小拥挤的店铺;印度破旧又乱的市场;一幕中慢镜头出现过的印度佛像;医院;审讯室;卸货码头;屠宰场……这些都产生一种压抑感,像把人闷在密闭空间里透不过气的感觉。而电影最后勇哥进监狱的时候,是明媚的阳光,光明的道路,这种反差又削弱了最终善心败给法律的无奈感,也是让人眼泪决堤的时刻之一。
三,电影“特定情节发展”。国外有一个专门研究各种影视情节套路的网站,比如,A代表车祸,B代表转角擦身而过的爱人等等这类特别能刺激人类情感的发展情节。《我不是药神》里,黄毛开车冲出门口的围栏,转头一笑时,飞来货车。这个情节就是典型能引起人的泪点A,他的生命戛然而止。并且在这个事发生之前有很多铺垫,让悲剧性更强。假设,黄毛开车冲出去之后,没有车祸,那电影应该怎样继续?思前想后都不能找出更好的推动情节继续的方法,所以黄毛的死是必然的。
总而言之,看完整部电影的感受,不像看完炫酷特效之后的惊艳,不像看完悲伤爱情电影之后的悲叹惋惜,是一种很复杂的感觉,笑过,大哭过,留在心里的悲伤久久不能释怀。这样的好电影,真的真的很值得去电影院好好观看。

当我成为一个中国人真正的朋友时,他或她常常会和我十分亲近,而这种亲近在西方只存在于多年的老友之间。

于是在一个又一个的盗版网站倒下之后,有人就在全国最大的盗版游戏分享网站上发帖让大家支持这个网站,希望它能够运营下去,并且还进行了一些自发的众筹,希望通过经济上的援助来帮这个网站度过难关。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未名手札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当然了,中国有14亿个独一无二的个体,而他们只是被粗糙地贴上了“中国”的标签,所以上述现象无法涵盖所有中国人。我的结论只来源于我在上海、广州和波士顿结交的朋友们。无论他们是否具有代表性,我都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所以,一个西方人(特别是像我一样的北美人)可以从中国人那学到什么处世之道呢?

20世纪初,祖国大地上真的是可以遍地看到盗版,无论是音乐也好电影也好游戏也好,你都可以看到大量的盗版,他们便宜,他们高清,他们方便,他们随处可见。于是使用盗版已经变成了一种风气,如果你在那个时代没有去买盗版系统反而买了价格要比盗版系统贵100倍有余的正版系统你一定会被周围的人笑死。

恋爱作为人际关系之中的一个特殊等级,在中国与其说是一种“关系”,倒不如说是一种“结合”。理想的上海男友会为女友做饭、叠衣,还有理所当然地为一切东西埋单——这是我的美国室友乔听说的。他有一个名叫塞布丽娜的上海女友。要想在中国恋爱,连续不断地煲“微信粥”是标准,穿情侣装也不是什么怪事,甚至连“恋爱”这个概念本身就带有坚定走向婚姻的暗示。西方的那种“约吗”文化虽然广为流传,但是在像上海这样的地方,恐怕不管用了。

这就是《我不是药神》的盗版药价值观,印度的盗版药500块一瓶,瑞士的正版药将近4万。明明他们的作用是一样的,为什么价格会差了这么多,这不是黑了良心是什么?所以很多观影者认为,那个一直要查盗版药的警察局长非常不可理喻,他这是断了所有病人们的活路。

中国人对于行动的重视可以追溯到孔子。《论语·里仁》中的“君子欲讷于言敏于行”说的就是简和苏伟这样的人吧。

遵从规则,如果你用盗版的手段一再打击创新者的积极性那么最后的结果可能是毁灭性的。很有可能本来能在未来10年内研究出来艾滋病疫苗因为盗版太多药剂研究所经费不够导致这个疫苗晚出现了10年。

                            《关于人际关系,这些事得向中国人学》
  
文/ Sam Massie

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正版和盗版的区别的,应该是从买仙剑奇侠传三时开始的吧。

在中国,慷慨更像一种礼貌的反应,如同说“请”或“谢谢”一样平常。有时,人们会表现得很明显,例如聚餐时买单。但有时也很细微,比如当邻座的人弄脏衣物时及时递上餐巾纸,或者当同桌人想要一盘菜的时候及时给她夹菜。似乎每个人都在相互观察对方的不便之处,使自己及时帮上忙。

后来等到了初中,大概也就是高二左右。网络开始有了飞速的发展,在电信已经可以开1M的套餐,下载速度基本可以达到100K~200K。于是盗版游戏有了一个新的飞跃,那就是可以摆脱光盘的束缚,直接通过网络进行下载了。不得不承认,网络下载的数字版游戏质量明显好于当时已经降价到一张2块的游戏碟,因为数字版基本可以保证你下载下来的游戏能够从头到尾玩完不报错。

在不熟悉的社交场合上,我的中国同事们宁愿保持安静。这与美式的肆意张扬几乎是完全相反的。美国人似乎早就为这些社交场合安排好了套路:“最近过得好吗?”、“在忙什么呢?”、“周末想怎么过?”美国人一般是不在乎这些问题的答案的——抱歉,马克,没人想听你的自行车旅行的——但这些套路使人们聚在了一起,促进了人际关系。

因为那时的网络不够发达,所以电脑城里的盗版游戏光碟就成了那个年代我以及我周围这批幼年游戏爱好者的首选。一张5块三张10块,里面有很多的游戏,但是并不是每一个游戏都可以完美安装。有时一张盗版碟在街头买的质量可能并不如在街角的,我们对于这个游戏好不好的判断就仅仅只是这个游戏能不能完美运行能不能在打通之前不报错。

编者按:

再退一步说,即便这个药卖500还是有人吃不起,那么是不是你看到连500都吃不起的人是不是还要免费把这个药送给这些人呢?如果你不送他们哭着跟你说:“我只想活命我有什么错?”你又会怎么想呢?

美版《甄嬛传》近期登陆付费网站Netflix,西方人得以近观中国人的权谋文化:倾轧、斗争、猜忌、笼络等种种权谋手段。不少网友纷纷表示对中国人国际形象的担忧。

我们先来这么想,如果没有瑞士的正版药,会有印度的盗版药么,就算你每瓶50万,印度药厂可以给你搞得出治疗慢粒性白血病的药么?当然是搞不出的,人家的是仿制场,根本就不能研发。你让一个制作盗版光碟的厂去做一个正版游戏,你认为可能么?所以如果没有瑞士的药研厂,那么你即便再有钱,你的慢粒性白血病也是没救的,你一天的命都不可能续得上。

感悟

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后,这股盗版风气开始衰减,但它依然还是有着较大的市场,我印象最深的是,不仅是电子产品,就连服装,电器,餐饮品牌都开始出现了各式各样的盗版。兴许是因为中国加入了世贸组织很多盗版厂商了解到了一些以前可能从来没有了解过的品牌。

标签: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