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不仅仅是女权,国产恐怖片

十月 13th, 2019  |  动漫动画

毫不讳言,印度演员阿米尔·汗在大学到现在为止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面,都是我的精神导师。大学一年级后期,我在一个星期天的早晨看完了他主演的《3
idiots》,而在那之前,我已经快要被大学生活折磨的透不过气了。后来,我在面对一些困难或者比较难堪的事情的时候,总会心里默默说着“all
is
well”。虽然,我并没有像兰彻一样,因为兴趣并且专业就可以在毕业的时候拿到最佳,但是,我的确抛弃了很多原本就不该在意的东西,比如虚荣,比如浮躁,然后在一种以自我为主的学习生涯中渡过了那段峥嵘岁月。阿米尔·汗电影都很好懂,没有什么需要我们去绞尽脑汁去领会并且去解读的,他历来以非爱情之爱、勇敢的真情与快速流动但是又出人意料的情节取胜。
后来,又看了他主演的《地球上的星星》,讲述一位临时代课老师尼克与一位患有阅读障碍症的少年伊夏之间的故事,还有他演的《我滴个神啊》中的P.K,这些角色每一次都会给人一记耳光,或者一个闷棍,尤其是像我这样常年接受填鸭式教育的人。今晚,在松花江畔的夜色中又拜观了《摔跤吧,爸爸》这部佳作。是的,依然是一部佳作,依然没有让我失望。尼克教会我们如何因材施教,兰彻教会了我们要走出思维固式,P·K除了对以神之名义的神统进行了大胆质疑,从另一个角度来说P.Ks是印度版胡真实小王子,而这部《摔跤吧,爸爸》则延续了一贯的阿米尔·汗的传统,演绎深沉的爱,解剖社会现实。
也谈女权:
《摔跤吧!爸爸》这几天正在国内热映,在各大网站评分很高,也可以说是好评如潮,最近也浏览了一些豆瓣、知乎的评论,有些评论还是非常客观并且很有道理的,有些则有点胡搅蛮缠了。“女权”是被大家提到次数最多的几个词语之一。但是在大部分人的口中,仿佛这就像是一个轻浮的词语,被轻浮的说起,然后又被轻浮的忘记。我讨厌透顶那种过分的轻浮的文章,哼哼哈哈在唱歌一样,不过没唱什么好歌,哼哈式的营销欺骗而已,毫无底线的娱乐读者造成的结果就是毁灭自己。的确,女权是解读这部电影的一个角度,但只是其中一个角度而已,至少,我认为,女权也不应该成为这部电影的第一个标签。
1791年,奥伦比·德·古日在《女权宣言》中喊道:“妇女生来就是自由人,和男人有平等的权利。”这可以说是女性主义的开端。上个世纪初,作家弗吉尼亚·伍尔芙注意到在主流话语中缺乏妇女的声音,“大部分文学作品中的女性其实都只是说着男性作家要她们说的话,做着男性作家要她们做的事”。波伏娃在1949年提出“人造女性”(即女性是人为建构的)的著名论点,无疑,这个观点将伍尔夫在文学中注意到的一个事实现实化了。伍尔芙的发现几乎是世界文学的共性,因为在历史的某一刻开始,女性作为男性的辅助与男性一起生活在这个复杂世界的复杂社会关系之中并且这种角色长期的稳固下来。
我们能够从上述三位著名的女性(也是女性主义的先行者)的观点中总结出“女权主义”要求改变的最基本的几个事实:1、男女平等,共享一切权利;2、女性决定权在女性“自我主体”,不是男性的傀儡;3、传统的“父权话语体系”得到纠正。上述这几点都是非常必须也非常必要的,这也是真正的文明社会的标志,尤其是第一点和第二点。至于第三点中的“父权”,这里是值得我们讨论的,因为父权不光是女权的父权,而且是男权的父权,男权与女权是性别之争,而父权则是控制与权威,所以应当加以区别。我们重新回过头来去讨论电影《摔跤吧!爸爸》的时候,里面的主题可能更涉及到一个表面的“父权英雄主义”,以及印度“下层社会”对于女性的普遍歧视(非本部电影的主题)。
为什么呢?因为上述著名女权主义者在提出问题的时候也给出了问题的答案,”提议女性自尊自省自爱自觉自理自治,要求男性辅助女性摆脱蒙昧和压制,走向等位同格”,那就是女权主义的成功取决于“女性自我的觉醒”,男性是一种辅助的角色(女性主体),最终走向一种和谐共荣的性别关系。所以大部分人(尤其是女性)提起女性主义就是对男性的批判,这是不对的。电影中的确出现几个情节,从侧面反映出印度“下层社会”女性地位的问题,一个是吉塔和巴比塔一同去参加好朋友婚礼时新娘与他们的对话,新年羡慕吉塔她们的爸爸从小就为孩子的未来考虑,而她则要在十几岁就要开始相夫教子,一辈子围着家庭转。还有就是她们去参加比赛因为是女性而被拒绝的时候。
为什么是“下层社会”呢?这和印度社会的现状有关系,事实上,印度不光是一个多神国家,还是一个联邦制国家,这些都让印度很难去解决很多的传统问题。政府一方面需要去倡导男女平等,提倡女性权利,但是各邦可能都各有自己的传统,尤其是贫困地区,更难得到改善。所以要解决类似的很多问题,都必须先要从逐步改变下层人民的观念开始,比如对于女性权利的认可。所以,一方面,我们经常听到印度社会妇女权利遭到践踏的各种负面新闻,而一方面我们也能看到批判这种现象的大尺度的影视作品。前面提到一个“父权英雄主义”,有网友评论说这部电影依然是一部以爸爸马哈维亚·辛格·珀尕的强权为基点的电影,主要在于父亲的成功,而不在于孩子的成功,所以这部电影是一部一贯的印度式的英雄主义颂歌作品。
这位网友的看法很有道理,但也有失偏颇。电影中的确有一位专制的爸爸,并且这位爸爸的确把自己的梦想寄托在女儿们的身上,但是,作品中人物的成功并不是这位爸爸专制的成功,而是父女三人彼此信任的成功。女儿的成功的确是这位爸爸的成功,但是更是女儿的成功,就像电影里说的,“爸爸不会永远陪在你身边”。爸爸对吉塔和巴比塔并没有进行填鸭式的灌输,而是实践与实战,所以姐妹两人才一路拿下全国总冠军。再者,吉塔和巴比塔也是经过反抗之后才理解爸爸的苦心的,婚礼事件发生之后姐妹俩都很自责,再到后来姐姐吉塔进入体育学院之后对于爸爸的质疑以及当众打败爸爸,但是后来在一次次的失败之后又回归最了解自己的爸爸的事实都证明,这是一条父亲和女儿们共同选择的道路,而并非是一种印度式家长的强权。
也谈教育:
《摔跤吧,爸爸》的主题不是女权问题,而是教育的问题。不是学校的教育,也不是社会的教育,而是一个家长在某种特定条件之下如何才能够给孩子最好的教育的问题。我一直都觉得,一个家庭,无论是怎样的家庭,如果是真的爱孩子,真的为了孩子的未来着想,那只要交给孩子三种力量就足够了:第一、判断力;第二、毅力;第三、自信力。当然,教育不仅仅是一个家庭的问题,或者是家长的问题,也是一个国家一个社会能够健康发展的基本动力,所以国家政策以及社会风气对于青年的教育也好是极为重要的。但是国家和社会层面的问题单个普通人是无法解决的,这个时候,父母和家庭必然要扮演一种特殊的角色。
《摔跤吧,爸爸》其实真正是一部励志电影,也是一部家庭教育的佳作。爸爸马哈维亚·辛格·珀尕是一个优秀的摔跤手,但是由于贫穷的原因,却只能放弃世界冠军的梦想,有人说,这个爸爸把自己的意志强行加在了两个女儿的身上。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的,首先,这个爸爸在女儿受到欺负之后的反抗中看到了女儿们可以做摔跤手的潜质;其次,他在妻子质疑的时候,和妻子商量说让妻子给自己一年的时间,如果不合适的话他就会放弃这种培养;最后,在经历种种历练之后,两个孩子的表现的事实也证明这种选择是正确的。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爸爸哈维亚·辛格·珀尕并没有强迫自己的孩子作出决定,只是给了他们尝试的机会,而真正的决定是孩子们自己做出的。
也就是我前面提到的这个问题,就是爸爸首先教会了孩子判断力,然后通过这种“父权”的辅助让两个女孩子得到了“女权的觉醒”(结合上部分)。的确,在影片的前面,爸爸为两个女孩子强行做了很多,比如强制锻炼、节制饮食、剪发等等,两个孩子也的确不喜欢这种生活方式,所以她们通过种种的雕虫小技去进行反抗。无论如何,我们首先要知道一个事实,就是小孩子是没有完善的判断力的,现在的很多家长都受到某些鸡汤教育理念的误导,觉得应该让孩子自己决定,自己选择。其实,婴儿必然是爱甜厌苦,小孩子也必然是择易舍难,而并不会去谋划一个什么样的生活。所以,摔跤只是一个突破口,爸爸通过这个突破口教会了女儿如何对选择进行判断。
关于毅力的问题,当然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我们都听过那个猴子挖井的故事,这里铲两下,那里挖两下,肯定是永远也挖不倒水的。所以,既然具备了判断力,那接下来就是一个长期坚持的问题了,毅力在这里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在学校和社会教育缺失的电影环境里,毅力是考验爸爸和两个女儿的共同的问题,甚至主要是爸爸的问题。因为我们都知道,所有动物界的幼儿都是以长辈为榜样的,所以爸爸的专业坚持也是很重要的。电影中,吉塔和巴比塔每天五点就开始训练,而她们的爸爸都一直陪伴着她们,爸爸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姐妹两个,直到她们一路走上世界冠军的赛场,她们都不曾放弃过。
第三个问题就是自信力的问题。有的评论说,吉塔和巴比塔最后走向了世俗的成功。其实我不是很理解,什么叫所谓的“世俗的成功”?可能带着些嘲讽的味道。然而,成功就是成功,不是吗?尤其是世界级的成功,那不是投机取巧就能够得来的。爸爸还教会了两个孩子自信。当然,这些自信可不是盲目的,而是有着雄厚基础的自信,是之前判断力和毅力支撑起来的自信。唯有这样的自信是不会被打到的。《摔跤吧,爸爸》中的爸爸本身就是专业的摔跤手,甚至比体育学院的教授还要专业,学校的教授更注重技巧,但是这位爸爸知道,在真正的赛场上,需要的是随机应变,是自己做出判断,是自信,最后是吉塔在自己的自信与随机应变之下打败了她强大的对手,而不是教练,也不是爸爸。
虽然,上面讨论的几个问题,在这样的解读下显得有些过于单调,而且这样的判断可以说是现在都比较流行。但是
,我们要时刻记得,这部电影的社会环境是印度,是印度下面一个联邦的贫困的乡村。在这个乡村里,有个连专业训练垫子都买不起的贫困的爸爸和两个在女性普遍地位地下的环境中成长的女孩子。是这个爸爸辅助自己的两个孩子冲破了世俗的限制,走向了世界的巅峰,这样讲了,的确,这部电影又是一部女权的电影,难道不是吗?这不是前面女性主义理论解决之道的最好的例证吗?我们谈教育,总觉得会冲散了这部影片弥漫的默默温情,毕竟,怎么想来,教育都是一个冷冰冰的词语。当爸爸在学校委员会的办公室里声泪俱下为自己的女儿们求情的时候,当孩子们在遇到挫折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爸爸的时候,我们也险些泪目。
所以,是爱。这部电影还是在讲述人间的真理,爱。我们很少看到阿米尔·汗主演的电影里面以爱情为主题的,往往都是非爱情之爱。《地球上的星星》讲述师生之爱,《三傻》讲友谊之爱,《摔跤吧!爸爸》讲爸爸的爱,《我滴个神啊》讲真理之爱,可能《芭萨提的颜色》讲的是爱国。阿米尔·汗通过他的电影充当了教育大师,他把当前印度问题的解决之道全部融入到教育之中去了:《地球上的星星》讲的是老师应该如何教育孩子;《摔跤吧!爸爸》讲的是家庭应该如何教育孩子;《三傻》讲的是大学应该如何教育孩子以及成年学生如何自我教育。
最后,我很想谈谈阿米尔·汗的爱国,真正的爱国,就是去剖析国家存在的问题,并且试图去解决这些问题,阿米尔·汗的每一部电影都或多或少有一些这样的情节在里面。哪怕有的时候他会对这个国家说一些负面甚至是诋毁的言辞,但是这更是他爱国的体现,当然,我们国家要爱国,还是多看抗战剧。在《摔跤吧,爸爸》这部电影中也是,这个爸爸又一次攻击了国家的体育系统,也对体育学院的教育模式进行了质疑。这是爸爸爱国的表现,因为他希望这个国家强大。还有就是他的女儿为这个国家赢得金牌的时候,领奖台上奏响印度国歌的时候,我们也能够强烈的感受到这部影片表达的爱国主义色彩。这点也是值得肯定的。

      说到恐怖片,很多人首先会想到飘来飘去的白衣女子,面部被涂成夸张地黑白两色,在最出其不意地时候出现在人们的脑袋顶上。观众往往看到会惊声大叫,坐在凳子上头皮发麻,直冒冷汗。这些恐怖元素的组合,虽然看上去很简单,实际上如果要吸引观众,也要有着极巧妙地安排,一旦它们在银幕上出现的时间发生错误,恐怖元素往往就会不腔而走,变成不伦不类地搞笑片。国产恐怖片一直在国内院线占有很大市场,几乎每一次我去电影院,都会有国产恐怖片在档。本来,这些小成本恐怖片会成为与进口大片抗衡的中国力量,但它们其票房之冷淡,口碑之差让人不经望而却步。纵观某些大型地电影网站,评分低于十分制的5分的,国产恐怖片占据了半壁江山。诚然,在烂片辈出的年代,单一指责一些影片或导演都没有意义。我们更需要地是反思地是为什么中国导演会把一场原本触动神经地冒险盛宴搞成了平淡无奇地搞笑表演?
        james
wan是著名华裔导演,很多人认为其处女作《saw》是密室电影中经典的经典(尽管之后各路人所拍摄的续集成为了恶心观众的低级趣味)。对于这么一位喜欢血浆的导演,拍的恐怖片自然也会引起大家的大讨论。他最负盛名地三部恐怖片《dead
sliense》,《insidious》和《the
conjuring》都堪称是好莱坞类型片的典范。当然也有不乏批评它们老套,缺乏创意的声音(比如我本人就非常不喜欢《insidious》)。james
wan的影片每次仍然都能以不错的票房和口碑给自己,观众和制片方带来三盈。
       分析james
wan所有的电影,都能用一个字概括:类型。好莱坞自诞生的那一天起,这个词语就一直在创造奇迹。纵使在经济最不景气的时候,还有有人愿意走进电影院娱乐。优秀的恐怖片,是否能够字正腔圆地讲述一个完整地,有头有尾的故事,满足观众对结局的猎奇心理十分重要。像中国恐怖片就很难做到,我在碟片店一直听买碟的人说。他们觉得中国的片没劲,看了开头就猜到结尾,所谓的“恐怖片”,其恐怖元素只不过是一些吓人的道具,影片制作粗制滥造,毫无剧情可言。我记得自己看过一个国产恐怖片,里面所有的置景道具几乎都是从宜家采购,演员一边表演,脸部化妆用的粉就往下掉,恶劣程度可见一斑。我相信这样的片子不仅坑过我一个人,也让无数愿意掏钱买票的观众上当。近来外国的恐怖片也呈现疲软态势,前几年欧美几乎都在矮个里面找将军,反而是韩日有些恐怖片还能让人觉得惊喜。终于,james
wan带领着自己的《the
conjuring》抢占市场。使得观众再一次对恐怖片提起兴趣。
      《the
conjuring》的故事几乎和《insidious》一模一样,一个美满的家庭住进了一个恐怖的鬼宅,家里人其乐融融,却对身边的危险一无所知,直到某些灵异的情况发生,家人才反应过来这种超现实的现象,然后是同样地鬼附身(从孩子或者女人开始,据相关人士解释这是因为男性的阳气比较足),孩子们变得愈加怪异,最后家人迫不得已请来了招魂师,在一番精心地肉搏之后,帮助主人解决了困难。这些情节似乎很老套,但也正是导演们富有创意地运用,使得我们在看片的时候心脏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这足以证明了好的恐怖片,不是拿几块白布,在人物脸上涂点粉,脚下装块滑板就能解决问题的。观众不会被道具吓到,不会被置景吓到,它们只会被自己吓到。如果观众想看血腥,暴力,黄色,他们随便找个重口a片就能结局问题,为什么会花如此多钱去购买恐怖片的电影票?所以面对高智商的观众,导演就必须绞尽脑汁,考虑怎么让他们沉浸进去,而不是一味地停留于视觉刺激。观众真正想感受的,是恐怖的气氛,支撑恐怖的,是剧情上得完整。
         《the
conjuring》无论是在技术上,节奏把握上,情节合理性上,都比《insidious》成熟很多,其中高级别墅被换成了古宅,故事发生的年代变更成为充满幻想的70年代,这种高端洋气的古典更能让人发挥想象空间,结局不用反转也很让人满意。当然,好的剧本可以创造好的电影,库布里克说:如果我写小说,我可能不会考虑情节的曲折性,但是如果我想拍电影,没有一个好故事是绝对不行得。像《the
conjuring》这样的商业电影在这几年的电影市场是趋之若鹜,如果中国大导们能够找到市场规律,熟识年轻观众的心里,一定能够使得人们重新去关注国产的恐怖片。

咋地倒霉的都是女人捏?从“女巫”Bathsheba开始一直到主角一家,真是一个女人何苦为难女人的恐怖故事啊。

图片 1

打四个星星,因为真的很吓人。但是讲到内容,我个人不得不抱怨一下:不好,这不女权。🙅🏻

转自个人微信公众号:baishanyouyu

以下全都是一家之言: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白山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不知道Annabel鬼娃安娜的故事和一家人的倒霉遭遇是有什么关联,在这部戏里这俩故事似乎是分开的。那就分开来看吧。鬼娃安娜(真洋气)长得可吓人了,这是剧组特地设计的,本身那个娃娃其实特别丑萌,眼睛鼻子都乱画的一样(怕吓着人,不放图片了)人们似乎对人形偶总有恐惧,如同人们对机器人的恐惧吧。因为它们看起来和我们太像了,可是它们却和我们不一样。而且安娜这种“被附身”的玩偶还具有行为不可预料的特性、并且还作出类似小孩恶作剧一样的有潜在危险的行为,这他吗就很吓人了,因为姐姐哥哥们不知道怎么跟你聊天,我他妈好好伺候你你还想害我……这个剧情是很能吓着人的。

而倒霉一家人捡了便宜房子不料每晚闹鬼、所幸驱魔师夫妇发扬雷锋精神伸出援手,最终大家Happy
Ending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实现了生命的大和谐(雾)。在我非常个人的观点看来,这其实就是一个当代的Witch
hunting
story,满满地天主教/基督教propaganda。结尾还说上帝撒旦天堂地狱都存在,童话故事也都是真的——你这样讲话不怕被寄炸弹吗?把玉皇大帝放在哪个位置了?地府的人小鬼看到也会很委屈的(哭)。

标签: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