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Kubrick哪里理解错了,廉政行动2016

十月 6th, 2019  |  动漫动画

廉署要管的事情还挺多

第一集涉及两个案件,一大一小,大案是益民邨民贿选案,小案是驾照考试贿赂考官案件。先说小案,就是参加驾照考试的考生为求路试能通过送给教官夹着贿款的心意卡。这是一件很小的事情,想不到廉政公署也管。《廉政行动2014》也涉及了很多这样的“小事情”:小巴司机收受贿赂允许有人免费坐小巴、超市女职员在奶粉紧缺的时候私下扣起超市的奶粉存货,高价卖给水货走私集团(这两个故事都在《廉政行动2014第一集明日》中)。

上廉政公署的网站找原因,看了一下廉署的法定权力:

貪污授受相悅,是一種非常隱蔽的罪行,要進行調查並在法院內把犯案者定罪是非常困難的事。因此,廉署獲以下三條法例賦予廣泛調查權力,以打擊貪污。它們分別是《廉政公署條例》、《防止賄賂條例》及《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

也就是说:廉署执法主要是依照这三部法律:《廉政公署条例》、《防止贿赂条例》、《选举(舞弊及非法行为)条例》。我们来看看《防止贿赂条例》:

防止賄賂條例
詳列為防止公務員、公共機構及私營機構僱員涉及賄賂和貪污罪行的相關法律條文:
授予廉政公署調查權力,以查證企圖利用迂迴手法掩飾的財務交易和揭露貪污份子所隱藏的資產。權力包括:
查閱銀行帳目。 扣留及審查商務和私人文件。
要求受疑人提供其資產、收入及支出的詳細資料。
賦予廉政公署扣留旅行證件和限制處置財產的權力,防止貪污分子試圖逃離香港、或設法清洗黑錢以避免法庭充公其以不正當手段歛得的財產。
授予廉政公署把調查資料保密的權力。

也就说,公共机构和私营机构雇员涉及贪污和贿赂的罪行廉署都管,看来廉署要管的事情还挺多。

图片 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苏幕遮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益民邨民贿选案

这一集涉及的大案——益民邨民贿选案改编自蒋世昌、李跃辉在2009年沙田区议会大围选区补选贿选案(案件编号:DCCC47/2010)。

郑丹瑞扮演的吴医生为赢得区议员的补选,花费上百万元从参选前三个月开展一系列拉票行动:周末请社区居民吃豪华晚宴,租用社区礼堂免费为社区居民开办健康讲座和提供免费的身体检查、打疫苗,在投票日当日免费开展社区居民一日游活动,游玩结束后再把居民拉去投票站投票。

这些活动都办得很取巧。在上述活动中吴医生和他的助选图从来没有提及他参选的事,也没有叫人支持他或者给他投票。在所有的活动场地中,从没有见过任何与区议员选举的海报、宣传单张等材料,造成一种没有直接拉票而是服务社区居民的假象。虽然这些活动没有为他的选举进行宣传,但是实际上已经达到宣传的效果。同时,吴医生的助选团通过各种宣传方式来暗示吴医生是一号候选人这个信息,试图在潜移默化中给选民极强的心理暗示,影响选民的投票选择。由于这些活动有极强的宣传倾向性,所以这些都是竞选活动。

上文说过廉署由以下三部法律获得广泛的调查权力,以打击贪污:《廉政公署条例》、《防止贿赂条例》、《选举(舞弊及非法行为)条例》。在廉署官网上法定权力介绍的页面,关于《选举(舞弊及非法行为)条例》的介绍如下:

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
確保公共選舉得以公平、公開和誠實地進行,防止舞弊及非法行為的出現。
適用於行政長官、立法會、選舉委員會界別分組、區議會、鄉議局議員、鄉事委員會主席、副主席、執行委員會委員及村代表選舉。

这个案件属于区议会议员选举范畴,也归廉署管。

剧中首席调查主任Madam关提到吴医生的花费上百万元的选举活动已经超过补选经费的上限四万八千元。

我专门上了香港律政司的官网查看了《选举(舞弊及非法行为)条例》:

图片 2

554C章第三条 选举开支最高限额

法例显示,2007年-2011年,区议员选举的选举开支最高限额为48000港币。

图片 3

554C章第三条 选举开支最高限额

而2015年12月31日以后,则为63100港币。

由于本案是改编自2009年的现实案件,所以Madam关说补选经费的上限为四万八千元。吴医生花费上百万元进行选举宣传活动已经违法了。我们来看看剧中法官的判词:

吴达初提供免费或者廉价的饮食、一日游、流感注射、健康书籍等行为,都是希望选民在补选投票的时候支持他。根据合作社成立的时间、职员的行为,所举办的活动及宣传等事项而推断成立合作社的目的是要协助吴达初参选。民主是社会重要的基石,维持选举公平、廉洁及公信力是十分重要的。现在判吴达初……(备注:合作社就是吴达初举行他拉票买票活动的机构)

剧中,吴医生的参选团成员的拉票词很“精彩”,说服别人的效果很自然,故多费些笔墨记录一下。

背景:投票日当日吴达初投资的合作社免费开展社区居民一日游活动,游玩结束后把居民拉去投票站投票。在去往投票站的路上,合作社社长进行拉票:(把粤语表述转为普通话表述,台词略有修改)

合作社社长:大家今天玩得开心吗? 众人回答:开心
合作社社长:刚才的海鲜餐棒不棒? 众人回答:棒
合作社社长:我很想问大家一个问题,在座各位有谁已经登记为选民的?请举手!
众人举手
合作社社长:很多人啊!大家记得今天是我们补选区议员的投票日吗?
众人回答:记得
合作社社长:我很想大家尽公民责任,在活动结束后,记得投了票再回家。为了方便大家投票,一会儿我们的旅游大巴会在投票站停车,大家下车就可以投票了。
何伯:你不会是让我们投票给1号吧(也就是吴医生)?
合作社社长:何伯,我不是吴医生的助选团,我不会帮吴医生拉票的。我跟大家一样,也是一名选民。不过如果你问我投给谁,我会说我一定投票给吴医生。为什么呢?因为我加入了居民合作社工作了以后,我是亲眼看到吴医生尽心尽力服务本区,我对他很有信心。以上是我的个人选择,我相信大家如此精明,一定可以选出一个有热诚、有爱心、有能力的人服务本区。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知猫讲座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Salon去年的文章,尝试翻译了一下,能力有限,错漏难免,见谅。观点不代表本人观点。
原文在此

大家都知道斯蒂芬・金(Stephen King)并不喜欢斯坦利・库布里克(Stanley
Kubrick)对他1977年小说《闪灵》的改编,而如今随着其续作—《Doctor
Sleep》的出版,他也就再一次被问到其中原因。
在最近一次BBC的访谈中被问到这部电影时,King回答道:“我觉得它非常冷漠,那种感觉就像,来让我们看看电影里这些人物,他们如同蚁冢里的蚂蚁一样,啊这些小昆虫,瞧他们正在做的这些有趣事情。”对Kubrick电影版的Wendy
Torrance,King更是不客气:“她是在银幕上最令人厌恶的女人之一,基本上就在那里尖叫,做蠢事。她根本不是我所写的那个Wendy。”
Kubrick自己,特别是电影版“闪灵”,是某种痴迷而又难以名状崇拜之发源地。虔诚信徒们如同念咒一样,一次又一次使用诸如“天才”,“杰作”和“伟大的”等字眼,仿佛这些词本身就组成了论据而非论点。这些人局限于“伟大”这一概念,矢志不渝地维护他们偶像。King的访谈片段一发布,一篇傲慢而薄弱的反驳文章就出现在了英国杂志“New
Statesman”的网站上,名为《Stephen
King仍然不愿意接受Kubrick的天赋》。这篇由Mark
Hodge所写文章的标题基本已概括了他全部论点,而且他还写道:“(库布里克的)电影在流行文化里已经取代了这本书,这一稀有成就可能是让King最不爽的事。”
其实这种King把Kubrick当作对手并怨恨他的臆测,更多反映了某些人的一厢情愿,而并非King自己的想法。因为几乎没有其他畅销书作家的公众形象比King更加谦逊而且不装腔作势。Kubrick的拥趸们还热衷于把那部1997年评价糟糕的《闪灵》迷你剧拿出来取笑,把它视为妄图超越大师的失败尝试。但更普遍的看法是,King拍摄迷你剧的动力与其说是出于竞争,倒不如说来自于他保护自己角色的本能,这些角色显然对他有着很重要意义,因此Kubrick对待角色的超然态度使他寝食难安。King想要用自己的方式来多方面正确表现小说中的人物,因为他自己曾说过,Jack
Torrance,这个在电影里由Jack
Nicholson扮演的精神错乱而又抱负满满的作家,是他创作生涯里最具自传性质的角色。
你不必非得讨厌Kubrick的《闪灵》来理解King的观点。这两个人代表了两种截然相反地创造叙事艺术方法。一个是唯美主义者而另一个是人文主者。Kubrick以追求完美著称,是个一丝不苟的设计师;而King则只是写作技艺纯熟,他的小说可能会有种无组织的松散结构。其小说的重要主题是关于普通人(特别是工薪阶层或类似的普通人)之潜能,无论这潜能是想要成为恶棍还是英雄。尽管在他小说中总是有着与超自然敌人的战斗,但最好部分还是主角的挣扎以及与自己的斗争。《Doctor
Sleep》里,对通灵男孩Danny
Torrance来说,远离酒精,保持清醒与挑战小说中的Big Bad同样勇敢。
King一直都认为Jack
Nicholson在电影开头看起来“过于疯狂”。所有那些成就Nicholson标志性表演的东西,他那咧开嘴笑,装模作样,躁狂的邋遢形象,都破坏了King的意图。King本意在于让读者相信Jack
Torrance并不特殊,完全可以是读者自己,虽然我们都喜欢Jack
Nicholson,但他真的并不是一般人。在小说里,遥望酒店使Jack
Torrance发狂的诱因根植于这个无能失败作家无法实现的对取得非凡成就之渴望,并且这渴望比生命更重。但我们无法想象除了他自己,Jack
Nicholson还会想要成为任何其他人。在电影里,Jack的癫狂成了某个专横的作者型导演,坚信自己非常重要,愤怒地跑来跑去,寻找并消灭那几个碍事的,干扰他视线/远景的人。当然King和Kubrick两个如此不同的人都能够在这个角色里看到他们自己,恰恰说明了他是多么了不起的创造。
虽然Kubric版电影里的一切,特别是Nicholson压抑的精神情感,都在急切地推动着Jack积压之怒气的惊人爆发,但在King小说里,Jack的崩溃却是一出悲剧。电影和小说有个关键的不同,即酒精在里面所起的作用。在电影里,酒的出现可以说是偶然的;在小说里,酒却是那把解开怪物束缚的钥匙,这潜伏在凡人体内的野兽被释放后,首个猎物就是凡人自身。King小说最突出的特点就是描写角色如何应对这些怪物,不管这些怪物是源于外在还是内在。这正是King对Kubrick把Wendy变成一个喋喋不休受害者感到厌恶的主要原因;在他小说里,Wendy可是选择了成为一个英雄的。
King从本质上来说是一个歌颂道德观念的小说家。他书里角色的每一个选择,无论是面对一群吸血鬼或丢掉10年的清醒状态,对他来说都非常重要。但在电影里,这些角色却没有选择,他们很大程度上都被超出他们控制范围的某种力量所掌控。电影版”闪灵”只是恰好情节里面出现了家庭暴力;而小说则是想表达家庭暴力是某些男性主动做的选择这一观点,即当这些男性困于某种妄想的防卫机制(delusional,
defensive
entitlement,心理学术语,不太清楚怎么翻译较好)中时,他们选择了家庭暴力。在King看来,Kubrick把他书中角色当作“昆虫”对待,是因为Kubrick真的不认为他们有能力控制自己的命运。这些角色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从属于某种高高在上之不可抗力,这正是Kubrick已高度成形的美学观点:他们都是这种不可抗力的囚徒。在小说里,怪物是Jack,在电影里,怪物则是Kubrick。
King告诉BBC,他只见过Kubrick一次,是在闪灵拍摄期间,并且觉得这个导演非常有“强迫性”。虽然没明说,他的反感还是可以明显察觉到。在King眼中,Kubrick不仅理解错了小说,这个导演本身也体现了他小说所极力反对的那种病态,表现为他专横跋扈的行为方式,我是一个天才的姿态和追求完美无暇的电影哲学。当然,不像Jack
Torrance,Kubrick不仅才华横溢而且非常有天赋,电影版闪灵在我看来也是一部非常好的电影。但我怀疑,即使King接受了Kubrick的才华和天赋(虽然我知道他确实如此),也难以弥补他认为这部电影在人道主义上的缺陷。人性对他来说是最重要的,所有那些狂热粉丝的恫吓都不会让他对此改变看法。Kubrick可能是个伟大的天才,King宁愿成为一个更伟大的人类。

廉政公署的薪酬

我找到一张2010年或以前的薪酬图:

图片 4

中国警察网,帖子”香港廉政公署薪酬表“,发帖时间为2010-07-25

在廉署的官网上,我找到了现在的薪酬图:

图片 5

廉政公署官方网站,截图日期为2016-05-01

廉政公署分为三大架构:执行处、防止贪污处、社区关系处。

根据廉政公署官网的介绍:

執行處是廉政公署最大的部門,由執行處首長領導,轄下設有兩個主要部門,分別負責調查公營及私營機構的貪污及相關罪行。執行處首長同時兼任副廉政專員,並直接向廉政專員負責。

通俗点说,执行处就是查案的,剧中廉署的主要角色都是执行处的成员。我根据现在的廉署薪酬表制作出第一集中主要人物的薪酬图:

图片 6

我做的图

图片 7

我做的图

图片 8

我做的图

图片 9

我做的图

图片 10

我做的图

图片 11

备注

1.廉政行动2016-维基百科

2.廉政行动2016-角色大讲解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行七分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12

《廉政行动2016》(ICAC Investigators
2016)首次以连续剧模式制作(以往是以单元剧模式制作)。

很多时候,父母的期待与信任真的很不讲道理,在我们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能做到的时候,他们的信心就来了。既像动力,又像压力。
以前看到过一句关于梦想的话:要么去实现它,要么让它永远作为一个梦。那么对于期待,则往往是:要么让期待的人为你骄傲,要么你会为此愧疚。
在梦想面前感到无能为力,实在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而对于背负一生的愧疚却无可挽回的痛苦,则更加漫长。

之前在微博上看到香港廉政公署宣传片《廉政行动2016》就快要上映了,一直对hk廉政公署感兴趣的十分期待这套电视剧;加上该剧中有大批曾参演《爱·回家》的演员,作为《爱·回家》的资深粉丝就更加想看了。清明假期看了《廉政行动2014》,觉得挺不错的,所以决定追看《廉政行动2016》。

目前我看到的所有关于《摔跤吧!爸爸》(《Dangal》)这部电影的相关推送与影评,要么在说主演阿米尔汗多么敬业,为了演戏先吃成大胖子再瘦成肌肉帅哥,要么打着“女权”这个大大的标签,高调地搬出《真相访谈》。
先说一堆印度针对女性的社会问题:杀女婴、儿童性侵、童婚、家庭暴力等等。最后把这部女主角从一名乡下小妞成长为世界冠军的影片扯上“女权”的名头,可谓瞒天过海。
这一套宣传手段行云流水,观众很容易被误导。

[img=4:C](360百科) [/img]
我并非想全盘否认这部片子,阿米尔汗作为我个人很喜欢的一名演员,他对印度社会做出的贡献让我感到敬佩。《摔跤吧!爸爸》在制作各方面都很有诚意,可算作一部质量上乘的励志片。

标签: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