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灼心说法,是为性感

九月 30th, 2019  |  动漫动画

飞信传情的故事并不少见,信只是桥梁,将两个毫不相干的人生串联在一起。我们最想看的,是两人历尽千辛的相遇。而在《查令十字街84号》中,两人不得相遇,制造了最浪漫的遗憾,却让笔者觉得,这也许才是传信人最好的结局,一切都停留在通过文字和笔迹对对方美好的想象中。
本片通过一对主角,讲述了两个故事。一本查令十字街小说成为串起主角人生的线。姣爷和大牛就如同小说中的主人公一样,因为一本书,阴差阳错的建立起了通信链接。仿佛他俩就是书中的主角,要体验一遍小说般的人生。然而“现实”却又不同于小说情节,姣爷与大牛的生活却波折不断。完全可以用否极泰来和乐极生悲来分别形容二人。
对于这种靠往来信件推动情节的电影,如何表现书信内容,却成为电影成败关键。不二情书为了表现两人的书信交流,采用了全息影像的方式,飞鸽传书变成当面对谈,这样就完全打破了地域限制,与一般交流无异,却又因为是文字交流而非语言,还可以保留一些文绉绉的对白。毕竟有几个人会在面对面的交谈中满口鸡汤与哲理,但写在笔下却可以尽情挥洒。同时,从剧情中我们可以了解到,两人都因为文字而对对方的身份产生了各自的猜想,姣爷变成了大牛心目中伦敦中西二区失恋女孩,大牛却化身姣爷眼里中年好色教授,和真实身份对比,令人忍俊不禁。
然而,大牛打小孤身旅美,就是靠耍嘴皮子吃饭的职业,书信中大道理说不停,不会让人觉得突兀;而娇爷先不说学历如何,仅仅从她一开始读信写信时的吃力和直白语言,也很难想象她竟会一夜之间也变成诗人。况且,他们交流的是对各自生活的抱怨与诉苦,同时安慰一下对方,要是连篇累牍的心灵鸡汤与堪比诗会的言语,真教人觉得矫情。另外,导演的想法虽好,但这种表现方式实际执行起来,却因为诸多细节处理不当,让人觉得矫情,还有种看鬼片的感觉。如果仅仅是同幻影的交谈还不足以让人惊奇,但幻影不合时宜的出现甚至同角色的互动则真是不妥当。二人身在维加斯的一段时间,即使可以写信,却不能收信,为何二人的交流仍不受影响,这时的他们明明只能倾诉自己的想法却不能获悉对方的看法呀。
如果影片只是单纯书信传情,节奏或许会更好。但导演分明不想再像前作一样拍出一部比较纯粹的爱情片。从姣爷和大牛信中的鸡汤交流,二人各自生活际遇,就仿佛这一封封书信恰似将几个段落串联起来的长线。大牛卖房遇上两家人,姣爷为因赌钱结识三个男人,五段故事交叉叙事,本片更像是一部讲述生活的小品式电影,结构松散,节奏缓慢。这些故事投射到主角身上的时候竟有诸多前因后果的牵连。如果不是和爷爷一家的相遇,大牛不会对王太太的儿子有那么多兴趣,从而令他自己回到家乡与父母团聚。反观姣爷,若没有被同学坑,就绝不会和邓先生有一夜情,更不会因此而决心再不欠钱。似乎是一种讽刺,她不想当邓先生的情人,却又差点成为诗人的情人。这个诗人仿佛就是来打破她对教授的幻想的。
小说中的主人公如果去了维加斯,也许就能及时赶去伦敦与弗兰克相见。而书外的两人,则因为都去了维加斯,打破了书中的命运,即使为他二人传信之人的去世造成二人失联,即使大牛在大银幕上呼喊没被姣爷看见,但二人绝不会重蹈海伦妮和弗兰克的覆辙。
不过笔者还是想小小吐槽一句,到了第二部了,还是要让英文糟糕的吴秀波来演一个英语很流利的人,偏要英语很好的汤唯扮演一个初学者。不管吴秀波怎么表达,都觉得很别扭,而汤唯虽然英文对白不多,每一句都能听出水平。
或许将本片比作是一部散文集,才是对它最准确的评价。
(史歌出品,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文:史歌
2016年5月3日酉时

    也许是太缺好看的国产片了,看过片的媒体人,无不为《烈日灼心》叫好,这里面当然有被“基情和激情”吸引的成分,但可以确定的是,两个角色事实上都是直男,看客偏要说基情,无非是隐约感受到某种滋味,也许就是性感的味道,或者说是暧昧吧。
    性感是什么呢?是辛小丰一个躲闪的眼神,是伊谷春的欲言又止,是辛小丰临死前冷静却悲情地问“我算个好爸爸吗”,也是伊谷春为辛小丰点着一支烟后,轻轻地说了声“cao”。他是他最好的助手和兄弟,却是灭门案的凶手;他七年来小心翼翼抚养着“女儿”,死亡却是最后的救赎。影片用一种夹杂同志暧昧和略带黑色幽默的方式,对人性的善恶进行了追问,这种方式,本身就是性感的。

27日,《烈日灼心》与《聂隐娘》正式公映。由国内知名专业影评人于今年6月成立的“影像标”对于这两部电影均给出了“全力推荐”的满分。可是群众打分网站豆瓣电影、时光网以及猫眼电影、格瓦拉却是一边倒的偏向《烈》。比如格瓦拉,《烈》8.5分,而《聂》竟然只有5.5分,不及格,比大烂片《新娘大作战》都低了0.4分。那么问题出在哪里?为什么专业影评人的评分和大众评分之间差距这么明显?
答案就是类型化。《烈》满足了观众对于悬疑犯罪类型片的期待,而《聂》却没有做到。对于没有太多的侯孝贤电影观赏经验的普通观众而言,很难能够接受一部展现中国文化仪式感的比较纯粹的诗意电影。尽管我本人也很喜欢《聂》以及侯孝贤的诗意镜头,但是当代中国电影最需要的并不是《聂》而是《烈》。因为保障电影市场健康发展的基础并不是十年磨一剑的反类型文艺片,而是制作精良的商业类型片。
说《烈》商业是因为它娱乐性很强。几乎全程高能,节奏感甚佳,至少在执行死刑之前几乎没有尿点,让观众很难有功夫掏出手机刷微信。特别是高空追逐戏,让每个观众都身临其境的为片中人物捏上一把汗,这一点可能连《碟中谍4》中客串“蜘蛛侠”的阿汤哥都没能做到。因为在《碟中谍4》中,阿汤哥是绝对不可能死的。但是在《烈》中,没有人知道命悬一线的警察是否能够死里逃生,而且唯一能救这位警察的竟然是一位已经暴露的犯罪嫌疑人。所以就这一点而言,《烈》作为一部写实的犯罪悬疑片是非常成功的。
但是却有不少观众指出了电影的逻辑硬伤,主要是针对最后的大反转,被认为莫名其妙,难以自圆其说。但如果仔细思考一下,就会觉得这种批评太肤浅了。曹保平导演作为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的教授,非常善于改编小说(比如《光荣的愤怒》),所以他阅读这部电影的原著小说《太阳黑子》的次数肯定超过了任何一位批评他的观众。而且通过其以往的作品(比如《狗十三》、《李米的猜想》)来看,从未随意糊弄过观众,他是一位有才情、有关怀、有智慧的导演。普通观众能想到的问题,他肯定能够想到。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么明显的逻辑硬伤呢?我认为这是曹保平故意而为之。他关心的并不是原著小说里的人性善恶,他是通过这部影片在回应近年来纠正的几十起重大冤假错案,宣传罪刑法定原则。做一期特别版的今日说法。
 段奕宏扮演的伊谷春警官有一段台词,似乎可以编入法理学教科书:
“我很喜欢法律,我认为法律是人类发明的最好的东西。你知道什么是人吗?在我眼里,人是神性和动物性的总和,就是它有你想象不到的好,更有你想象不到的恶,没有对错,这就是人。所以说法律特别可爱,它不管你能好到哪儿,就限制你不能恶到没边儿。它清楚每个人心里都有那么点脏事儿,想想可以,但做出来不行。法律更像是人性的低保,是一种强制性的修养,它不像宗教要求你眼高手低,就踏踏实实地告诉你,至少应该是什么样儿,又讲人情,又残酷无情。”
这段话极具迷惑性。并不是说其内容晦涩难懂。它讲的是法律和道德的关系,也明确了法律是道德的底线。而且这段话又是在人物冲突彻底爆发之前而发布,所以看上去很像是整部电影的点题之笔。但是我们都被骗了。法律和道德关系/人性善恶是原著《太阳黑子》的主题。在原著中,辛小丰、杨自道、陈比觉闯入一户人家,强奸了一位女画家并致其身亡,而后又当场将其家人全部杀害。但是却把女画家的尚在襁褓中的女孩带走,并亲手抚养长大。所以辛小丰三人不仅严重触犯了刑律,而且在道德上也是大奸大恶之人。但是七年来,他们三人不娶妻,不交友,回避闹市,拼命工作,全力抚养一名叫“尾巴”的弃婴,所有的这些都是在赎罪。不仅是法律上的罪,更是道德上的罪。正是因为有前面的恶,才有后来的善,恶善之间形成了一种对比和张力。这才是烈日何以灼心的原因。所以辛小丰三人很怕受到法律的制裁,非常担心的就是身份暴露(辛小丰冒充同性恋就是为了“证明”他不是强奸犯),这也是电影前半段精彩的原因。我本人最喜欢的镜头并不是后面的高空追逐戏,而是段奕宏和辛小丰的扮演者邓超的两次车中戏的精彩演绎。
但是曹保平在结尾的大反转中公布了由他所改编的案情的真相:辛小丰三人与他们的大哥闯入一户人家,目的不详。辛小丰撞见一位全身赤裸的女画家,顿生邪念,对其实施强奸,却不料导致女画家心脏病复发身亡。大哥见状不妙,独自一人将女画家的家人全部杀害,并要求辛小丰三人不可泄密。三人逃跑,辛小丰又回去救下女画家的女儿。而后三人共同抚养女儿长大。
经过这种改编之后,原著中的恶善张力顷刻化为乌有。
案件中,实施杀人行为的只有大哥一人。辛小丰三人与大哥之间并没有形成故意杀人的共同故意,所以不构成共同犯罪。辛小丰单独构成强奸罪。但是杨自道和陈比觉并不构成故意杀人罪和强奸罪。既然不构成犯罪,为什么杨、陈(装傻)二人要和辛小丰一道过着惶惶不可终日的生活?这里就是许多观众所批评的硬伤。那么导演为了自圆其说,不得不夸大了道德自律性。杨、陈二人虽然没有直接行凶或者施暴,但是他们面对着大哥的杀人行径以及兄弟的强奸恶行,并没有采取任何阻拦,而是袖手旁观,所以犯下了见死不救的“良心罪”。这让他们七年以来,每日每夜都在受到良心的谴责。而赎罪的唯一方式就是要把女孩抚养长大。但是他们担心如果有一天女孩知道了把自己抚养长大的三位养父竟然是强奸母亲并间接导致其全家灭门的“帮凶”,感情上是无法去面对的,这也是对他们良心上最具毁灭性的打击。所以他们既想把女孩养大,又不愿把女孩养大。
所以要避免这种局面的发生,只有两个办法:第一,永远不要告诉女孩实情,而且也要保证他们不会被抓;第二,女孩死亡或者他们死亡。而且就在这时,女孩的体检报告显示,如果不赶快进行手术,女孩将会死亡。在这种情况下,道德自律又一次发挥了作用,他们选择让女孩活,让自己死。其实从辛小丰把女孩抱回来的那一刻,他们三人就已经踏上了一条赎“罪”的不归之路。最后的结果是,辛小丰和杨自道被判处并执行死刑。陈比觉跳海自杀。具体来讲,辛小丰强奸女画家致其死亡,是典型的结果加重犯,按照《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三款的规定最高可以判处死刑。所以最后对辛小丰判处并执行死刑无可厚非。但是杨自道对于本案而言无需承担任何刑事责任,不构成故意杀人罪和强奸罪。对其判处并执行死刑当属冤假错案无疑。
冤案之所以发生就是因为没有遵守罪刑法定原则。罪刑法定原则的基本含义是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法无明文规定不处罚。它讲究疑罪从无。但是在影片的案件中,现场唯一留下的证据只有辛小丰的拇指指纹。而且经过数年来不断的故意磨损(掐烟头),与现场指纹已经很难匹配了。而房东的窃听录音,且不论是否可以采信,但从内容上,并没有直接可以证实辛小丰三人行凶的确切记录。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两位犯罪嫌疑人的认罪供述。《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三条第一款明文规定:“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所以曹保平导演不厌其烦地在影片中提醒只有指纹证据,而辛小丰也在不停的磨指纹。
不仅如此,曹保平导演似乎还研究过死刑存废问题,因为他通过这个虚构的故事试图展现死刑的三大缺陷。第一,死刑的威慑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辛小丰和杨自道根本不怕死。是良心的谴责让他们选择自投罗网;第二,死刑在一定程度上是无益的。对他们执行死刑之后,社会上就少了一位执行任务时从来不顾个人安危的,“天生就是干刑警的料”的好警察,以及一位行侠仗义、见义勇为的好的哥。第三,死刑造成的错误具有不可挽回性。杨自道根本就没有犯罪,但是却被执行了死刑。
其实,如果没有结尾的大反转,亦即,没有冤案,影片可能会像其海报宣传的那样更加的凌厉。罪刑法定原则的普法宣传交给今日说法就可以了,而且死刑存废与否,也真不是一部电影能够说得清的。
 

标签: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