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是非凡人齐声唱过了作者们的年少,作者只爱对白

九月 22nd, 2019  |  未分类

是那个人一路唱过了我们的年少。

一张号称新专集的演唱会录音专集在我的概念里就是抢钱用的一次录音成形的精选辑,而这个做法在香港尤其流行,基本两年一场演唱会,然后选出相对最完整的一场做成唱片,往往是CD,VCD,DVD-5,
DVD-9四管齐下,不掏空粉丝的口袋不罢休.

        她终于变成了一颗老茧,留在了我右手边最下面,那是她最喜欢摸的地方.过了那么久竟然会变成一颗茧,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的事了.爱与恨消耗了我这一年大部分的能量,学业和友情放在一边只要她跟我好,自始至终我都不确信自己能不能从这样的溃败中走出来.自己摸一下没多大的感觉,别人摸一下…却是无比的疼痛.她说,可怜的自尊心!~
        他们说的极是,是瓶子们不断的放低自己,让人误以为爱得很深,其实是自己早已经不是自己了,自尊心啊伤心啊难受啊自以为是啊纠结啊坚持啊偏执啊,所有的缺陷在这样的时刻通通向你扑来~你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了,哪有什么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就是打破自己内心中的水瓶啊!~还原以为自己是个自信无比的人,溃败的时候连自己都拯救不了这种无望的感觉,每天的生活无非是留恋于校内啊,豆瓣啊折腾来折腾去的无聊网站,看看那个ID叫”我对你的无语简直可以沉默整个宇宙”的牛叉文章,加入”愿我有一天可以放低你”,”我习惯了一个人”这样的小组.一起讨论一个名叫”对背叛你的人说一句话”的主题…
        那个时候嘴里总要哼哼”没有人睡得着 没想到思念无法治疗
没有我的依靠 你走的方向会不会像逃…你让我回到一个人
没有你的另一个人”之后还要纠结于自己为啥不哼哼绮贞的歌.现在想来听这张专辑的时候还是个小孩的样子,或许周围某些青春期来得早的童鞋们已经开始了规划,而我却执著于”朋友首日封”的感动,”门外有自由在等你
胸口有空洞在等我”那个时候朋友对我虽是不可亲近也不可取代~长大后变得疏远的朋友还是有很多而事情的变化总比你想像的要快很多.后来认识了一些朋友也知应该把这些看淡了才好…再后来看了无印良品再见珍重演唱会,看着光良唱”如果你还爱我”,心里一阵阵的悸动到发抖,我知道自己的青春期不可阻挡的来了,再后来的爱情啊单恋啊失恋啊简单的如很多人都会发生的那样,喜欢的朋友变成了好友,喜欢的好友变成了恋人,看到每个人几乎都想做别人的唯一,这种现代人似乎普遍都有的占有欲折磨着本就缺少根基的爱情…
        但现实中的爱情从不如小说也不如音乐.至少光良还可以唱着”第一次你躺在我的胸口
二十四小时没有分开过 那是第一次知道
天长地久……”;至少小女孩们在书中还可以爱着帅哥和骗子,廖一梅不是也在书中说人人都爱帅哥和骗子么?长得不帅不是我得错,做不成骗子一直是我心中的遗憾.你很聪明,聪明到考试一直考100分也不会自以为是的回家炫耀要好吃好要好玩的,因为你知道这一切未来都会有的,至于爱情你觉得茫然,它竟然和读书不同,你无法掌控它,你说,来,你现在选择你要爱情还是要自尊…我要自尊,只要你爱我我就有了自尊,爱一个人竟然发展到如此变态不可自拔的地步也真是难得…”见到你,我变得很低很低,低到了尘土里,但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土里开出花来.
“张爱玲说的,我们庆幸得看见她没有活在二十一世纪…
        哈,可笑的爱情,你以为你很懂爱情么?发短信你不回,打电话你不接,和我玩消失?这天平早被抛到九霄云外,一开始你就输了~你什么都没有,你不要对我大声嚷嚷口诛笔伐,平时谁带谁不薄了,到时候还指不定谁拖着谁不肯走呢~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看看还有哪条岔路口把我们挤到一块儿…这些是爱情说的,不是我…
                        
        很久之后或许我会讲述这样的一个小故事,像电影一般的绚烂,又如童话一般的戛然而止.
        
歌声响起:

又有谁能够永远停留在那样的年少。

所以,我承认我不对,在苏打绿的<陪我歌唱>预售版出来之时看到是2CD的预告,我在想,挖幸好是每首歌都好听的苏打绿,幸好是现场绝对一流的青峰,我可以不用担心这张精选的质量.
显然不是音乐会全部的十三首歌加上毫不讳言的<美丽>专集之中的三首弃用之作组成的.选用的不一定是最红的,因为他们显然不想把这张专集做成一张抢钱精选,所以没有《小情歌》,也不会有《无与伦比的美丽》。当然弃用的不一定是垃圾,
只是为了专集的整体性而暂时搁置。所以,尽管很多人说苏打绿的音乐已经很地上了,但是他们仍然有一颗地下的心。从最早的三张很摇滚的EP,到很清涩的《苏打绿》,再到充满使命感的旋律和话题并重的《小宇宙》,以及无比明媚的《无与伦比的美丽》,苏打绿的音乐越来越走向清澈和温暖,歌词中的婉约之美也越来越浓重。此番<陪我歌唱>显然不是也不想作为一个总结,它把演唱会中最具颠覆性和幽默性的亮点集中起来出了一张专集,<小宇宙>的万人大合唱,<被雨困住的城市>里面的改词小幽默,以及<漂浮>里的点名大互动,而RAIDOHEAD的CREEP里面忧伤的妖味被青峰的千回百转嗓演绎的妖乎其妖。可是,可是,我不得不承认苏打绿的慢歌更具有黑洞般的吸引力,往往是在一片摇滚升腾之后突然听到‘清风’拂面的那第一句,总是会让人屏住呼吸泪涌心底。青峰声线纵然很转很妖,却也很纯很忧伤。我总是在听到一首自己喜欢的歌的时候想到如果给青峰唱会怎么样。很幸运的是,在《陪我歌唱》中又听到了青峰的翻唱,《记念》和《我只在乎你》,跟想象中的一样,青峰交足功课。现场版本当然比不上录音室里的版本在技巧音准方面的完美无缺,但是现场所提供的情绪支持却是录音室里不能比的,所以当我们听到青峰在唱到哽咽时,也接受了这是不完美的完美。苏打绿好像是我一直在寻找的一个如何回忆青春的一个方法,他们幽默,积极,唯美,有责任感但是又有浅绿色的忧伤,一如他们的名字。但是当我准备开始回忆时,却发现我还踩着青春的尾巴不肯放。听到《频率》的时候我还是感觉到了阳光盛开下放飞自己的冲动。有人说苏打绿的开始磨砺掉他们的棱角开始油滑了,当新专集中他们更多地开始用弦乐的时候,我听到的是怡然自得,这本来就是一个青春的过程嘛!只是我们一定不要忘了去纪念他们。

习惯失眠的夜晚
提前打烊的街角
每个离去的身影
都以为是你
记忆在寂寞的夜空
回到了从前
没想到
不够勇敢的我
能学会
一个人生活

时隔三年多,又重听见一首《且听风吟》。三月初的一场大雨后,下午五点多天空西面层叠的乌云中出现太阳的一缕夺目金光。彩虹的东面在下雨。第一次用蚊帐,花了好大工夫才架起来一个蒙古包,为了铺好床单险些在侧面扯出一个洞。阴天总是颓丧不振坐立不安。写完SAT三个section发现快到五点,赶紧拿了书到五楼口语教室里去上课。德语课七点结束而对面四楼的课七点开始,没有分身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及时赶到。从电梯里匆忙出来,窗外夜色中教学楼旁一盏灯下灰蒙蒙在下雨。刚从大舌头德语中逃脱就听见充满卷舌音的美语。把脑子里的语言切换过来,what’s
the difference? WHAT’s the difference? Damning magazine… Damn it damn it
damn it!
时间到了却还没有写满三个。却突然想起有一回Stephanie说到一个词,我大喜过望:难得有一个我记得的!Halleluiah!
脑海里一下蹦出reduce和subtract,结果一下子说成了seduce。

于是,我承认,在我认识了苏打绿之后,我决定用最倔强的姿态拒绝向青春告别.你说我装,那我就装一次吧,吸口气缩回我的小肚腩,偷偷把耳机装在口袋去上班.
陪我歌唱,爱人,就像只动物在呢喃。我的天,苏打绿

你好吗
想说这句话
想看你的脸
我闭上眼
默默地想念

老师在前面不断说,it’s easy, come on u ppl! It’s easy!
心想既然如此easy你就告诉我们不就得了——书包里手机在振动,三个未接电话,一个陌生号码。八点多回到宿舍以后便一直歪在床上,看企鹅出版社的傲慢与偏见,一边努力把最后一点唇膏涂到扯破了的嘴唇上。这是我第一次用完了整整一支唇膏,这个冬天似乎异常地干燥。

挑战皇冠★
LEE商务休闲版运动鞋特价 牛筋底

你好吗
想说这句话
唯一的心愿
我闭上眼
却以为你还在身边
是否远方的夜晚
也有相似的街角
有个熟悉的身影
让你想起我

打算早早入睡,窗外又响起雷声。雨落在铁皮屋檐上发出巨大的声响。ipod里shuffle到一首歌,朴树的声音低吟般传来。

记忆在寂寞的夜空
回到了从前
我相信
坚强勇敢的你
已学会
一个人生活

一直喜欢节奏感强旋律清晰的歌,虽然这个口味很接近东门音箱店里的人。惟独朴树是个例外。

你好吗
想说这句话
想看你的脸
我闭上眼
默默地想念

还记得第一次去买他的CD,叫做生如夏花。那画面上一个包装得并不英俊的男子,目光说不清是躁动或是安静,或者说什么也看不出来。那是我的第一张CD。我一个人在夜里听他的歌,借了同学的CD机它一直转。我从来就没有一个CD机,也不喜欢收集一堆堆的碟。有些选择固执得就像选择了做我自己。

你好吗
想说这句话
唯一的心愿
我闭上眼
却以为你还在身边

那时候我在读小学。每天背着空空的书包从一个区到另一个区。在公车上我听朴树在唱,傻子才悲伤。非典的那一年班上一个小男孩每天上学路上戴口罩,到了学校摘下来塞在书包里,死不承认自己戴上了愚蠢的口罩。每个人都吃了一惊,我一个十岁的孩子拿着桃红色的手机,给妈妈打电话通知她,明天开家长会。没有经历过CD的年代里,爸爸给什么就拿什么。当年流行过的mp3,里面曾装满朴树的歌。

你好吗
想说这句话
想看你的脸
我闭上眼
默默地想念

也许一个人的成长就像一段没有地图的旅行。选择了自以为正确的方式,却总是由于生理构造的原因走回原点,直到再也分不清来路去向。永远不知道前方是什么,哪怕经过了那么多的高低起伏,你早就学会捡一个玉米时要丢一个西瓜。

你好吗
想说这句话
唯一的心愿
我闭上眼
却以为你还在身边

咿呀,咿呀,待风将它埋葬;咿呀,咿呀,我们曾在路上。

你好吗
挣扎和思念
都怕你听见
如何遮掩
不舍地留恋

22:32。我想起晚上的课。一场关于出国留学的调查;如果是我我会问什么呢?曾经有人诧异原来我并不需要什么出国知识扫盲,我就差没告诉他们今天的汇率是多少。一切信息都是我自己从Google和那些学校的网站上找来的,并且只读英文网页以防误导。我知道我选择了未来就像当初选择了现在;可是现在,真的是我选择的吗?

你好吗
说完这句话
放心地走远
我闭上眼
温暖了最初的心愿

还记得与几个朋友一起在蛇口海上世界吃BBQ,实际上根本没有自己动手只要交钱就能丰衣足食。有半圆的月亮在头顶晃啊晃,怎么走都甩不掉。突然想起鲁迅的《闰土》: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海边的沙地上一个戴着银圈的少年捏着一只叉……不知为什么始终记得这个句子。后来我才发现,原来天空不止是黑的,有深蓝的,墨绿的,还有紫红色的。

我第一次见到了自己在月亮下的影子,淡淡的。银灰色的影子上我们话都不多。坐最后一班113回家,彼此道别。在吃下那些饱含致癌物质的土豆时,一个长得有些像周传雄的歌手在前方弹电子琴。那是一首朴树的歌,叫做生如夏花。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分类目录

    • 没有分类目录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