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一路上有你,在你或我的眼中

九月 22nd, 2019  |  未分类

原载于12530网站,禁止转载

他的作品音乐会要开到北京。

     我94年出生,从泡泡堂毕业的时候,游戏产业已经进入ps2的黄金期,说实话,我没有赶上玩ff8的日子,知道这首歌也是在发行的很多年后。
   我的母亲是一个王菲迷。不知道哪年春晚王菲复出唱了一首《传奇》唤起了母亲的记忆,我坐在电视机前面,听母亲讲她当年喜欢王菲的日子。那个时候我父母还没有离异,母亲怀着我在老家学车,车上磁带反反复复放着王菲的《最容易受伤的女人》,母亲笑称这首歌便是我的胎教歌。从这时起,我渐渐地听起了王菲的歌,朋友拉我去ktv,我会扯着鸭子嗓,点首《最容易受伤的女人》。朋友会笑我大男人唱这种歌,会嫌我唱的难听,我就说,别切,开原唱。
  王菲,对于我来说是我和母亲的一个聊资,是我们有纽带。听王菲的歌,看王菲的mv,我的脑海里出现不了自己,代入的是母亲父亲,上一代浓浓的情绪,远远相隔,就像她的歌那般空灵。
  重新认识王菲,是因为王家卫的《重庆森林》。那个留着短发的奶茶店小女孩,就是春晚上一人独唱的天后。我的直觉暗示我,现实生活中的王菲可能就是电影里那个女孩。率性,倔强,会跟着速食店的摇滚乐摇摆;会偷偷的隐藏自己的暗恋;会把飞机模型扔进水缸;会向往着加州。第一次,我发觉天后离我如此的进,第一次,没有因为母亲的故事,安安静静听王菲的歌。
  初二的某个日子,宅家通了psp上的最终幻想7核心危机,结尾曲《why》让我不争气的落泪。到网上疯狂搜索最终幻想的歌曲,无意间发现了这首《eyes
on
me》。我母亲没有听过这首歌。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兴奋渴望着告诉她关于这首歌的一切。
  母亲最爱的王菲,出现在她最痛恨的电子游戏里。我很想告诉她这首歌在日本有多大的影响力,这首歌有多好听。然而母亲她并没有多大兴趣,饭桌上我口若悬河的说了好久,她不过敷衍几句又问我的成绩如何了。《eyes
on
me》的王菲不存在于母亲的回忆海,对她来说这只是一首漏掉的还不错的歌,对于我,却是一道寻求认可的光芒。
  如今,在b站,在各个acg网站,《eyes on
me》出现在各种神曲榜上。生活圈子里,也刮起了一阵王菲风,不过他们大多知道这张ep里的另一首歌《红豆》而不知道前者。那股风潮,我并不是很理解。
  王菲再一次出现在春晚,和陈奕迅唱《因为爱情》,一首还不错的歌,那并不属于我。
  一个人从北京坐飞机回杭州,等待起飞的时候,飞机广播传来了《eyes on
me》的长笛旋律。
  诧异之余觉得很安然,很欣慰,很温暖,闭上眼睛,会有属于我们这一代的故事出现在这悠长的旋律里。
  

    首先我得承认我可能有点儿早熟。具体事例就是在小学的时候其他同学还在听动画片儿主题曲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听小虎队、张学友什么的了。然后,你知道的,儿时的喜好往往是坚持最久和最纯真的,所以每当看到“你人生中听到的第一张专辑”、“儿时最爱的歌手是谁”之类的活动或者帖子的时候我脑海里浮现出的永远是这俩我听到现在的歌手(组合)。如果非要具体到一张专辑的话,那就只能是张学友的这张《吻别》了。
       对我来说这张专辑承载着我那段最没心没肺最简简单单的一段日子。所以过了这么多年我再把它翻出来听,那些按理说早就应该在大脑里去压箱底儿了的傻事儿就又都争抢着抖掉身上那名为“记忆”的灰尘爬出来坏笑着告诉我:你小子甭想忘掉我们。嗯,你想的没错,这些事儿和一个女孩子有关。那时候喜欢班上一个女孩子,但是怂得和孙子似的不敢说。如果哪天姑娘对自己笑了哪怕一下,那一整天都能乐得和什么似的,然后自己屁颠儿屁颠儿跑回家就开始听这张《吻别》。印象最深的是那首《拥抱阳光》。“看看我不平凡的眼光,早已经不再恐惧悲伤,心中充满无限梦想”,这歌词写得真是积极向上。那种只有爱的人才能给你的那种勇往直前的能量,那种只要有你陪在我身边就什么都不怕的感觉,我想不止我,你们每个人都体会过。
  真的是很喜欢这个人啊。不只是这张专辑。《偷心》也好,《忘记你我做不到》也好,这个男人似乎唱出了人们心中所有的感情,不经意间你就会被他的歌声所打动或者说随便一两句歌词由他唱出来就能碰触到你内心最脆弱的地方,会有些疼,但疼过之后就是前所未有的释怀。犹记得07年8月去看他的演唱会,偌大的体育场变成了当晚最大的卡拉ok场所。人们跟着台上的他唱着那些打动过你我的歌,从头到尾。在唱《吻别》的时候身后的一个兄弟接电话说“还得等会儿呢,人们不放他走”。所以你看,从整个华语乐坛来说,天王可以有很多个,明星可以有无数个,但是“歌神”只有这一个。

 

这消息在媒体上散出来已经很久了,我一直冷眼看着。

我知道这是李宗盛,不是别的什么人,那年泡社区在BBS上煽情赤裸内心的时候也为他写过文字真情流露过。李宗盛么,喜欢他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吧,总好过那些把手机铃声设成《两只蝴蝶》在大巴上接电话前先听一段的人吧。

 

最初是不太喜欢他的,在十几岁的时候,嫌他俗,嫌他的歌太讨巧太大众,那时候喜欢罗大佑喜欢齐秦喜欢赵传。喜欢高昂激越轰鸣入耳撕心裂肺然后痛彻心肺的声音,那年在人定湖老孙啃着一肥嫩的香猪手喝一口红星小二评价说罗大佑是哲人诗人李宗盛只是一匠人,而齐秦呢?老孙一时没找到合适的词遂继续亲吻那肥嫩的猪手。

 

齐秦是感同身受。我清楚的记得我是这么说的。

 

是的,那时的我听齐秦是感同身受。成长那么缓慢那么艰难。心里总是迫不及待,总是心有不甘,总是惊惶总是愤怒总是充满了绝望总是疼痛总是不想忍耐。可是总是还有更多希望在前方招手。

 

06年12月30日我在北展听齐秦。180元的票坐在倒数第三排。我远远的看着齐秦就像远远的看着自己不堪回首的学生时代。听到一些熟悉的老歌也跟着张嘴只是心里很平静。

 

那天晚上我感觉是在探望少年时的自己。那些感动似曾相识确实曾经发生在我身上,我知道那个人是我,只是,不是现在。

 

96年冬同样是听完齐秦演唱会的夜里。我开着一金杯在三环路上疯狂的追逐一辆走禁行然后向我挑衅的军车,一直追到他的营区。看门的哨兵放下护栏拿枪喝令我不让我进去。我跳下车推开哨兵冲进去扑倒开车的那厮抽丫的,有几个当兵的在上边揍我,我只压住身下那厮,抽丫的。

 

我的头发被人扯掉一块,而我居然撕碎了那厮的空军皮茄克。老孙,后来你也冲进来了。这事儿我一辈子都记住。无论后来走的多么远,那天夜里冲进来帮我的是我的兄弟。

 

30日那天北京下雪了。从北展出来开车回昌平的路上我全神贯注小心翼翼。

 

月光映住路边白亮的雪,夜很凉,路真长。

 

听完齐秦没几天知道李宗盛要在北京开演唱会了。哦不是演唱会,叫——《理性与感性,李宗盛作品音乐会》。

 

我想算了吧,不去了不去了。老男人了,要管得住自己的心,要平静要安静。多关心粮食和蔬菜。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分类目录

    • 没有分类目录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