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简单而有力的,她现在开始做自己了

九月 16th, 2019  |  影视影评

Beatles的最后一次合作,不容错过的专辑。其中的好几首歌都是很熟悉的,只不过一直不知道歌名和具体的演唱者。因为唱片中没有歌词,所以上网搜寻了一下。结果发现一个网站不仅详细介绍了唱片中的每一首歌,歌词,作者,相关的奇闻轶事,甚至有很多人指出在第几分第几秒有不合谐音,并且推断可能的原因。真是无法想象啊,让我按照这些线索去找都不一定能发现问题。

第二章•K歌之王•英皇时代

这是燕姿06年离开华纳的时候推出的精选,竟然从她过去8张半(The
moment充其量只能算是半张)的专辑中精选出60首之多的歌曲,可见孙燕姿每张专辑的走红程度啊,当然,华纳公司也是难免抢钱的嫌疑,不过,燕姿歌曲的经典程度那绝对是有目共睹的。

那几首耳熟能详的歌就不说了。这次感触比较深的是一首叫做“I want
you”的歌。歌词很简单,“I want you, so bad, it’s driving me mad. She is
so
heavy.”就这么三句话。应当是整张唱片里歌词最短的,但却是音乐长度最长的(7:47)。这让我想起我很喜欢的一首崔建的歌《最后一枪》。很多人可能都没有听过。也是冗长但是动人的音乐,只有简简单单的几句歌词。好像许巍也有一个类似的歌,好像就是独奏曲,忘了有没有歌词了。总之是有才华的人才能如此潇洒地把玩音乐。

2000.09 《打得火热》

《逆光》之后,已经差不多快两年没见她有什么新动作了,之间间或会在一些时尚杂志上看到她越来越有熟女的味道,也在一些网站的歌手怀旧名单上看到孙燕姿这个名字。歌迷拿她怀旧,于是媒体说她过气,燕姿前一段时间终于忍受不了这样的传言了,主动站出来为自己申辩,歌迷当然都明白,她只是开始自由的做起了自己,终于不必再像以往那样套路化的去执行发专辑,做宣传,参加商演等等这些无聊的娱乐圈规则。

另一首喜欢的歌是“Here comes the sun”. It is all right.
Beatles以这张专辑结尾也确实是all right了。

谁人又相信,一生一世这肤浅对白;来吧送给你,叫几百万人流泪过的歌。

前天晚上选修课实在无聊,就拿出touch看燕姿去年的“逆光庆功演唱会”,燕姿在演唱会上的表现真的是很亲切。虽然时候我们才知道,对于《逆光》这张专辑,原来她从被爆出被绑架的乌龙新闻开始,就已经在抵触这样的商业运作模式了,可是她还是会卯足笑容,装满情绪,把专辑的宣传活动努力配合的做到底。毕竟在燕姿的心底,她真正爱的是歌迷,她所厌倦排斥的只是累人的那些商业套路,市场运营模式,所以她在演唱会上,从头到尾都对歌迷笑意慢慢,还时不时的调动一下现场大家的情绪,会问大家她闪亮亮的衣服好不好看,也会说某某歌曲的创作初衷是怎样怎样,我想她是在心底把歌迷当作自己人来看待了。

文章引用自:

在英皇交出的第一张成绩单,如同其内的主打歌,印证着一个K歌之王的诞生。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孙燕姿是个有自己想法和很深音乐造诣的歌手,只是常常要出于市场的考虑和公司的压力,不得不唱一些自己不怎么喜欢的歌曲,当然,不管燕姿唱的喜不喜欢,我们歌迷却都是全力支持的。回想起四年前我把《Stefanie》听完后,就会觉得孙燕姿她是真正的懂音乐也爱音乐,还激动的发短信给我一个朋友,我说孙燕姿总有一天可以抛开市场束缚,抛开所谓的商业运作模式,开开心心的做她自己,即使也许那个时候,我们未必能时时听到她的新歌,但那时她唱出的歌一定都是她全心全意热爱的音乐。

现在回头来看这张专辑,激烈的激烈,轻柔的轻柔,是一个不平均的、倾斜的、暴烈的专辑。但这并不影响专辑的可听性。很显然,EEG是卯足了劲要跟《Nothing
Really Matters》一争高下。

现在看来,燕姿似是开心的做起了自己,既然如此,谁还要管那些无聊的媒体怎么看怎么写呢。蔡依林年底要和华纳签约了,燕姿却迟迟不见什么动作,看来她真的是享受起了休息的时光。真好,那就祝福燕姿可以这么自由自在的生活下去吧。

第一主打《K歌之王》让歌迷耳熟能详,林夕+陈辉阳这个组合第一次在陈奕迅身上发挥出奇妙的化学反应,卡门歌剧+流行乐大乱串、古典音乐+流行乐过门旋律大杂烩,一锅乱炖下的《K歌之王》并没有沦为平庸和媚俗,凭借作曲陈辉阳扎实的旋律和林夕诚恳感人的歌词,《K歌之王》立刻将陈奕迅送上炙手可热的天王宝座。

其实到现在还有不少喜欢陈奕迅的人将其称为“K歌之王”,我却会感觉有些怪怪的。听过《K歌之王》的人都应该知道,这四个字是一种自嘲,一种讽刺,是讲一个人无论将歌曲唱得多么感人多么掏心掏肺,即便唱成了K歌之王,也无法打动他真正想要打动的那一个人。这是一首有关孤独的歌,要是怕难过,抱住我手;这是一首有关于不被理解的歌,拥挤的房间一个人的心,有多孤独?所谓人间惨剧,这便是现场上演。

经历了从《与我常在》林夕+EASON、《现场直播》陈辉阳+EASON的初步试水、到《黑夜不再来》林夕+陈辉阳+EASON的第一次聚首,《K歌之王》终成大气。这个组合伴随着EASON的英皇时代,从开始到落幕。陈辉阳这位受过正统英式音乐教育的钢琴诗人,把大段的歌剧和经典流行乐溶入了《K歌之王》。你可以听到王菲的约定,也可以听到比才的卡门。

谈完林夕就要谈黄伟文。黄伟文在这张专辑里率先交出的作品是《打得火热》。平心而论这首歌算不得优秀(黄伟文+陈辉阳这个组合状态不及林夕+陈辉阳),陈辉阳在电子乐方面的成就是相对平庸的,尤其是参照他的古典钢琴流派而言。但黄伟文随即的《低等动物》则让人大开眼界,将性与爱的话题写得诱惑十足,“热吻间勾起的想像/爱情其实是这样/留住你/是要为身体着想”几句歌词禁忌大开,配合暧昧火辣的MTV,这首歌在坊间也掀起不小的轰动。

此外,专辑内还分别尝试了爵士、嬉皮等等路数,正规慢板情歌《绵绵》引人猜想,多年之后还有人不解“绵绵”二字之意,但如果你明白林夕最爱亦舒,相信疑惑顿解;而《吹微风》《活跃症》都是不错的小品,特别是《活跃症》延续了陈奕迅本身的个性,有《Style》续集的感觉。

这张专辑中的《K歌之王》没有任何疑问的拿下了金曲,也宣告着陈奕迅英皇时代的正式开启,同时,那么多的恩恩怨怨绯闻也随之而涌现……

2001.03 《Shall We Dance?Shall We Talk!》

直到现在,这张《Shall We Dance?Shall We
Talk!》也是许多歌迷心中最好的专辑。

专辑名代表了两种态度,并且交由黄伟文与林夕分别打造其对应的歌曲。《Shall
We
Dance》讲的是人生要积极,要及时享乐,“新鲜的晚装留过夜,就完全不吸引”。《Shall
We
Talk》则是探讨人与人之间为何疏离,为何有隔膜,如何去化解这些疏离与隔膜—Shall
we
talk?林夕在这首词里加载了许多的东西,着实令一首流行乐难见的变得如此富有人情味。一开始说“明月光,为何又照地堂?宁愿在公园躲藏,不想喝汤?”先说了孩子与父母的隔膜,“孩童只盼望欢乐,大人只知道寄望,为何都不太懂得努力体恤对方……”接着第二段孩子长大,则开始说感情,感情的疏离,“若沉默似金,还谈什么恋爱,宁愿在发声机器面前笑着忙”,结尾处当年的孩子,现在也垂暮老矣,有了下一代,“明月光,为何未照地堂?孩儿在公司很忙,不需喝汤。And
Shall we
talk?斜阳白赶一趟,沉默令我听得见叶儿声声降”。当年不理解父母的心境,如今换由自己作为父母,难受与心痛体会得比当年要多上百倍。此曲一出,既被当时的香港乐坛称为“乐坛难得一见的良心之作”,在一个泛滥你爱我不爱你的地方竟然有人在探讨真情可贵,自然让所有人瞩目。林夕在《Shall
We
Talk》中的控诉到了副歌部分变得更加激烈,“陪我讲,陪我讲出我们最后何以生疏?无法讲,除非彼此已失去了能力触摸”。城市高楼林立,人与人之间的疏离已是众人皆知的事实,林夕藉由一首流行乐去让听众思考,苦口婆心里面,也让不少人暗自流泪。这首人情味十足的歌曲,又怎能不让听众喜欢上陈奕迅?

选择在父亲节打榜的《单车》,则是黄伟文应景《Shall We
Talk》的作品,不过他没有选择那么大的视角,而只是说了“我”与“父亲”。不要不要假设我知道,一切一切也都是为我而做。为何这么伟大?如此感觉不到。不说一句的爱有多好?只有一次记得实在接触到……骑着单车的我俩,怀紧贴背的拥抱。黄伟文用淡淡的笔法写出幼时与父亲骑着单车游玩的场景。副歌部分“难离难舍,想抱紧些”,更写出了对这份父爱的眷恋与不舍。可是,父亲却随着年月的增长,渐渐消失在孩子的眼前。割舍感情,果真如说的那么容易做吗?

而在与父亲相处的那些时间,又有多少人,能如文艺片一样,冲口而出,“爸爸,我爱你”?大概我们都会觉得好土,好肉麻。瞧,这就是现实。

而当有一天,我们送走了父亲,自己为人父了之后,又愿不愿意,孩子亲口说出一句,“爸爸,我爱你”?

你,还会觉得肉麻么?

作为一张商业流行乐专辑,存在这样的歌实在是异数。笔者不知道多少次听《单车》听得泪流不止,为黄伟文所淡淡勾勒出了那种素描的生离死别而扼腕,这样的歌我不愿多听,不想多听,伤心、伤神。

在《Shall We Dance?Shall We
Talk!》中《太空漫游》鬼马有趣,《失恋太少》疗伤圣药,《天使的礼物》向环卫工人致敬,都是值得留意的作品。末尾处《信心花舍》则特别值得推荐,因为它是Eason的歌里,少有的几首韵味十足的歌词,让人回味悠长。

歌名“信心花舍”,其实大可两层理解。

一层的重点是“信心”。花舍或许只是一个虚构的代名词,而最重要的是,有这样一家小店,开在心里某个角落,为你而开,我做一些事,也是为了你,但我又害怕这份感情的投入得不偿失,所以我给自己一份信心。

信心花舍,特殊为你开铺。这是我给你的爱,最象形的表达。

另一层的重点自然是“花舍”。你可以当做真正存在这样一间花铺,我是花店主人,而我喜欢的人,我愿意将这店中最美丽的花送给他。我对你的感情,都可以附带于花,一份份送赠给你。

放弃学做人,学插花消闲。我未计代价送牡丹,加印花送花被单。

粤语歌词大多注重意境,所以不要太强求将每句话都了解得那么透彻。你只要感受到这样一种情景,有这样一间花铺就可以了。无论是真实存在,开始开在你的心里,难道你就不想也送给爱人一束花朵吗?

长夜清早,梅兰菊竹;甚至自己,都可送到。

2001.07 《反正是我》

在香港混得再如鱼得水,广大的国语市场还是不能丢的。所以我能想像陈奕迅尽管有一百个不情愿,可是就算要任务般的交差,也得交出一张国语唱片来。加入EEG一年之后,与艾回合作的《反正是我》出炉。

回归之后的乐坛整体缩水很严重,90年代一年的唱片收入能达到50亿,现在却5亿不到。这种整体趋于萧条的大环境下,唱片公司自然也变得更保守,能省则省,所以翻唱粤语歌曲就成了一个零成本闯天下的不二法门,此张专辑里的《低等动物》《K歌之王》最为省事,连歌名旋律都不怎么变,改改歌词就应付了事。不过还是要感谢林夕最后的几回敬业,《K歌之王》的国语歌词写得有那么一点超越粤语的意思,尽管气势上还是少了半截。最应该批评的就是黄伟文,粤语版《低等动物》中那种放肆暧昧的情欲一去不复返,对照来看国语版古板生硬了许多。虽然很多人都被《K歌之王》吸引过去,可专辑里依然有发光的金子。《不如这样》就是一首不错的主打歌,林夕在其中贡献了一段金句:“感情总是善良;残忍的是,人会成长。”

周杰伦在这张专辑和陈奕迅第一次合作,当然歌就很普通了,词倒是有点嚼头,比若干年后那个《淘汰》要好多了。《全世界失眠》温情脉脉,纯情得一点杂质都没有,让人以为陈奕迅突然转性回到1996年的华星了。最应该大书特书的就是《爱是怀疑》了,陈奂仁惯常的放荡不羁终于第一次就与陈奕迅磨出火花,让这首歌成为了演唱会必定的曲目之一。

可以说,《反正是我》并没有多少营养,尤其是在听众刚刚品味完《Shall We
Dance?Shall We
Talk!》的时候。放在一起就可以感受到,前者有多么的薄弱。所幸的是陈奕迅很快调整战略,次年的国语专辑,这种窘境一扫而空。

2001.11 《The Easy Ride》

随着《Shall We
Talk》的大热,EASON的人气累积到空前的程度,在红馆开骚也就是议程上的事了。在演唱会之前发行的这张由黄伟文包办全碟歌词的粤语专辑,算是陈奕迅作品里最特立独行的专辑。

全碟10首歌全数为四字歌名,从歌名黄伟文就开始玩,玩到歌词里面。主打歌《阿士匹灵》写一个人失恋了就头疼胃痛,吃多少阿士匹灵都不管用,歌词场景感很强,让人遐迩,末了陈奕迅还一本正经的说,如何和医生说起?和陈医生说起!这个小玩笑也让大家一直称呼EASON为医神,甚至于陈奕迅官方歌迷网站的名字也叫“医师庄”。

接下来跨过连珠炮般吐歌词的《冲口而出》,黄伟文最得意的作品《大开眼界》登场。歌曲讲的是“人兽恋”,当然其曲风并没有那么惊世骇俗,说到底,还是两人近在咫尺,心灵的沟通却远在天涯的隔膜。“若你喜欢怪人,其实我很美”是其中的金句,也被黄伟文选为自己十年作品精选的扉页题词。

标签: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