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间谍片核心替换后的依傍与彷徨,警匪动作片承担缔造暴力美学的义务吗

八月 31st, 2019  |  动漫动画

文/caesarphoenix

  说一下古,我18岁去考电影学院的时候,面试那关,老师提问我,最喜欢哪些电影,我当时回答是《英雄本色》《喋血街头》《雷洛传》《无间道》,外国是的《铁达尼号》《真实的谎言》《暴走潜龙》《未来水世界》……老师接着问,你怎么看待暴力,我当时的回答有点莫名其妙:“暴力有一定的悲剧感,一样带给人震撼与细腻的感受……”

    陈木胜有一个为人津津乐道的身份——杜琪峰的弟子。欧洲人喜欢杜琪峰,《扫毒》作为闭幕影片在罗马电影节上映,宣传材料在介绍陈木胜时,不忘加上一个注释:Johnnie
To的学生。师徒二人在同一年不约而同都拍了一部古天乐主演的缉毒题材的电影,也算是个有趣的巧合。

据戴锦华老师分析,间谍片是唯一穿越民国、新中国的巨大历史断裂,为冷战时代两大阵营所分享的亚/准类型。同时也随着冷战的终结一度在两岸式微,但在香港发展为特殊的卧底片,这与香港作为飞地的地缘政治密切相关。而九七回归则进一步加剧了香港人的身份焦虑,双重忠诚、双料间谍在这里不需解释而是每日经验着的现实,这种经验在电影《无间道》系列里达到了高峰。
然而至此卧底电影便陷入了真正的困境,我们不再相信“我是一个共产党、我是一个地下工作者”背负的理想主义,也无法再相信“我是一个警察”背后的对全港人民的忠诚。在人民解放军已经入驻香港的情况下,想象一个少了警察便会血流成河犯罪横行的香港实属困难。
间谍片核心模式——因为怀着某种理想而扮演成敌人的样子,最后完成翻转、使自身面目重归清白的同时实现理想——至此再难成立。
此时如果还想拍摄间谍片,便要对原有模式进行修改。“你成为你所扮演的人”(《无悔追踪》)是对翻转结局的颠覆,《扫毒》前半段古天乐对黑柴尸体两次三番的注视,拨通八面佛电话的背叛性质的行为都是对这个模式的学习,然而古天乐掏出五个手机、三番四次强调累想要回归家庭,都意味着他复杂的身份不允许这种寓言化简单化的处理。
另寻新招,翻转作为根本的叙事结构要加以保留,那么可以用来替换的便是“某种理想”。
《扫毒》中将其替换为兄弟情谊,经历了撞车和天台的两场戏后,三人再次确认了的不是“让香港没有毒贩”而是彼此的兄弟情谊。张家辉对刘青云、古天乐说“今天我听到了所有我想要听到的话”,而那些话都是古天乐、刘青云对于他的道歉和辩白,被表达忠诚的是张家辉本人而非警察事业。

 《无间道》电影筹备的时期正值香港电影最低潮,产量骤减,每年不超过50部,跟最辉煌的时期年产191部对比落差甚大,即便是以揾食为宗旨的业界人士也不
禁有种失落感。再之后,我看到《黑白森林》等一些跟风之作,如果我是普通观众,也许那种失望不会那么深?所以千万别太认真,没有必要让导演承担一个时代电
影美学的责任吧?没有必要让一个电影公司的老板承担书写电影文明的使命吧?
 
   当时看到林奕华的《恶之华丽》中的《旧瓶新酒》一文中这样说到:“……难道中港台主流电影如此缺乏创意的时候,我们所需要的是,真不过只是旧瓶新酒,又一
次以特技和明星阵容糊出过亿的票房收入,却同时让一部耗费不知道多少人力物力的制作让大众过目即忘?这段话跟我看完《扫毒》后的第一反应很近,但我从创作
的角度去看的话,这部电影的叙事策略的确发生了一些问题,这些问题也值得我分析反思。用一句话来说明的话,《扫毒》讲的是三个警察即便是犯罪也要复仇的故
事,这个大逻辑下再加入了三个又是发小又是同事的警察兄弟情义的人物关系发展线索。主要情节是因为其中做卧底的苏建秋在前往泰国缉拿东南亚大毒枭八面佛之
际,因为压力过大不希望送死看不到出生的女儿,于是,给八面佛通风报信而最终导致了精彩的联合行动组死伤惨重,甚至导致了香港缉毒组的马天昊警官在用挟持
毒枭的女儿缅娜与毒枭掌握的苏建秋与张子伟的时候,因为马天昊的枪中并没有子弹,不得不接受毒枭提出的“一个换一个”的条件,最终牺牲了张子伟。返港后,
马天昊直接承担任务失败的责任降职到文员的工作,而他的力荐下,卧底苏建秋重返缉毒组而因功绩不断而升任缉毒组长官。
   五年后,八面佛的儿子因毒品交易突出而死在香港,马天昊希望能借此找到凶手的机会引出八面佛从而破案,而苏建秋则保持跟马天昊的界限另行行动,而就在香港警方抓到了凶手段坤之时,张子伟出现,此时他已在八面佛的阵营当中并成为他的女婿,他这次回香港在幕后与段坤联手设圈套,杀害八面佛的长子,为了从警方手中拿回段坤这个筹码,张子伟命人绑架了苏建秋的妻子女儿,并在天台进行一场关于五年前的交换人质时候自己被牺牲掉的复仇宣言,并指出当初有人事前给八面佛打电话所以导致了行动失败,苏建秋真心忏悔并恳求张子伟释放自己的妻子,张子伟才表现出自己是在八面佛的人的面前演戏,最终苏建秋和马天昊将雇佣兵全部解决掉,苏建秋救回了妻女。随后,作为毒犯的张子伟,因为违反纪律被关禁闭的马天昊逃跑成了逃犯,因为交换人质私自带走犯人而成了劫狱犯的苏建秋,这三个不惜违法也要去复仇的警察最终前往澳门,希望以张子伟为诱饵,最终引出八面佛,三个人对此擒拿或者报复。

    杜琪峰的《毒战》偏重写实,制毒、运毒、贩毒的过程,真实丑陋得惊心。《扫毒》不同,虽然故事的灵感来自于一个真实的故事(陈木胜看过一部纪录片,讲述两个美国缉毒警为抓哥伦比亚毒枭,穷追不舍,用时两年,从南北追到北美,期间双方各有不少伤亡。毒枭不解:何以如此执着?警察答曰:这是我的责任。),但毒品对于陈木胜只是一个噱头,一个引子,一个引发冲突、制造矛盾的诱因,即便把扫毒换成扫黄、扫黑、扫地,对剧情的推进和人物关系的建立也不会有太大影响。

[这种替换具有天然性,无论何种理想,都会有且要有怀着同样理想的同志(Comrade)。所谓同志乃是最亲密的同事、大的心怀此理想团体中的小团体、敌对环境里生死相依的小单元、某种大理想召唤出的自由人的共同体。最重要的则是同志乃是某种理想的直接在场,忠诚于同志便忠诚于理想,理想可以经由同志直接抵达。
所以将超越性的同志情替换为血亲式的兄弟情从一开始就是一种降格。实际上好的“兄弟情谊片”都一定会在某个场景中完成这两种感情的转换,将其升格为同志情。这在《扫毒》结尾也有利用.]

  不得不说,设置警察违法的人物设计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而最后要表达的主题是否有说服力也是同样重要。从《扫毒》来看,好的是渐渐显现了更开放更自信更活
跃的以市场导向为主的审查氛围,在人物设计与情节以及动作场面之中都没有流畅地结合,导致整部电影观感有些僵硬呆板。首先,作为卧底角色地苏建秋并没有有
效表现出的他作为一个卧底的伤痛与困境,甚至没有说明毒品与使用暴力在他身上产生了违背他人生观所带来的痛苦。如果在拿故事是讲兄弟情义来搪塞的话,那么
苏建秋后面自私而给毒贩泄露行动机密表现以及最后的枪战肉搏的救赎行为都显得无力。
  其次,马天昊作为警官为了让缉毒行动顺利进行下去甚至开枪逼迫苏建秋去继续完成任务这个情境设计得非常好,另一方面写他敢于承担责任也重情义,但是随后没
有给他关于作为指挥官部署行动的反省,只是用一个镜头带着半面墙上八面佛的信息,这个不足以说明马天昊作为智慧严谨的缉毒长官的性格,自然也没有展示他的
人格魅力。这一点上,《线人》的张家辉所饰演的长官的人物设置要饱满很多,比如要加入他如何指导下属或新人如何妥善处理与线人之间的关系的情节——工作中
不要放入感情之类的说法。马天昊这个人物在《扫毒》里有亮眼的动作但缺乏连贯的人物设置,导致最后流于平庸。如果不展示其人的面貌与精神世界,那么其人与
周遭的人物关系或说电影要展示的情感义气,都会没办法实现。
  第三,张子伟这个人物作为从“听大家的”的忠实跟班到一个“弃子”再到“复仇者”原本是《扫毒》里人物维度最大的一个,但是电影通过特别随意的说教的办法
透过闪回来交待张子伟忍辱负重的五年,甚至没有挣扎就以生存为理由参与到制毒贩毒的犯罪事业当中,最后以复仇者的姿态返回香港,开始了复仇计划,但是在复
仇计划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就故意要跟马天昊跟苏建秋见面,最终在一场天台上演了让苏建秋体会自己被放弃的痛苦的绑架大戏。很快误会解开,苏建秋的忏悔得到了
张子伟的原谅,三人在医院里共聚,去安慰即将离开人世的张子伟患有老年痴呆症的母亲。张子伟于是开始与马天昊,苏建秋三个法外之徒开始抱死而去的向八面佛
复仇之旅。为了增加张子伟这个角色的悲壮感,加了一处自段手掌的血腥场面,甚至后面就没有再提一句扫毒的事情,最后激烈枪战好似为了张子伟的手,为了兄弟
之间的情义而战,不知道观众能不能接受那么狭隘的角度呢?情义沦落为“我在乎你,所以跟你一起死,不然就是不够兄弟”。

    《扫毒》的内核在于一个“情”字——友情、爱情、亲情,各有涉及。尤其是三大主演刘青云、古天乐、张家辉之间的兄弟情,是整部影片推进的源动力,矛盾冲突都来自于他们内心的想法和作出的选择,每一个选择都会对之后的人生造成极难挽回的影响。而故事最终的救赎,依靠的同样是三人之间的情谊,在陈木胜看来,兄弟情深是化解一切问题的钥匙。虽然有漂亮的袁泉和性感的宝儿这一个半女性角色,可最让观众揪心的还是三个男人之间的虐恋情深。陈木胜坦陈自己受张彻、徐克、吴宇森、杜琪峰影响最大,而这四人最大的共通之处就是善于刻画男性之间一诺千金、生死相许的铁血情义。

为了完成建立这种兄弟情谊,电影插入了数段对话,回忆他们从小学到警校到当警察/卧底以来的各类趣事,并使用《誓要入刀山》作为三人多年的主打歌,为他们构建起一个共同的生命历程。当然最突出的还是一母一女,三个人只有一个母亲、也只有一个孩子。母亲是张家辉的母亲,但第一次出现时是古天乐去看她(刘青云后到),该母叫古天乐为儿子,第二次出现是三人都在病床前,这一回刘青云变成了儿子,更为有趣的是在这场戏中三人的身份置换/流转、彼此为对方道歉,且由母亲做总结发言,这一幅三子在母亲前达成和解的图画是如此的清晰,以至于过于刻意了。女儿亦是如此,三人五年后再相见(撞车戏),张家辉问古天乐的第一个问题便是“是男孩还是女孩”、随后说“女孩好”,而这段戏的结尾则是刘青云叫张家辉去看母亲,天台戏里重演当年的生死抉择,刘青云则来帮助古天乐共同替换妻女。
这共同的母和女,在影片逻辑中将三人变为血亲。但仅仅是血亲情谊还不能支撑起这样一个替换。
影片的后半部分演绎了一个法外执法的故事,在澳门的最后枪战中,这一处境由刘青云直接道出,他们与黑色电影中的侦探不同,作为真正的警察犯下这样的罪行确实是难以想象的:张家辉杀人贩毒,古天乐劫持了以被移交的罪犯给张家辉炸死,相比之下刘青云劫持上司尚可忽略。
所以在影片的最后执法故事变成了黑帮私人复仇,所用的动作套路也变成了吴宇森《喋血双雄》式的,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此处更少的强调换枪的凌厉、整体的潇洒流畅,而更多的用力于兄弟间的心有灵犀。
此时便要再强调《誓要入刀山》这首歌,在影片的最后他不再只是兄弟情谊的象征,而是将港片武侠的情怀直接对接调用。血亲兄弟在兄弟情谊重新确认后,为了不让梁家辉独自一人牺牲(当问到他这些年为什么不联系时,谈到大概想一人承担),三人集体转为法外之人、通过对这种危险身份的分享,以及歌曲所带来的文化想象(侠义之士),在泰国的损失所带来的类似血亲复仇的冲动可以和某种理想实现相媲美了。
[此片还稍微利用了下腐文化,不再多述]

 看《扫毒》的时候除了故事会让人有点坐不住,很大程度就是情境跟场景跟叙事是块状的。比如,其中一段关于黑柴贩毒集团在庙街进行的毒品交易的情节大家估计
非常眼熟,摄影潘耀明深根与麦兆辉、庄文强的合作,于是,我们可以看到了一个非常类似《无间道》的开场的场面,用长焦镜头的调度,室内摇移镜头的结合,加
上剪辑的节奏都让我回到了《无间道》的情境当中。其次,张子伟五年后返港,引来了跟马天昊跟苏建秋三个人的飞车激斗,这种跟碰碰车一样的场面我难以进入,
甚至有些幼稚。大家都觉得最后在澳门的枪战的升格镜头或演员调度都似曾相识,如果说致敬吴宇森《英雄本色》或受到了杜琪峰导演的影像风格有错吗?戏不够用
歌来凑有错吗?当然没错,就是有些太不讲究了。

    为了让文戏更出彩,陈木胜先后请了三个“不能说他们名字”的著名编剧,磨合之后,感觉理念不合;继续找编剧,仍然没有达成共识,整个创作过程历时良久,陈木胜也说自己“从未如此纠结过”。最终上映的版本,剧情上虽然难说一流,但比之陈木胜前几部遭人诟病的恶评之作,水准显然大幅提升。

然而即使如此,这种替换的不完善和裂隙还是很容易被察觉,因为如果不认同“你是一个警察”、一说这句话观众就出戏,那么卧底便也只是一份混吃等死的工作,当刘青云说出再追回这条线要很多年,古天乐却表示不在乎时,谁又能相信一首《誓要入刀山》就能将他唤回呢?

 为什么我那么多年过去了还会回忆起陈木胜导演的《天若有情》,因为当时他很俾心机用电影講故事呀。现在拍《扫毒》他也用心,但缺了什么呢?希望更多的观众可以去电影院看《扫毒》,看完后给主创们提出中肯的建议,为导演后面的作品继续期待。观众也来承担一下电影美学的责任?

    武戏是陈木胜的长项,枪战、爆破是他立足香港影坛的看家法宝,相对于及格水准的文戏,《扫毒》的武戏值得更高的分数。全片最精彩的动作戏莫过于大毒枭八面佛在泰国大开杀戒那一场,直升机扫射、追车、鳄鱼潭,丢下中枪兄弟的绝望、面对两个只能活一个的抉择的两难,这段时长二十多分钟的大场面枪战戏,没有片刻的冷场,虽然逻辑上有问题,可仅就观赏性而言,绝对可以值回票价了。大结局的那场发生在澳门夜总会里的决斗,一直在红色调的背景下进行,视觉上同样可圈可点,有血腥暴力的寓意,也象征着热血的兄弟情(此处视觉上的设定不知是否受了金知云那部《甜蜜的人生》影响)。

[间谍片可以利用其它的文化资源,但如果不能真正的化入其中,那么也将继续彷徨。]
[古天乐身份太多,最终导致身份不再重要的情况,却倒是从香港蔓延开来,而分享同一种复杂,也许是今天两岸三地最大的相似之处。]

    九十年代,陈木胜给我们留下过《天若有情》、《冲锋队之怒火街头》这样的难忘之作,尤其后者,畅快淋漓,被多少当年混迹于录像厅的港片拥趸奉为经典。可千禧之后,从《三岔口》、《全城戒备》、《新少林寺》一路看来的观众,难免得出陈木胜江郎才尽每况愈下的结论。《扫毒》算是陈木胜为自己正名的作品,风格上依然是一贯的简单暴烈,虽然剧情上有硬伤,但总体看来,精彩刺激,的确一扫颓势,细节上间或犀利,偶露狰狞,都能让人看到曾经的那个能带给我们惊喜的陈木胜。

标签: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