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任由在哪拉屎都有人送砂纸

八月 30th, 2019  |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这是一个“寻找存在的意义”的故事。

(以下内容可能涉及第275话剧透)

2009年7月3日还身处法国巴黎的Japan
Expo,四天后他出现在了菅野洋子的77Live演唱会。演唱会的开场动画便是由他执导的。而此时的菅野小姐已是单身状态。我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Joe,无名的野狗,以打假拳为生。

作为一个不怎么看动画片的人,能跟我身边不少浸淫二次元多年、水平比我不知高到哪里去的的狐朋狗友们谈笑风生,靠的就是无数个深夜里刻苦研读各种同人小黄本……像《火影忍者》《海贼王》这些,原作几乎都没怎么看过,对其了解几乎完全来自各种同人。这些不熟悉的动漫作品我尚且愿意花费时间精力去学习他们的衍生作品,对于那少部分我看过原作的就更是不能错过进行拓展阅读的机会了。曾几何时我也手贱搜过银他妈的同人,搜索结果实在让人尴尬,因为大部分都是银土的……虽然我时常对周围的男性朋友出言轻薄,但我的真的不好这一口啊。我只是想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找一本充满自然主义描写的艺术作品来陶冶一下情操罢了,银他妈却一直不给我这个机会。

《渡边信一郎:监督的旋律》

勇利,孤傲的冠军,为对自己有恩的白都效力,并不是为自己而活。

作为一部把视线对准废柴大叔这一弱势群体的充满人文关怀的作品,银他妈改编不出像样的男女同人小黄本也可以理解。主角们是废柴“大叔”而不是废柴“大妈”,所以故事中虽然也有精彩的女性角色,但毕竟女性朋友们在当废柴这件事上的天赋本就不如男人,所以银他妈中的女性角色始终不如男性角色那么有代表性。

创造力与概念(Creation and Conception),双C是监督的旋律。

故事的开始,两位主角都在迷茫地活着。

不过“银他妈里只有猥琐的臭男人在一起厮打”这样的情况随着性转篇的放送终于成为了历史。这部动画片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波涛汹涌过。银他妈一直在吐槽自己没有像样的必杀技,如今终于学会了,就是本集从头到尾不断施展的百发百中的抓奶龙爪手。

do~

拳击的意义是什么?是获得冠军吗?不是。拳击的意义,在于对抗,在于一次次地跌倒,再一次次地站起来,在于达到自身极限后,突破自我的畅快。不仅是拳击,任何体育运动的本质,都在于“更高,更快,更强”的奥林匹克精神——超越自己。而对于拳手而言,需要对手的存在,才能实现自身的超越——拳击手是无法独自起舞的。

本集以男变女居多,女变男的只有九兵卫和神乐,而前者变不变其实区别都不大。至于神乐,在其他人都变可爱了的情况下,只有她一个人完全朝着惊悚的方向转了。你就不能学着你哥的样子长吗?现在我们都知道了,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也可能是神乐惇。神乐惇,神乐惇,神乐蹲完了大猩猩蹲。神乐最起码变身前后的发色还是一致的,近藤大猩猩则是除了制服以外跟原来的造型没半毛钱关系了,乌黑浓密、像仙道一样的发型和唏嘘的胡渣子都不见了,不知道他拉野史的时候有没有检查自己的屁屁毛是否还安好。最不让人感到意外的是新巴鸡的转变,就是要这样脱胎换骨一番才符合银他妈的尿性。

动画监督中对音乐最有天赋的人选,非渡边信一郎莫属。

MEGALO
BOX中引入了机甲的设定。机甲是对人类机能的辅助,但从故事的立意看,作者也想借机讨论机器与人的关系。所以,Joe和勇利,不仅在寻找自身存在的意义,同时也在寻找拳手存在的意义。

本集戏份较多的几个角色里,九兵卫和阿妙的声优都没有改变,而神乐则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角色,所以变身前后的声优也没什么可比较的。真正值得仔细品味的就只有户松遥配的银子。她刚出场时人还没露面,一听那懒散的语调,就知道是万事屋那个没用的天然卷来了。之后刻意模仿高中女生说话时,那种自作聪明的尖锐语气也与以往男性版的银时每次耍贱时的说话方式很一致。但也许是因为少了死鱼眼而显得过分精神了,总觉得银子在与人热烈讨论时说着说着语气里就会透出不该有的认真劲儿。而且我听力实在太差,有点分不清女版银时与九兵卫的声音,他俩争辩时,我常常搞不明白到底哪句话是谁说的。

渡边信一郎于1965年5月24日出生于京都,血型A,著名动画监督,代表作包括「Macross
Plus」、「Cowboy Bebop」、「Samurai Champloo」等等。

站在台上的,究竟是人,还是机甲?

银时、近藤、冲田变身后的婀娜身姿让像我一样没出息的男性观众大饱了一番眼福,而最大的惊喜还要数片尾的十四。伴随着熟悉的说话声,屏幕上是一记剧烈的乳摇,而坐在电脑前的我禁不住吞了吞口水。下一个镜头当十四露出庐山真面目的时候,我整个人都石化了。土方如今的这副尊荣实在太适合当闺蜜了,阿妙要是手机上有[哔]信之类的软件,估计会第一时间把跟她的合影发到朋友圈。

在「Cowboy
Bebop」中,渡边信一郎将经典西部片与二十世纪四、五十年代的纽约黑色电影(film
noir),爵士乐以及香港动作片等元素相结合,同时这样的故事多数又发生在星空之中;在之后的作品「Samurai
Champloo」中,他又将冲绳文化和hip-hop、现代日本价值观以及江户时代的武士等元素相杂糅,创造出了另一种令人耳目一新、极富活力的新型时代剧。渡边信一郎的动画就像是陀思妥耶夫斯基《卡拉马佐夫兄弟》那样的“综合小说”类型但是另一种形式上的“综合动画”,好比一个大熔炉,在既定的世界观背景下,将纷纭杂陈甚至相反的元素赶到一起,并在混沌状态中找出一种新价值,渡边也因此以和谐协调各种类型风格并将之整合统一创造出另一种崭新风格(new
genre)而为人所知,而他对动画节奏以及配乐选择的把握更是让人津津乐道。

树生和他的Ace,是对这一主题的最好诠释。


re~

图片 1

(以下内容可能涉及第274话剧透)

1972年,KISS乐队由Paul Stanley和Gene
Simmons组建,三年后在渡边十岁那年他们发行了一张名为《Alive!》的专辑;那个时候的渡边就已经开始拿音乐做“实验”了。

图片 2

有的东西是越长越讨人喜欢,这个大家可以根据各自的生活经验自己补充例子;有的东西则是越短越讨人喜欢,比如银他妈的故事。越是短篇,笑点越密集。至于一集讲两个故事的超短篇,更是只适合拿来讲段子。如果用十分钟的篇幅讲一个热血激斗的故事,观众裤子都还没来得及脱就打完了,那该多没劲。

《Alive!》中的「Rock n’ Roll All
Nite」成了KISS乐队的第1首热门歌曲,一年后他们新专辑《Destroyer》中有一首歌叫「Detroit
Rock City」,在「Detroit Rock
City」的最初版本中,歌曲开头是一段收音机——可以想象应该是那种车载收音机,播放的就是这首「Rock
n’ Roll All Nite」。

图片 3

不过本集的梗对于观众的要求似乎有点高。像我这种对相关背景知之甚少的只能时时按暂停来看字幕里的注释。说到这里,想起以前跟一些老外交流,聊到《生活大爆炸》这部电视剧,对方表示兴趣不大,原因是看了几集发现没看懂。老外在电视上看到的剧集是没字幕的,像《生活大爆炸》这种除了宅男黑话就是科学术语的节目,确实会给一些观众理解剧情造成障碍。估计日本的一些观众在看银他妈这类东西时也会有类似的困扰吧。这么一想,就觉得我们观看这些非母语的影视作品本来是件麻烦事,现在却因为贴心的字幕而能收获额外的信息量,夸张点说也算因祸得福了。

「Detroit Rock
City」这首歌的尾声伴有一阵急促的刹车声、以及撞毁的声音,与之前的车载收音机相呼应,讲述了一个关于KISS歌迷的故事。这位歌迷为了看他们的Live而不幸丧命于一场车祸……听上去有点像熊天平为因摩托车事故而丧生的弟弟作了《火柴天堂》的情况。而且确实是个真实故事。

图片 4

本集那个不断抽送的长下巴让我联想到当年的做牛郎的屁股下巴新八,后来动手术去掉了屁股形状的下巴,结果变成了前面的那根东西。玩“说到XX就想到OO”时,不明白为什么说到假发时想到的竟然不是假发呢?!最后的吉祥物是自挂东南枝的轻松小熊,只是这样对一只可爱的小动物未免太有违武士之道了。我最近[哔]信里特别爱用这套懒熊的表情,不过那一套里有几幅他的姿势分明都是一样的,还有几幅你压根看不出来他动了还是没动。只能说这只懒熊还有这套表情的创作者都懒出花了。如果遵循武士之道的话,该让他们这只懒熊和他的创作者切腹才对。

渡边信一郎对「Detroit Rock City」非常着迷,在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Japan
Foundation)的资助下,2006年他有了一趟美国巡讲之旅,其中一站他便来到了这座歌中的城市——底特律(Detroit)。

ACE的人工智能,可以代替拳手思考,代替拳手出拳。回忆杀中,树生挑战勇利,用词也是“谁的才是最强的机甲”,而不是“最强的拳手”。如果机甲真的完全进化到完美的智能,那么,拳手是否就只是承载机甲的道具?如此先进的机甲,恐怕设计出机械躯壳,独自上台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这样一来,拳手存在的意义又在何处呢?

前半集大概是新接手的制作公司不想重复过去的BG
only的套路,但又想尝试新的偷懒的办法。于是就有了画面一动不动连声音都没有让你以为设备出故障了其实是主角们在冥思苦想银他妈到底有什么优点这种恶意拖戏的举动。银他妈的优点要是能那么容易概括出来,就不是银他妈了。至于“鼻孔越大,脑洞越大”的设定,我觉得只是单纯的表达空知英秋对这样一对抢眼的鼻孔的渴望,因为它们会让他看上去更像猩猩。

在底特律电影节上他把这首歌跟电影「Dirty
Harry」归结为自己当初走上电影之路的根源。也许是那座熊熊燃烧仿若地狱城市的诡异让他没由来的生出被吸引但又兼怀恐惧的矛盾心情。也许仅仅是因为潜意识里关于「Detroit
Rock City」这首歌的缘起触动他的少年心让他突然觉得有些伤感了。

但树生是“真货”。在与Joe一战中,他厉声呵斥助手:“ACE的判断就是我的判断。”最后一拳,他也无视了ACE的判断,以自己的意志挥拳。他不是以机甲承载者,而是以拳手的身份,堂堂正正地战败的。


(题外,若杉公德的「DETROIT METAL CITY」显然也是由此而来。)

回到Joe和勇利的故事。勇利的出现,给了Joe存在的意义:站到冠军的舞台上,和他战斗。Joe的一路拼杀,反过来也唤醒了勇利,让他想起了心中作为MEGALO拳手的自己,而不再只是白都的工具。

(以下内容可能涉及第273话剧透)

mi~

决赛前,勇利选择了卸下一体型机甲。这是整个动画最感人的地方,让我泪流不止。是的,这是艺术的夸张。勇利并不需要这么做,也是当之无愧的“真货”。卸下机甲,除了让最后一战在实际上有对抗的可能外,更多的是一种象征。人类制造了机甲,但绝不会被机甲所控制。机甲只是辅助,作为人类,随时有放弃机甲的意志力。无论机甲如何进步,决定比赛胜负的是拳手。只有真正的拳手,只有“真货”,才有资格站在台上。

本集的银时和十四演绎了一出可歌可泣的邦妮与克莱德式的贼夫妻故事。身为人质的这两个混蛋却反过来成了犯罪团伙的首脑,也算是逆用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了。

“我厌恶‘背景’音乐这样的念头,只关注画面而让音乐退而求其次作为可有可无的‘背景’,这么做我绝对是办不到的。在我观念里,它们是同等重要的,只有画面与音乐间的相互碰撞才能提升一个动画作品到达它新的高度。”

故事到这里,已经圆满了。Joe和勇利,野狗和孤狼,在对方的帮助下,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最后的决战已经不重要了。

至于对贼夫妻马首是瞻的蠢萌莫西干强盗集团,这当然又是在致敬或者说恶搞《北斗神拳》。不过我看到的第一反应却是想到《疯狂的麦克斯》,大概因为最近和好基友孙师傅对这个电影系列进行了过于热烈的讨论。所以本集可以拟个副标题,叫《疯狂的贼夫妻:开奖之路》。

这样的口吻……并非出自渡边信一郎之口,而来自真下耕一。平心而论,以「Noir」为鉴,真下确实是对配乐趋之若鹜,甚至让大多数监督有过之而不及。但有点虚张声势的暴发户感觉。懂音乐的人大多内敛,即便爆发出来,由着音乐去,也应该是一种崩射的激情。一种天赋,像写诗一样。

原本以为最后一话会是和“明日之丈”一样的惨烈收尾,不过现在这样的大团圆结局也没什么不好。就像我说的那样,故事在勇利卸下机甲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如果彻底致敬原作,也只是再次加强主旨:即使付出生命的代价,也要追寻存在的意义,绝不愿碌碌无为地活着。“
把生命燃烧殆尽,只剩下雪白的灰
”。主旨是第一位的,戏剧化的程度重要性在其次。

新一季演到现在都没有让人觉得特别做作的故意煽情戏份。我甚至觉得编导们是在故意放大无节操搞笑的情节,以此来纠正第二季有些恶化的煽情病。对此我举双手双脚赞同。不过即使刻意压制,每一集也还是多多少少有能触动观众感性一面的瞬间,这就是银他妈的魅力。本集的这一闪光瞬间当然不是十四故作潇洒的撕掉彩票,而是大妈劝他收下彩票时说的那一番话,准确无疑地道出了彩民的心理,或者说高度概括了彩民对彩票的“爱”的根源(就像新巴鸡一类的宅男对偶像寺门通的“爱”一样)。

音乐不只是个背景,甚至动画才是音乐的背景。渡边信一郎也并不是没做过这样的事情,但即便如「Cowboy
Bebop」第5话「Ballad of Fallen
Angels」中那样在选择配乐过程中决定场景的情况存在,动画场景建立在配乐之上的情况,也没有令人觉得多少突兀感。

MEGALO BOX的故事结束了。我们的故事并没有。

我身边有不少彩民朋友,其中也包括曾许诺要请我嫖[哔]的那位已成为光荣的人民教师并孜孜不倦的误人子弟的好基友李师傅。这货喜欢看球,顺便也买点足彩。还是在我上高中的时候,他有天突然说自己夜观星象外加大帝给他托梦,得到了重要启示,这天去买必中大奖。于是我们哥儿几个大晚上陪着这逼去买彩票。买彩票的钱是我垫的,因为他自己的钱拿去买烟抽了。彩票站的隔壁是家兼营野烧烤的网吧,李师傅非常不屑的说等回头中奖了直接把烧烤摊买下来“……不,干脆直接用钱烧!”李师傅非常有信心的这样表示。而我心里想的则是你先甭扯别的,先把嫖[哔]的事儿兑现了再说。后来他再没提过那晚买的彩票。不过他最近研究上周易了,不晓得是不是要为重新杀入博彩业埋下伏笔。

我不清楚真下耕一是如何与音乐相遇的,但对于渡边信一郎这是一个耳濡目染的过程,不管是最初与KISS的相遇,还是后来与菅野洋子的相遇。

现实中,让我第一时间联想到燃烧生命的,是去年遇难的,被称为“瑞士机器”的登山家乌里·斯特克。为什么要登山?因为山在那里。登山家为了攀登,失去了生命,他是无悔的。普通人存在的意义不需要用这样危险的方式获得。但是,有多少人真正在寻找自己存在的意义呢?我们中的多数,是像打假拳的Joe那样,为了生计违背内心,做着自己不喜欢的事;又或是,像勇利那样,靠着一番打拼,获得了不俗的社会地位,但在不经意间早已迷失了自我。MEGALO
BOX想要打醒我们,不管身处何地,地位高下,身为人类的精神都应该存在心中。


在制作「Macross
Plus」之前,渡边信一郎其实并不认识菅野洋子。那时候菅野洋子的委托几乎都是纯商业性质的,在Victor
Entertainment方面的强烈推荐下,渡边听了她之前所有的作品,留下的深刻印象让他毫无悬念地征用了她。「Macross
Plus」Newage倾向的配乐——这种介于轻音乐和古典音乐之间的新样式音乐所带来的无比空灵、神秘、飘渺的色彩以强烈的视听感受征服了观众,渡边信一郎就在这样的旋律中以监督之名出道,而被誉为动画界的莫尔扎特的菅野洋子也从此开始了她的动画配乐之路。

另一方面,树生的ACE也在警示我们。大数据时代,我们已经隐隐有被科技控制的趋势。无论是视频网站,还是淘宝亚马逊,无处不在的算法揣测着我们的喜好,也让我们很大程度上只能看到“算法想让我们看到,算法猜测我们喜欢的东西”。我们看见的,究竟是自己的喜好,还是被算法决定的喜好?

(以下内容可能涉及第272话剧透)

配乐从此、从来在渡边的作品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这与他认为“音乐是宇宙中一种共通的语言”的念头是无不相关的,而菅洋的音乐无疑就是这样一种语言——她在今年的77Live上自揭Gabriela
Robin的火星人身份可见一斑。他们各有天赋,他感知,她创造。他们天生一对,珠联壁合。2006年,著名ACG网站IGN便把“史上最佳动画配乐”的荣誉给了他们的代表作「Cowboy
Bebop」。

是否以后会有一天,人类不再需要思考,人工智能告知我们该做什么,睡眠,进食,外骨骼代替我们做出行动……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就如“不能以自己的意志挥拳的,不是真正的拳手”,这恐怕也不是真正的人类了。

最新一集一上来是攘夷时期的银时跟假发在屋顶看似挺认真的在交谈,我不免担心导演该不会真的要这么生硬的从上一集的逗逼饮料广告强势插入到苦逼的攘夷战争吧。坂本辰马的一番关于花街柳巷的探讨把剧情重新拉回了我们熟悉的风格。这才是青春啊,青春就是跟好基友吹着牛逼说要一起去嫖[哔]。年轻的时候,我的好基友李师傅也曾提议,说大家要是高考考的好,就一起去嫖[哔]庆祝一下。后来这事儿终于没有实现,因为我们这一帮废柴没有一个考好了的,而且以我们这些穷逼的购买力顶多也就是嘴里叼着痒了脱去网吧找点东西看过过眼瘾。当年的中学生李师傅如今成了中学老师,不知道他有没有跟他现在的学生发表类似的言论来鼓舞士气。

fa~

标签: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